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台灣經濟
by 趙永祥 2016-06-30 22:17:50, Reply(0), Views(363)

英脫歐效應 台灣經濟成長率保一恐不保
記者吳雨潔、鄭媁∕台北報導聯合報
英國脫歐、國際市場震盪,行政團隊高度警戒。主計總處主計長朱澤民接受本報專訪指出,「大家都在問今年經濟成長率能不能保一?原本我們認為沒有問題,現在有英國脫歐,真的要審慎觀察。」但他強調,經濟沒有想像中那麼悲觀 。

央行總裁彭淮南昨在立法院答詢表示,英國脫歐後造成國際政治、經濟等不確定因素,國際匯市除日圓外,連續兩天多數貨幣對美元貶值,但新台幣匯率這兩天相對穩定。

至於明天的理監事會議是否可能降息半碼至一碼?彭淮南說,要到周四才會決定。

朱澤民認為,英國脫歐後,大家會將英鎊、歐元換成美元、日圓,有些國家的幣值會升,「像日圓一定會升,短期對我們出口不錯,這也是我們出口的機會。」雖然進口比較高,「但我們是出口大於進口。」

行政院長林全則說,今年「保一是有機會的」,現在確實有相當程度的挑戰,有利及不利因素同時存在,關鍵是下半年經濟要往上走。

國民黨立委徐志榮昨在立院質詢英國脫歐對我影響,以及股市要震盪到何種程度國安基金才會進場護盤?財政部長許虞哲表示,根據過往經驗,大約在六千多點時就會進場。

朱澤民分析,英國占台灣直接出口僅百分一點九,金額約卅七、八億美元,占比不高。他說,英國脫歐的後續是「金融面的擾亂,匯率、利率等不確定性,以及信心問題。」當歐洲受到影響,也會影響台灣。

朱澤民說,五月民間設備投資的進口幅度加大、 半導體的出口也不錯;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百分之五十四點九,也比以前增加。

朱澤民指出,大家都以為五月觀光業會很慘,擔心陸客縮減,但陸客來台雖下滑百分之十一、二,整體觀光業卻成長百分之一,代表已經分散客源,「觀光局做得不錯,沒有外面那麼唱衰啦。」

by 趙永祥 2016-05-16 21:08:11, Reply(0), Views(322)


美韓FTA滿3年 台灣外銷慘輸韓

美韓FTA(自由貿易協定)實施滿三年,對台灣的貿易衝擊日益嚴重。經濟部昨天公布報告,近三年台、韓對美國出口呈現「台消韓長」現象,美國自台灣進口金額衰退百分之一點一三,但美國自南韓進口大幅成長百分之廿三點四。

經濟部官員指出,韓國不論執政黨與在野黨都非常支持外貿,台灣應學習。

去年台灣出口遭遇大逆風,不論是占了近四成的中國香港,還是占了兩成的東協市場,出口金額都呈雙位數衰退。美國去年是我國第三大出口市場,僅衰退一個百分點,表現算是相對較好。

但經濟部指出,美韓FTA生效滿三年,「台韓的差距已經被拉開」。美韓FTA中,不少降稅期程都安排在五年內;也就是說,未來兩年,韓國更多物品出口到美國可享有零關稅,對台灣衝擊只會更嚴重。

官員說,未來兩年我國需要密切注意的產業包括汽機車、紡織業、成衣與雜項紡織、食品加工等。

國貿局副局長徐大衛表示,台韓適用不同的關稅差距,對於國內業者來說是「不公平的立足點」,國內廠商也說「不能再等了」。因應美韓FTA衝擊,台灣只能趕快加入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因為韓國加入TPP第二輪會員國已經不是問題,「台灣要是不加入,會更慘」。

美韓FTA生效三年後台、韓表現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

經濟部分析,雖然韓國與台灣都依舊維持美國第七大與第十大進口來源國,但是受惠於美韓FTA,韓國這三年出口美國金額大幅成長百分之廿三點四四,台灣卻倒退百分之一點一三。

經濟部表示,共有兩百項產品呈現台灣市占率下降、韓國市占率上升的變化,台灣平均適用關稅稅率約百分之四點八五,韓國平均約零點五七,台韓輸美關稅差距四點二八個百分點。以出口金額衰退最多的電機設備為例,關稅也差了二點四六個百分點。

工業局副局長呂正華說,這代表,若台灣業者產品品質、定價與韓國的競爭對手屬同一個戰場時,若我國業者毛利率不到四點二八個百分點以上,賣到美國就是會比較吃虧。「貿易誰不想買物美價廉的?」

經濟部表示,國內主要受美韓FTA衝擊的包括電機設備、成衣及雜項紡織、手工具及小五金、汽機車等。

須注意的是,雖然有關稅差別待遇,但少數產業仍表現良好,在美國市占率上升,包括化學品、紡織(機能性布料為主)、鋼鐵、金屬製品、光學製品等。以紡織業為例,紡織過去三年在美國市占率增加了零點三三個百分點,但是成衣卻衰退了零點一二個百分點。

主要受美韓FTA影響的產業 圖/聯合報提供

by 趙永祥 2016-05-11 08:06:16, Reply(0), Views(757)

GDP 直直往上飆的假象:

基本薪資 10 年內零成長,台灣勞工早已變成低薪「魯蛇」

14043524277_812abe39d0_z

根據主計總處調查,2014 年我國約有 870.8 萬受僱就業者,其中有高達四成勞工每月工作收入不足 3 萬元,勞動巿場普遍的低薪現象可想而知。2008 年金融海嘯之後的 22K 爭議,凸顯青年跨入社會的起點已不再是「從零」而是「從負」開始,至於中壯年及高齡勞工則身陷薪資停滯、物價飛漲,卻隨時會被非典勞動力所替代的高壓勞動環境。

但伴隨著低薪越趨惡化的同時,經濟成長卻是持續高飛,GDP 從 2004 年的 10.96 兆元大幅成長至 2014 年的 15.98 兆元,總體成長率高達 45.8%,但同期間全體受雇者的每月工作收入成長幅度卻不及 10%。此外,勞動力指數從 2008 年的 88.44 增加至 2014 年的 105.63,成長率為 19.4%,每位就業者的產出價值也從 2008 年的 85,721 元提升至 2014 年的 101,046 元,但總薪資指數在同期卻是僅從 94.01 增加為 103.08,成長率僅有 9.6%。

勞動報酬與企業獲利脫鉤、經濟成長落入企業口袋的扭曲發展,是數十年來推動涓滴經濟 (trickle down economic) 的結果。錯誤的涓滴政策造成勞動巿場低薪化,勞工更是唯一的受害者。

  • 勞動低薪化的成因分析

「低薪化」是勞工最在乎的議題,諸多民調均指出勞工對於低薪感到極度不安。雖然政府一再表明勞工是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各政黨在檯面上也紛紛宣示對勞工族群的重視,但對照低薪環境的無作為,政府不僅對低薪惡化極度冷漠,甚至大肆宣傳「低薪是反應個人素質」的刻板觀點以求卸責。

畢竟若能將低薪歸因於個人,則勞工對低薪的任何反抗皆可形塑為「魯蛇心態」,自然就能無視於經濟利潤由企業寡占並拒絕分配的現實,任憑勞工於生存邊緣掙扎,而持續阻升基本工資並堅守利資本傷勞工的涓滴政策。

  1. 向下競爭造成薪資衰退

當前青年進入社會的起跑點,已不再是「從零開始」而是「從負開始」。經歷十年拼經濟,但主計總處人力運用調查卻顯示,在 2004 至 2014 年年間,20~24 歲及 25~29 歲的年齡層,其收入僅增加 1,199 元及 2,320 元,成長率僅有 5% 及 7.8%,甚至 15~19 歲、30~34 歲及 55~59 歲等年齡層竟還出現所得倒退,相較於 GDP 在同期從 10.96 兆元成長至 15.98 兆元,成長幅度達 45.8%,兩相對照足以顯示薪資漲幅完全跟不上經濟成長,更遑論十年之間物價房價飆漲早已加重勞工生活壓力。

各年齡層受雇者每月主要工作收入狀況 (單位元)

項目別2004 年2014 年收入差距
總體平均薪資33,65335,9862,333
15~24 歲22,61423,569955
15~19 歲17,20116,185-1,016
20~24 歲23,55924,7581,199
25~44 歲34,07335,6591,586
25~29 歲29,51031,8302,320
30~34 歲34,49634,353– 143
35~39 歲36,36137,4261,065
40~44 歲36,98539,3162,331
45~64 歲38,73439,9521,218
45~49 歲38,75340,4321,679
50~54 歲38,52739,516989
55~59 歲40,31739,115-1,202
60~64 歲36,15041,2765,126
65 歲及以上30,50532,1481,643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人力運用調查

雖然各界多將「學歷貶值」視為青貧族的主因,且從主計總處以學歷區分的「受僱就業者每月主要工作之經常性收入」,亦可發現在高中職、專科學歷及總體平均薪資的歷年每月收入略有上揚之際,大學學歷反從 2008 年的 44,239 元至 2014 年已降至 38,326,降幅達 13.4%,顯示大學學歷的貶值化,而其背後因素則是源於企業對高等學歷的需求不振,導致供需失衡。

根據主計總處 2014 年的缺工及人力需求調查,全國企業所釋出的職缺中,在聘雇教育條件部分,有高達 36.4% 的職缺僅需要高中職學歷者,至於不拘學歷或國中以下教育程度之職缺需求亦高達 33.2%,合計超過 7 成職缺僅需要中低學歷者,自然排擠高等學歷的需求,以致對大學以及上需求僅 18.6%,對專科學歷也僅有 11.8%。

企業對高學歷的人力需求減少,必然壓縮高學歷青年的求職空間,並迫使其向下競爭職缺爭取就業機會,而企業更樂得以低薪物超所值雇用高學歷者。

廠商短缺員工的僱用條件

項目別2013 年2014 年
總計100.0100.0
國中及以下7.06.0
高中(職)39.136.4
專科12.411.8
大學及以上19.918.6
不拘21.627.2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缺工及人力需求統計

青年族群已成分配不均與低薪惡化的最大犧牲者。2004 年至 2014 年間總體 GDP 從 11.3 兆元成長至 16 兆,成長率高達 41.5%,但官方總計卻顯示在 2004 年至 2014 年間 20 至 24 歲青年薪資僅從 23,559 元增加至 24,758 元,11 年間僅成長 5%,進入職場多年的 25 至 29 歲青年,11 年間薪資成長幅度也僅有 7.8%,平均每年增幅僅 210 元;進一步對照全體就業者每月所得增幅的 6.9%,顯見經濟成長與勞動報酬早已脫軌

而經濟果實為少數人所寡占的結果造成勞僱關係更趨緊張,2014 年間自願離職的勞工中就有 25% 是基於「待遇不好」,若再加計「工作沒有保障」、「無前途」、「工作環境不良」等資方因素後,比重更高達 52.3%。

  • 牛步的基本工資

全球共有 112 個國家擁有最低工資制度,亞洲四小龍中僅新加坡未設,連日本、中國也早已明訂,我國與韓國一向是競爭對手,但是兩國官方對最低工資態度卻截然不同。

韓國年年提高最低工資,2001 年至 2015 年間韓國最工資時薪從 2100 元 (韓圜) 增加至 5580 元,成長幅度達 2.65 倍,而 2016 年更決議提升至 6030 韓圜,還較前一年提高達 8.1%;反觀台灣,基本工資時薪多年止於 66 元及 95 元,以致同期時薪增加僅 1.81 倍,而最低工資月薪在 15 年間從 15,840 元調至 20,008 元,僅成長 1.26 倍,但扣除 CPI 成長後實質增加率僅有 5%,相較經濟成長幾乎微不足道。

相較歐美及開發中國家積極利用提升最低工資對抗貧富差距,我國的政策環境仍舊是重資本輕勞動,不僅將最低工資視為阻礙經濟發展的絆腳石,甚至無所不用其極的阻升基本工資,以致基本工資的牛步成長。

國際勞工組織在 1970 年 (ILO) 通過的 131 號《最低工資公約》便已要求議約國制訂最低工資水平除經濟因素外,更應基於「勞工及其家庭之需要應顧及國內一般工資本準、生活費用、社會安全給付、及其他社會團體之生活水準」之基本條件。然而 2001 年至 2014 年我國的名目最低工資雖提高 3,433 元,但抵消物價波動後的實質成長在 14 年間僅增加 902 元,根本不足以支應勞保、健保、國民年金開辦等社會保險在 14 年間所增加的支出成本。

  • 現行法令與政策檢討
  1. 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基本工資

雖然我國早在 1985 年已實行基本工資制度,但相關法源僅在勞基法第 21 條第 1 款中規範「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至於審議制度則全委由行政命令定之,甚至基本工資數額最終還須報行政院核定,始可實施,缺乏完整法規導致政府對基本工資擁有極大的節制權力,不僅多次審議委員會未召開前即對外發表「傾向不調整」,甚至在 2012 年審議委員會依物價指數調幅將基本工資從 18,780 元調升至 19,047 元,僅 1.42% 的調幅在報院後卻遭行政院以雙重附加條件阻升,必須待連續 2 季 GDP 成長超過 3%,或連續 2 個月失業率低於 4% 才予以施行。

而 2013 年在資方與官方聯手施壓下,審議委員會甚至自行做出「未來須待物價指數漲幅累積達 3%」才再召開委員會的決議,不僅勞動部順勢接受,行政院更火速核定此項形同自宮並凍結基本工資的違法決議,顯見基本工資因缺乏法定制度,早已淪為官方任意操控的工具。

被壓抑的最低工資墊高低薪家庭的生活風險,更導致底層勞工及其家庭落入貧窮陷阱,以 2013 年家庭收支調查所得五分位為例,連 7 年負儲蓄的最低所得家戶,每月平均消費支出為 27,616 元,倘若經濟來源僅有基本工資,則當年 19,047 元的所得水準僅及消費支出的 68%,根本難以維持家庭需求。工商團體堅決反對最低工資造成牛步式調漲,但貧窮的代價卻由龐大的低薪勞工及其家庭所承擔。

相較於韓國的制定流程,由勞動部先行就各項指標研擬出下一年度最低工資之調整範圍,由勞動部長向最低工資委員會報告並提出,經審議與修改後之方案再交由勞動部就「接納或否決」擇一,勞動部並無修改權,僅可提請委員會重新審議。

而我國之基本工資審議制度,因缺乏明確的計算公式,早已形同各方喊價,即使審議辦法中已明訂應參考經濟發展、物價指數、國民所得、勞動生產力及就業狀況及各業勞工工資等指標,但勞資政學四方代表從指標中各取所需各持一詞,根本難有共識,最終多在勞動部「保守考量」之下才以微調定案,顯見基本工資制度實已先天不良後天失調,更遑論滿足底層勞工及其家庭需求。

無效的加薪四法

長期低薪造成民怨四起,執政黨為求民怨壓力於 2015 年提出所謂的「加薪四法」,包括修正《公司法》第 235 條第 2 項增訂公司「章程應明定以年度盈餘之一定比率,增加員工酬勞」、修正《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 36 條修正案,中小企業為薪資 5 萬元以下員工加薪之費用可以 130% 倍率扣抵營利事業所得稅、修正《工廠法》第 40 條,要求年度終結算如有盈餘除提股息及公積金外,應給以獎金或分配盈餘,以及修正《勞動基準法》第 29 條,要求公司盈餘應予勞工加薪,且上巿公開發行股票公司應提出具體利潤分享計畫,違反者處 50 萬到 500 萬元之罰款。

看似揚揚灑灑的加薪方案卻被台灣勞工陣線及公平稅改聯盟抨擊是「詐騙伎倆」。

勞工陣線指出,勞基法增訂內容雖有罰款措施,但條文中並無加薪額度,企業只需在薪資名目做手腳一樣,勞工一樣看得不吃不到,而官方也罰不到。

至於公司法亦未明訂分配比率,同樣是宣示大於實質,至於《工廠法》則早已被 1984 年通過的勞基法所取代,幾乎已無單位適用,根本不知修此法之意義何在?而稅改聯盟則批評,《中小企業發展條例》讓企業為員工加薪可抵營利事業所得稅,雖是抄襲日本,但日本企業所得稅高達 35%,因此減稅可能略有誘因,但台灣的營所稅早已被執政黨大砍至 17%,企業實質負擔率甚至不及 13%,如此低廉的賦稅成本,早已不具備減稅加薪的誘因。

重蹈覆轍的攬才留才計畫

長期低薪對整體勞動巿場及社會環境產生莫大衝擊,而各國更頻頻向台灣青年招手,造成各專業領域的青年人力大量流失,以致我國投注千百億元教育經費卻淪為各國的「人才代訓基地」。人力資源是維持國家競爭能力的核心關鍵,而青年人力的快速流失實已成為台灣提升競爭力的最大阻礙。從瑞士洛桑管理學院 (IMD) 在 2014 年的「全球人才報告」即可發現,在該評比的 60 個國家,台灣總名次自 23 名降至第 27,而其主因就在於留才與攬才能力雙雙退化。

在「人才外流」項目台灣名次自 2012 年的 25 名,下滑至 2014 年的 50 名,居該項調查的末段班;在「對外籍技術人力的吸引力」也從 2012 年 26 名,降至 2014 年的 45 名,「攬才與留才在企業的優先順位」則從 15 名降至 31 名。

面對人才快速流失,國發會的因應策略卻是利用調整員工分紅、所得緩課等減稅措施,協助企業留才攬才。但該政策思維徹頭徹尾是「誤把馮京當馬涼」,當前人才流失的主因在於產業前景不明與薪資過低,導致國外企業以「高薪」即可吸取所需人才。

因此政府針對大量仰賴公共資源卻又無助於國家發展之私營企業,應是引導進行產業升級或予以自然汰除,使整體產業發展從舊時代跨入新世紀。而人往高處爬是必然趨勢,企業基於本身發展,所需,本應透過薪資福利強化人才誘因,故國內企業只需祭出「更高薪」即可留才攬才,國發會面對企業集體不思長進又吝於分配的惡習,卻利用「全民補貼」的減稅協助留才攬才,徒使企業占得更大利益。

人力資源是國家經濟發展的根本,而人才外移則是國家產業發展的重要負向指標,國內企業慣於壓制勞動報酬的合理成長導致低薪惡化,不僅台灣本土教育所培育的人才留不住,對海外優秀人才更不具吸引力,若政府一再陷於錯誤思維不知醒悟,誓必讓台灣僅存的競爭力喪失殆盡。

我國人才競爭力細項指標 5 年排名分析表

200920102011201220132014
人才競爭力排名271919192327
吸引與留住人才30
生活成本222927404137
生活品質332627282728
攬才與留才在企業的優先順位27113152731
企業員工士氣174412811
人才外流323035254250
對外籍技術人才的吸引力322526263745

資料來源:國發會新聞稿,2014 年 11 月 21 日

  • 解決低薪之政策建議

失衡的分配正義導致勞動貧窮化,勞工無力維持家庭生活所需更加速少子女化趨勢,近來政府頻頻警告 2016 年後每年將出現 18 萬名勞動力的流失,卻不願面對低薪的結構成因,甚至持續加碼涓滴理論,企圖透過更大幅度的減稅誘導企業加薪,但歷來的減稅成效徒然擴大貧富差距並無助提升勞工在經濟果實的分配份額,換言之,唯有透過具強制性之政策手段才能迫使企業向下分配利潤。

最低工資應儘速法制化

各國近年來的一致做法是透過最低工資的適足成長,反應經濟成果並維持低層勞動家庭的生活需求,藉以提高底層勞動族群所得的有效工具。

為避免最低工資持續淪為政治打壓的犧牲品,應制定《最低工資法》,使最低工資制度法制化。該法應明訂最低工資計算基準,審議委員會組成及最低工資生效之期程範圍,且審議委員會應於每年定期召開,並由勞動部計算該年度之調漲範圍後,交付委員會議決後施行,以符合勞工在社會環境快速變遷下維持穩定生活。此外,因最低工資的調整關乎數百萬勞工及家人生活,其影響及重要性極高,因此審議委員會之審議過程應全程透明公開,接受社會之共同檢視,避免黑箱作業與政治操控。

最低工資與國際接軌,審議時薪推算月薪

隨著家庭組織形態的改變,再加上超商等企業將全職工作分拆為部分工時進用以降低人事成本作法越漸普及,我國部分工時人數近年來持續不斷增加。而國家不願承擔主要照顧責任,迫使不少勞工只能透過部分工時以兼顧家庭照顧與所得收入,以致生活壓力顯沈重。

由於現行基本工資制度是以先議定月薪,再以部分工時占全職工作之法定年工時向下推算時薪,在月薪基本工資水準尚無法滿足家庭生活所需之際,前述依靠時薪工作勞工之生存壓力便可想而知。

故最低工資朝向法制化的同時,亦應以時薪作為年度最低工資調整基礎,由審議委員會在確保時薪之調整可符合勞工及其家庭成員生活所需之先決條件下,議決各年度時薪。並以部分工時與全職工作之年總工時與應享休假之平等原則,以固定比例由勞動部推算並公布各年度月薪制最低工資。此舉除與國際共通做法一致外,亦可確保底層工作者維持應有之生活標準,並提高月薪制最低工資之給付水準。

提高加班費計算

雇主刻意迴避應付成本往往壓低本資,並以其他津貼獎金等名義,併計為總領薪資,而低薪化的趨勢則迫使勞工必須依靠更大量的加班時數以增加所得收入,卻同時帶來過勞惡化的身心負擔,因此應全面提高加班費,使勞工在合理的總工時之下,可提高總體所得。

現行正常工時之加班計算是前兩小時加發三分之一工資,後兩小時加發三分之二工資,假日加班雖是加倍發給,但勞動部卻解釋為月薪制勞工之假日為有薪休假,已內含一日工資,故雇主只需再發一日即符合加倍發給之標準,顯見現行各項加班費計算明顯偏低。故勞基法中加班費計算基準應全面提高,其中正常工時之加班費計算應採前兩小時加發二分之一工資,後二小時加發一倍工資,至於假日加班則提高為三倍發給,即雇主應再實際給付二倍之單日工資。

不加薪就加稅

最低工資可對底層勞動族群產生所得增加的直接分配效應,而中間所得族群則應透過「不加薪即加稅」的直接政策壓力,迫使企業向下分配利潤。根據中央銀行於 2015 年 7 月間的全體銀行存款餘額統計,全國民營企業的銀行存款高達 8 兆 845 億元,遠較金融風暴發生前的 2007 年底的 4 兆 3234 億元,成長幅度高達 187%。且據主計總處統計,企業儲蓄占國民儲蓄淨額比重由 2007 年的 37.19% 快速攀升至 60.92%,相對之下家庭儲蓄的占比則由 54.21% 降至 39.65%。

而金管會主委曾宗銘在 2015 年 4 月 27 日甚至透露,包括台積電與鴻海二家企業在海外的未分配盈餘就各約有 5 千億元上下,立委更推估台灣企業在海外至少保有高達 2 兆至 5 兆元的未分配盈餘。

企業長期累積大量資本,卻不分配亦不擴大投資,同時又持續要求提供減稅,實已造成民貧國窮。為解決企業保留大量盈餘卻無意與員工合理分配,韓國政府在 2014 年中發表計畫,針對企業過度儲備資金徵收 10% 的稅賦,藉以迫使企業龐大資金支用於加薪、股利分配或投資。

因此對於應仿效韓國之作法,針對公司之累積資金超過一定資本額數,除現行課徵 10% 未分配餘額外,應再加徵 10% 之「公共照顧捐」,並將此項收入做為掖助托育、托嬰、長照等普及性公共照顧服務之資金來源,藉以降低受薪階級家庭日愈龐大的老少照顧服務支出。

本文出處

http://buzzorange.com/2016/05/10/salary/


movie cover artwrok_02

(本文為《台灣勞工陣線 》授權刊載,粉絲專頁《台灣勞工陣線協會》,作者: 洪敬舒 現任:台灣勞工陣線主任、貧窮與租稅研究室召集人 書名:公平經濟新藍圖:2016 勞動政策白皮書

by 趙永祥 2016-02-27 22:24:24, Reply(0), Views(465)


數字台灣 
尋找台灣經濟活路

謝金河 魏啟林 馬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kltgXXLnY&ebc=ANyPxKor3ahuec4__GnyR96Avzvls648VBBSi23ZJf_G51qaMcZzCBrAvMnWNE0d4Yga2dIkiq-6lQJ2DSYCEnXBCaHv6RJd3A

by 趙永祥 2016-01-23 08:10:12, Reply(0), Views(412)

台灣商業前景 美商看淡
記者潘姿羽∕台北報導/經濟日報/105.01.21

經濟成長不如預期,美商看淡台灣商業前景。

台北市美國商會昨(19)日發布「2016商業景氣調查」,受訪企業對未來五年台灣商業景氣展望僅47%表示樂觀,創下2011年以來新低。

企業多認為,未來一年最大的挑戰是全球及台灣景氣走緩,但2016年影響公司營運最大困難在於不合時宜的法規,其次是對法規詮釋的不一致性。

美國商會自2011年以來,每年進行一次商業景氣調查,2016年的訪查時間在去年10至12月,並不是在大選後,受訪者為會員企業總經理、執行長等高階經理人。

台北市美國商會調查指出,過去幾年企業對未來五年商業景氣呈現平緩、持續性的樂觀看法,但本次調查維持「樂觀」、「有點樂觀」的企業跌至47%,明顯低於去年60%;且對景氣看法悲觀的企業則有24%,也較去年多了8個百分點,成為六年來最高的水準。

台北市美國商會新任會長銀丹(Dan Silver)分析,全球性及台灣本土經濟成長遲緩,還有企業對於台灣是否能夠避免被邊緣化、成功加入區域性多邊的經貿協定如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等,均認為有不確定性,導致企業樂觀程度降低。

調查也指出,有67%的受訪企業在2015年持續獲利,但展望2016年,對於收入、獲利成長的樂觀程度仍有降低,54%受訪企業認為今年獲利會有成長,低於去年的61%。

席佛表示,大部分公司去年持續獲利,仍會繼續增加人員僱用以及在台投資。

銀丹建議,台灣應重新檢視行政程序法,讓社會與工商團體可以對新法規給予建議,也補足過去因修法不宜造成的缺失;不過近年台灣為了爭取成為TPP成員,法制已逐漸與國際接軌,本次調查也有87%受訪企業支持加入TPP,希望新政府可以繼續推動各項改革,不因新舊政府輪替而停頓。

另外,他提醒,台灣必須擴大內需市場,制訂有效政策和利多來從事基礎建設與人力投資、增加就業機會,才能強化台灣經濟的實力。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D0008/291892/web/index.html#2L-6988614L

by 趙永祥 2015-11-04 23:19:01, Reply(0), Views(593)


蛋黃區淪陷 大台北房價明年更低


9月底,中央銀行宣布降息半碼(即0.125個百分點),結束連續16季凍結,市場上出現一些看多房市的聲音,但其實降息的宣示意味較大,因為即使各家銀行降足放款利率半碼,每貸款100萬元,假設貸款20年、無寬限期,每個月也僅省下約60元,買一個便當都不夠,購屋人真正要注意的反而是未來供給量大幅增加,房價「低還有更低」。

根據政府的統計,台北市、新北市今年第3季買賣移轉棟數甚至創下17年、有紀錄以來的新低,分別僅有6,572棟、1萬1,401棟,還不及過去幾年房市榮景時的一半。

雖然目前大台北地區的房價普遍已跌回2年前的水準,但房價這樣的修正幅度,仍不足以讓民眾下手購屋。而國泰房地產指數資料也顯示,2009年以來,台北市的新成屋房價高點出現在2013年第2季,每坪為86萬4,000元,而最新的2015年第2季統計,則為每坪81萬元,新成屋房價已從高點回跌6.3%。台北市中古屋也同樣從高點修正8.3%,目前每坪63萬8,000元。

過去在房市低迷期,台北市房價都相對抗跌,但此次的修正幅度卻比新北市更大,信義房屋不動產企畫研究室經理蘇啟榮分析,因為這波房市修正主要來自於政策的壓力,而政策包含:囤房稅、豪宅稅、台北市提高新建房屋構造標準單價1.6倍,種種改革對於投資買盤、中高端的豪宅市場影響最大,所以才會從「蛋黃區」開始淪陷。

除政策影響,蘇啟榮說,「房價走10多年的多頭,價格偏離基本面,也脫離多數人能負擔的範圍,所以本來就會面臨修正壓力。」

但修正已經到底了嗎?恐怕低還有更低!大家房屋企畫研究室主任郎美囡認為,明年大台北地區的房價會持續修正,主要有2個原因:

首先,房地合一稅即將於明年元旦上路,奢侈稅同步停徵,賣方可趁機出售房產以求「保本」。因房地合一稅是以「獲利」當稅基課稅,在2014年1月1日後購屋的買方,在明年欲出售房產時,若持有未滿2年,同樣適用房地合一稅。

但2014年房價緩漲、2015年反轉下修,沒有「獲利」可言,根本不用擔心房地合一稅,反過來說,若想在今年脫手的屋主,因奢侈稅是以交易實價課稅,不管是否賠售都必須繳納總價10%∼15%的奢侈稅,所以不少屋主打算明年新制上路後再出售房屋。

第2個看空房價的原因,郎美囡說,2016年適逢公告地價每3年調整1次的年度,各地方政府因稅收欠佳,民間團體大力呼籲公告地價應貼近市價,所以推估此次調整的幅度會相當驚人,屋主的持有成本將更加沉重。以上2個原因,都會刺激屋主增加出售意願。

除了中古屋,新成屋的賣壓也不容小覷。全國不動產企研室主任張勻表示,2013年、2014年全國建照都突破12萬戶,一般大約2∼3年後會興建完成,因此2016年的房市供給量將會大幅增加,為了在欲出售的數10萬戶中突出,價格的競爭只會愈來愈激烈,房價下修已成定局。

住商不動產企畫研究室主任徐佳馨則建議,現在可多看屋,但別輕易進場,可藉此認識自己的需求也能實際感受價格變化,「就算現在急著要買,也要挑選房地產市場中的白襯衫或百搭款(指受自住客青睞的2∼3房產品),比較不會過季,也不會有難以脫手的問題。」

若自住客想要到供給量大的重劃區撿便宜,蘇啟榮提醒,一定要確認未來所有的機能是否能到位,否則現在看來是撿到便宜,但之後房價恐怕會面臨更大幅度的修正,甚至想賣都賣不掉。

by 趙永祥 2015-11-02 23:56:47, Reply(0), Views(553)


富人免繳稅,公平正義在哪裡?

文章提供:民報 

作者/鄭安

台灣稅制不公惹民怨已是家常便飯;從證所稅失衡,大戶紛紛出走,股海翻騰,險釀成台灣股市狂瀉不止。從證所稅的「兩根毛大戶條款」,到最近股利所得稅課徵問題,財政部長張盛和總有一套「公平正義」的論點。財經名嘴謝金河痛批張盛和是故意模糊焦點,對稅改只會打烏賊戰術,「討論證所稅的大戶條款,他就拿出多少交易超過10億的大戶沒繳稅。這回討論股利所得課稅的問題,他又順手丟出所得逾百萬以上,尤其是在100到200萬的人,有28,958戶的人沒有繳稅。」

謝金河指出,張盛和沒有進一步說明這些人為什麼沒繳稅?如何避稅?又有什麼方法可以防堵避稅?只是「兩手一攤,搬出28,958戶沒有繳稅的數字,這是故意模糊焦點,不是在解決問題。要不然就公布這28,958個沒有繳稅的大戶名單也沒有關係。」「從來不去思考一套符合人性、有競爭力的租稅制度。」

「賦稅」是政府與人民「權利、義務」之間的平衡關係,可以很單純,也可以非常複雜,端看掌權者如何拿捏。台灣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稅收由薪資階級負擔,大財團因有政府提供的諸多優惠,反而不用繳多少稅,造成貧富差距越拉越大,人民叫苦連天有誰知?

財政部年年超徵上千億稅收,但嘴裡經常冒出「公平正義」四個字的財長,並不打算還給人民,白花花的銀子落入國庫,成了國家的不義之財。張盛和會經常被打臉,也就不足為奇了!

http://yahoonewstalk.tumblr.com/post/132396155460/%E5%AF%8C%E4%BA%BA%E5%85%8D%E7%B9%B3%E7%A8%85%E5%85%AC%E5%B9%B3%E6%AD%A3%E7%BE%A9%E5%9C%A8%E5%93%AA%E8%A3%A1

by 趙永祥 2015-10-24 07:09:26, Reply(0), Views(530)




房市是否已瀕臨系統性風險?


趙  永  祥   博士

2015/10/24 

2015年以來不論是大陸或是台灣,經濟表現均是明顯不如原先預期,特別是在金融市場呈現高度動盪的時期,市場更關心後續房市是否遭受波及,特別是兩岸房市短期內是否將面臨系統性的風險。

首先以台灣房市而論,2015年以來房市交易呈現明顯量縮價小跌的態勢,未來一旦房市出現景氣下修幅度有超乎預期的疑慮時,政府政策或許無法完全逆轉房市景氣下滑的趨勢,但至少可減緩跌幅,扮演踩煞車的腳色,使房市不至於陷入系統性的風險中。

以2008至2010年的經驗為例,當時全球金融風暴間接影響台灣房市整體景氣,為挽救整體買氣,政府自2008年11月起陸續釋出多項不動產相關的利多政策,除央行祭出降息政策外,主要包括兩波共計新台幣4000億元的優惠房貸、延長建築的建造執照有效期限等。

另外包括遺產稅與贈與稅率的調降、一生一屋減稅優惠、青年安心成家方案的房貸利息補貼加碼至兩萬戶、平價住宅的推出、北市以專案都更方式提供4或5層樓舊公寓爭取最高2倍的法定容積等,透過政策的拉抬、搭配全球性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最終使台灣房市重回成長軌道。

觀大陸房市,2015年以來貨幣政策趨於寬鬆,況且不論是資本市場還是傳統信貸管道,都為房地產行業的資金面提供保障。同時,中央與地方政府持續釋出穩定房市的措施,如調整與鬆綁住房公積金、鬆綁限外令、不實施限購的城市,首套房自備款比率不低於25%等政策。

在此情況下,近期包括國房景氣指數、百城價格指數、商品房銷售額等指標均呈現觸底反彈態勢,特別是行業銷售資料顯示大陸一、二線城市剛性改善性需求已顯復甦,反映隨著各類政策逐步落實及貨幣環境的持續寬鬆,促使購屋者信心有所恢復。

加上大陸房地產開發經營業者適時優化推案策略,積極去化庫存,使得首購與改善類的購房需求平穩釋出,2015年第2季市場回暖的態勢也延伸至下半年,顯示大陸房地產開發經營業者的去庫存進程腳步加快,房地產行業系統性風暴爆發的可能性進一步降低。
 

Written by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專任助理教授
by 趙永祥 2015-10-22 13:03:10, Reply(0), Views(649)

                       

                     台灣知道自己長大後要做什麼嗎?我們需要一個職涯規劃導師

你有沒有感覺到一股消極負面的氛圍籠罩我們的社會?我有,而且我很擔心,我希望你也在擔心。我雖然習慣了計程車司機邊聽電台廣播邊抱怨的常態,但我很訝異,竟然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抱怨的行列。周圍的朋友、在工作上接觸到的人、以及許多我有機會交談的年輕人,都對台灣處處表現出不滿。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是不是台灣進入了青春期?對任何事情都表現不滿,充滿著負面的能量,卻沒有任何實質的作為。

如同在青春期的時段,台灣已過了良好的經濟發育階段,但以一個社會來說,我們也許還沒成熟。

圖說明
圖片來源:d!zzy via Flickr, CC Licensed

台灣經濟發展絕大部分依靠用低廉的價格出口高品質的產品,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性價比模式。但即便我們知道這個模式的競爭力會越來越差,即便《藍海策略》《價值主張年代》新商業思維的書籍在台灣熱賣,我們還是無法跳脫出對性價比模式的依賴,就像一個大學生在畢業後仍離不開父母的照顧。

我認為,這股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消極氛圍,是一個社會在心理上還沒準備好「離開父母照顧」所導致的。這讓我在想:「台灣的職涯規劃導師 (Career counselor) 在哪兒?」在西方社會,學校裡都有職涯導師,針對學生的能力找出和市場的連接點,幫助學生準備進入社會。更好的職涯導師甚至會多做一點,要求學生找到一個對未來的願景,鼓勵學生將願景做為目標前進。

成功的組織都有明確願景,那台灣呢?

如果真的要抱怨台灣政治的話,就是這個系統並沒有帶給我們一個能找到願景的領導者。藍綠黃紅都好,我們一直缺乏能清楚看到台灣在國際的價值,然後規劃出願景的領導者。反而每天只聽到政治人物互相譏諷政績和無限放大無意義的事情。我很納悶兩個禮拜無止盡討論「成人女星在悠遊卡上」真的有讓台灣社會進步嗎?我覺得台灣根本不知道自己長大後要做什麼,我們需要一個職涯導師。

從全球市場中可以發現,真正成功的集體或組織,都是由願景所領導的。在50年代,索尼Sony就清楚講出一個在當時不可能做到的願景:「我們要改變全世界對於日本製造劣質產品的既定印象。」就是這個願景,驅使著公司裡的所有人前進。這個願景在當時不只為Sony創造豐碩的成果,更為日本帶來正面積極的影響。台灣現在急需一個願景,來激發人民正面思考並主動的推動國家進步。就像職涯導師看到畢業生的價值,幫助他們進入社會,台灣也急需一個領導者,能帶領台灣再次帶給世界一個不可取代的價值。

大家費盡心力謾罵,卻忽略、阻礙了台灣進步的機會

當我們期盼這個領導者出現的同時,你和我可以做的是想盡辦法屏蔽社會上的負面消極。毫無建設性的新聞與無意義的社交媒體謾罵,只會阻礙我們找尋並創造台灣對於世界的真正價值。我們沒有對台灣進步做出貢獻,更阻礙,甚至扼殺了台灣進步的機會。

圖說明

我們浪費精力嘲笑和譏諷Gogoro在價格上的決定,卻忽略討論他們針對全球在追尋乾淨城市交通的需求所做的努力,以及其可能創造的商業成就。

我們在ETC啟用的第一天,便傾力攻擊技術和標案程序的瑕疵,卻忽視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完全自動的收費系統,也沒有討論台灣應該如何利用這個成就去開發全球市場其他國家的商機。

我們掏腰包買Uniqlo在中國製造的產品同時,卻一昧地拒絕支持到中國製造的Lativ,錯失了台灣也能有像Uniqlo或GAP等國際品牌的機會。

許多人有機會在台灣做到當年Sony為日本做的成就,但一次次的機會,都快速的被我們負面消極態度給掩蓋過去,進而錯失。感覺起來我們集體用一種盲目默認的方式,把台灣未來發展的可能性,在萌芽時就掐死。如果我們不主動積極地支持公司或個人為台灣或整個世界帶來的價值,我們要如何實現更好的未來?沒有一個國家的未來是從負面消極中產生,你需要問自己:「到底希望台灣長大後做什麼?」

http://www.managertoday.com.tw/columns/view/51435

作者 史孟康(美商方策DDG 執行總監)
by 趙永祥 2015-10-17 15:40:59, Reply(0), Views(626)


2015年9月臺灣採購經理人(PMI)指數《新聞稿》

發布記者會

中華經濟研究院提供
Date: 2015年10月1日


2015年9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連續第3個月呈現緊縮,惟緊縮幅度略微緩和,指數由上月的45.0%回升1.1個百分點至46.1%。五項組成指標中,新增訂單數量、生產數量、人力雇用數量與現有原物料存貨水準持續緊縮,供應商交貨時間仍呈現下降(低於50.0%)。製造業六大產業中,僅食品暨紡織產業PMI呈現擴張,指數為53.2%,其餘五大產業皆呈緊縮,依緊縮速度排序分別為:基礎原物料產業(40.4%)、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42.5%)、交通工具產業(43.3%)、電子暨光學產業(47.8%)與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48.4%)。
本月非製造業經理人指數(NMI)連續第2個月呈現緊縮,指數續跌2.2個百分點至45.3%,為2014年8月指數創編以來新低。四項組成指標中,商業活動(生產)與新增訂單數量仍維持緊縮,人力雇用數量則呈擴張,供應商交貨時間仍為上升(高於50.0%)。非製造業八大產業全數呈現緊縮,依緊縮速度排序為:運輸倉儲業(40.5%)、營造暨不動產業(41.1%)、住宿餐飲業(42.0%)、資訊暨通訊傳播業(43.8%)、批發業(47.7%)、零售業(47.9%)、教育暨專業科學業(49.5%)與金融保險業(49.8%)。

以下節錄2015年9月PMI與NMI之重要內容:
一、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部分
1. 新增訂單(New Orders)擴散指數為45.8%
全體製造業之新增訂單數量指數已連續3個月呈現緊縮,惟本月指數回升5.9個百分點至45.8%;六大產業中,電子暨光學產業指數攀升7.7個百分點至51.3%,係全體製造業新增訂單指數回升主因。基礎原物料產業(33.0%)、交通工具產業(38.9%)與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46.1%)之新增訂單指數分別連續6、3與3個月呈現緊縮,惟緊縮速度皆趨緩,指數分別回升9.1、10.8與1.2個百分點;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指數則下降2.1個百分點至38.5%,連續5個月呈現緊縮。至於食品暨紡織產業已連續19個月呈現擴張,指數較前月下跌1.2個百分點至56.8%。
2. 生產(Production)擴散指數為46.8%
全體製造業之生產數量指數已連續3個月呈現緊縮,惟指數回升2.9個百分點至46.8%。六大產業中,電子暨光學產業之生產數量指數由緊縮轉為擴張,指數較前月上揚4.1個百分點至50.9%。基礎原物料產業(39.4%)、交通工具產業(41.7%)與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41.7%)之生產數量指數已分別連續6、3與3個月呈現緊縮,惟緊縮速度皆趨緩,指數各回升4.2、4.2與1.1個百分點。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之生產數量指數較8月下跌1.3個百分點至46.1%。食品暨紡織產業之生產數量指數則中斷過去6個月的擴張,本月指數下跌2.0個百分點轉為持平(50.0%)。
3. 人力雇用(Employment)擴散指數為48.4%
全體製造業之人力雇用數量指數已連續2個月呈現緊縮,指數為48.4%。六大產業中,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與交通工具產業之人力雇用指數皆由擴張轉為緊縮,本月指數各下跌6.4與17.0個百分點至48.7%與36.1%。基礎原物料產業之人力雇用指數已連續4個月呈現緊縮,且指數續跌1.9個百分點至44.7%。電子暨光學產業與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之人力雇用指數皆連續2個月呈現緊縮,惟本月指數分別回升1.9與2.1個百分點至49.6%與47.9%。六大產業中,僅食品暨紡織產業之人力雇用指數呈現擴張,本月指數上揚9.1個百分點至59.1%。
4. 供應商交貨時間(Supplier Deliveries)擴散指數48.0%
全體製造業已連續6個月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為下降(低於50.0%),惟本月指數回升2.5個百分點至48.0%。六大產業中,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與交通工具產業之供應商交貨時間指數,分別上揚2.6與5.6個百分點至52.6%與55.6%;食品暨紡織產業之供應商交貨時間指數,亦較上月上升4.3個百分點至52.3%。電子暨光學產業已連續6個月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為下降,惟指數上揚3.2個百分點至48.2%;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則連續3個月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為下降,惟本月指數回升4.2個百分點至43.8%;基礎原物料產業持續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為下降,指數續跌1.9個百分點至43.6%。
5. 現有原物料存貨(Inventories)擴散指數為41.4%
全體製造業之原物料存貨指數連續4個月呈現緊縮,本月指數續跌5.8個百分點至41.4%。六大產業中,電子暨光學產業與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之原物料存貨指數皆連續3個月呈現緊縮,指數分別下跌6.1與3.2個百分點至38.9%與40.6%。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與食品暨紡織產業皆由擴張轉為緊縮,指數分別下跌2.6與10.3個百分點至48.7%與47.7%;其中,食品暨紡織產業之原物料存貨指數下滑至今年以來最低點。基礎原物料產業之原物料存貨指數連續5個月呈現緊縮,指數較上月下跌7.4個百分點至41.5%;交通工具產業則較8月上揚0.6個百分點至44.4%。

二、非製造業經理人指數(NMI)部分
1.    商業活動/生產(Business Activity/Production)擴散指數為40.6%
全體非製造業之商業活動(生產)指數連續4個月呈現緊縮,本月指數續跌1.4個百分點至40.6%,係2014年8月指數創編以來新低。八大產業之商業活動(生產)均呈現緊縮,依緊縮速度排序為:資訊暨通訊傳播業(32.5%)、營造暨不動產業(32.9%)、運輸倉儲業(33.3%)、住宿餐飲業(35.7%)、教育暨專業科學業(42.6%)、批發業(46.1%)、金融保險業(47.5%)與零售業(48.4%)。
2.    新增訂單(New Orders)擴散指數為39.7%
全體非製造業之新增訂單指數(新增簽約客戶或業務)連續2個月呈現緊縮,本月指數較前月下跌6.0個百分點至39.7%,亦為2014年8月指數創編以來新低。八大產業中,僅教育暨專業科學業(53.7%)回報新增訂單呈現擴張,其餘七大產業則呈現緊縮,依緊縮速度排序為:營造暨不動產業(27.6%)、運輸倉儲業(35.7%)、零售業(38.2%)、住宿餐飲業(39.3%)、批發業(42.1%)、資訊暨通訊傳播業(45.0%)與金融保險業(45.8%)。
3.    人力雇用(Employment)擴散指數為50.6%
本月全體非製造業之人力雇用指數較8月下跌0.8個百分點至50.6%,仍維持擴張。八大產業中,三大產業回報人力雇用呈現擴張,依擴張速度排序為:金融保險業(56.8%)、教育暨專業科學業(53.7%)、批發業(52.6%);運輸倉儲業(45.2%)與資訊暨通訊傳播業(47.5%)回報人力雇用呈現緊縮;至於住宿餐飲業、營造暨不動產業與零售業則回報人力雇用呈現持平(50.0%)。
4.    供應商交貨時間(Suppliers’Deliveries)擴散指數50.3%
全體非製造業連續14個月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受託工作完成時間)為上升(高於50.0%),惟本月指數較前月下跌0.4個百分點至50.3%。八大產業中,零售業(54.8%)與營造暨不動產業(53.9%)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呈現上升;住宿餐飲業(42.9%)、運輸倉儲業(47.6%)、教育暨專業科學業(48.1%)與金融保險業(49.2%)呈現下降。至於資訊暨通訊傳播業與批發業則回報供應商交貨時間為持平(50.0%)。

除上述PMI、NMI組成指標外,本月值得注意的參考指標如下 
一、製造業之『客戶存貨指數』、『新增出口訂單指數』與『未來六個月的景氣狀況指數』
全體製造業已連續11個月回報『客戶存貨』遠低於客戶當前所需(過低,低於50.0%),且本月指數下跌4.8個百分點至44.2%,係過去17個月以來新低。六大產業中,電子暨光學產業與基礎原物料產業分別連續12個月與8個月回報客戶存貨遠低於客戶當前所需,指數分別下跌7.4與7.1個百分點至41.2%與37.2%。食品暨紡織產業已連續3個月回報客戶存貨指數過高(高於50.0%),惟指數下跌3.2個百分點至56.8%;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之客戶存貨指數由過低轉為過高,指數較前月回升2.6個百分點至51.3%;交通工具產業之客戶存貨指數已連續2個月呈現過高,指數上揚5.2個百分點至58.3%;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之客戶存貨指數則連續2個月呈現持平(50.0%)。

全體製造業『新增出口訂單指數』連續5個月呈現緊縮,惟本月指數回升4.3個百分點至43.8%。六大產業中,僅食品暨紡織產業之新增出口訂單指數呈現擴張,指數上揚4.3個百分點至52.3%,其餘五大產業新增出口訂單則呈現緊縮。其中,電子暨光學產業之新增出口訂單指數連續5個月呈現緊縮,惟指數回升8.3個百分點至49.1%;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與基礎原物料產業新增出口訂單持續緊縮,惟指數分別較前月回升1.3與2.3個百分點至48.7%與33.0%;交通工具產業之新增出口訂單指數連續6個月呈現緊縮,且本月指數下跌12.5個百分點至25.0%。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之新增出口訂單指數仍呈現緊縮,指數為37.5%。

本月全體製造業之『未來六個月的景氣狀況指數』續跌0.5個百分點至33.1%,為2012年11月以來新低。六大產業已連續3個月全數看壞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其中,食品暨紡織產業之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指數較前月下跌9.9個百分點至34.1%,是2012年7月指數創編以來最低點;交通工具產業與電力暨機械設備產業之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指數各續跌3.5與4.2個百分點至27.8%與30.2%;化學暨生技醫療產業與基礎原物料產業之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指數仍持續緊縮,惟本月指數分別回升0.9與4.1個百分點至35.5%與23.4%;電子暨光學產業則連續3個月看壞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指數為37.6%。

二、非製造業之『未完成訂單指數』、『服務收費價格指數』與『未來六個月的景氣狀況指數』
全體非製造業之『未完成訂單指數』(工作委託量)已連續6個月呈現緊縮,惟本月指數回升0.6個百分點至37.9%。八大產業中,僅零售業未完成訂單呈現擴張(51.6%),營造暨不動產業(28.9%)、運輸倉儲業(33.3%)、教育暨專業科學業(35.2%)、批發業(39.5%)、資訊暨通訊傳播業(40.0%)與金融保險業(41.5%)呈現緊縮,住宿餐飲業未完成訂單則呈現持平(50.0%)。

全體非製造業已連續5個月回報『服務收費價格』為下降(低於50.0%),惟本月指數回升3.7個百分點至41.3%。八大產業全數回報服務收費價格呈現下降,依下降速度排序為:營造暨不動產業(35.5%)、批發業(36.8%)、住宿餐飲業(39.3%)、資訊暨通訊傳播業(42.5%)、運輸倉儲業(42.9%)、零售業(43.5%)、教育暨專業科學業(45.7%)與金融保險業(47.5%)。

全體非製造業已連續4個月看壞『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本月指數續跌0.1個百分點至24.8%,為2014年8月指數創編以來新低。八大產業全數看壞未來六個月景氣狀況,依指數緊縮速度排序為:營造暨不動產業(11.8%)、運輸倉儲業(21.4%)、批發業(23.7%)、金融保險業(28.0%)、教育暨專業科學業(31.5%)、住宿餐飲業(32.1%)、零售業(32.3%)與資訊暨通訊傳播業(32.5%)。

by 趙永祥 2015-10-17 15:34:41, Reply(0), Views(364)



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



   景氣指標查詢系統

      Business Indicators DataBase










台灣景氣指標月刊



by 趙永祥 2015-10-17 12:46:26, Reply(0), Views(269)

景氣對策信號(Monitoring indicator)

景氣對策信號亦稱「景氣燈號」,係以類似交通號誌方式的5種不同信號燈代表景氣狀況的一種指標,目前由貨幣總計數M1B變動率等9項指標構成。每月依各構成項目之年變動率變化(製造業營業氣候測驗點除外),與其檢查值做比較後,視其落於何種燈號區間給予分數及燈號,並予以加總後即為綜合判斷分數及對應之景氣對策信號。

景氣對策信號各燈號之解讀意義如下:

若對策信號亮出「綠燈」,表示當前景氣穩定

「紅燈」表示景氣熱絡

「藍燈」表示景氣低迷

「黃紅燈」及「黃藍燈」二者均為注意性燈號,宜密切觀察後續景氣是否轉向。

http://index.ndc.gov.tw/n/zh_tw/data/wiki#/dict/26


http://index.ndc.gov.tw/n/zh_tw/data/PMI 總指數產業別細項指數

  • 首頁
  • 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
  • http://index.ndc.gov.tw/n/zh_tw/data/PMI


台灣地區目前景氣對策信號各構成項目及檢查值如下

 

by 趙永祥 2015-10-17 07:26:33, Reply(0), Views(397)


A Study on Taiwan’s Credit Card Crisis

I. Facts of the Case

Beginning in 1990,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allowed the formation of new banks. These new banks lent large sums of money to real estate companies with the goal of expanding their businesses and increasing profits. However, after a couple of years of expansion, the real estate market became saturated and profits from the sector stopped growing.

The new banks turned to other new business –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In expanding this area of business, banks lavished money on commercials encouraging people to apply for credit cards to consume, apparently without consequences. These banks lowered the requirements for credit card approvals to get more customers. In time, young people became target customers. Although young people tend not to have enough income, banks still issued credits cards to them. This case study discusses the ways in which the banks are dealing with the resulting bad debts from incautious credit card lending and the ethics of their methods.


II. The Problem

In Taiwan, in February 2006, debt from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reached $268 billion USD.  More than half a million people were not able to repay their loans.  They became “credit card slaves”, a term coined in Taiwan to refer to people who could only pay the minimum balance on their credit card debt every month (“News & Important policy”). This issue resulted in significant societal problems. Some debtors and their families committed suicide because of the debt, some became homeless due to repossession of their homes, others could not afford to pay their children’s tuition. Some credit card slaves sold illegal drugs to repay the banks. The sometimes violent and threatening collection practices of certain banks added pressure to lenders, particularly those in lower income groups.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was forced to solve these problems to save the financial system and prevent further societal problems. Based on the Taiwanese Department of Health report, 2,172 people committed suicide in 1997, 4,406 in 2006, and 4,128 in 2008. (“Health Statistics in Taiwan 2008, “ para. 2) The suicide rate in Taiwan is the second highest in the world. The suicide rate increased 22.9% compared to the rate in 2005, and the main reason is unemployment and credit card debt (para. 2).


III. Dealing with the Problem

  1. A. Issue new regulations to banks

In 2005, to prevent more and more new credit card or cash card slaves from appearing, the Taiwanese Finance Supervisory Commission issued some orders to require banks to modify their requirements of credit card and cash card applications. Some of the changes included raising the income and job requirements, prohibiting improper credit card commercials, prohibiting inappropriate collection behaviors and prohibiting compound interest.

In the past, banks issued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to students even if the students did not have a job. Therefore, many banks sent their credit card salesman to colleges to convince students to apply for credit and cash cards, enticing them with low interest rates. As these students lacked practical experience and financial knowledge, young people used their credit and cash cards relentlessly without paying attention to how much interest they would have to repay.

After the new regulations came into force, credit card applicants are required to have jobs and a specified level of income. Therefore, it is now difficult for young people without enough income to apply for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1. B. Sell the bad debt to an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 (AMC)

To deal with existing bad debts, banks often sell the bad debts to an AMC.

(a) The function of an AMC

The main function of an AMC is to take bad debts from banks.  An AMC can help control risk for finance activities and improve a bank’s balance sheet by taking on some of its bad debts. In 2000, the Taiwanese Congress passed the Financial Institution Merger Act. Based on the Act, foreign companies like Lone Star, Merrill Lynch and Lehman Brothers are allowed to fund an AMC. At the same time, many Taiwanese banks jointly funded some AMCs.

An AMC is in a better position to deal with bad debts than banks. In Taiwan, company reorganization cases usually involve many banks because the company borrowed money from many banks. As there is more than one creditor, it is hard to reach an agreement about the company’s reorganization plan without taking years. When most banks sell their bad debt to an AMC, the number of creditors fall and it is easier to reach a company reorganization agreement.

(b) Create a Public AMC

However, the debtors from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are not corporations. Thus, a traditional AMC cannot use the usual ways to collect debt.  In addition, there are many AMCs in Taiwan that compete to collect bad debts. To handle these problems the Taiwanese Finance Supervisory Commission strongly advised the bankers association to create Public AMCs to deal with the credit card issue.

On March 10th, 2006, the banker’s association reached an agreement to create a Public AMC to deal with credit card debt and to help low-income people to solve their debt.

(1)  The structure of a Public AMC

The Public AMCs are funded by banks, including creditor banks. The percentage of investment of each bank is based on the amount of debt and how long the debt is expired. The banks injected bad debts that existed before 2005 and were more than 180 days overdue into the Public AMC. The Public AMC is managed by Taiwan United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

(2)  The methods to deal with the debt

The public AMC does not collect payments on debt from low-income individuals, students, disabled people and the unemployed until they find a job and have income.

Debtors can can contact the public AMC and transfer their cases to a social welfare agency. The agency will enroll these debtors into career training programs, loan more money to help them to build their own business, and provide the financial management education or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they require.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of the Korean government, debtors who want to negotiate with the Public AMC, have to repay three percent of their total debt first.

(3)  The purpose of the Public AMC

The AMC will not try to modify the conditions of negotiation, but put all the debt under one creditor to reduce the need and stress of dealing with multiple creditors.

The AMC encourages borrowers who do not have the ability to repay loans to report to the AMC. The AMC can help borrowers to negotiate with banks to suspend interest payments during negotiations.

  1. C. Pass “Debtors Repayment Regulation”

In 2005, the Taiwanese Finance Supervisory Commission required banks to create a negotiation system between banks and the debtors. At that time the Taiwan’s bankruptcy laws applied to corporations and individuals who had assets. The law was unable to deal with credit card debt.

In July 2006, the Taiwanese Congress passed the Debtors Repayment Regulation. There are four sections in the regulation: general rules, regenerate, liquidate and supplementary provisions. The main purpose of the regulation is to help people who do not have money and who cannot repay their debts to clear their debts and start over.

The Regulation protects borrowers from losing their homes during the debt restructuring process.  Borrowers can negotiate with their creditors directly but if they cannot reach an agreement, the court can make a decision for them.  In negotiating the settlement amount, borrowers are allowed a stipend to pay living expenses.  The stipend is modest and does not afford the borrower any luxuries.  Borrowers are not allowed to borrow more money to maintain a luxury lifestyle.

In November 2005, the average debt of a credit card holder who was unable to repay his debt was US$20,000 USD (“News & Important Policy” 2005). After the Debtors Repayment Regulation had been in effect for 2 years, the average debt increased to US$88,000 USD.   During that period, sixty percent of debtors could only pay their minimum monthly balance every month (“News” 2008). Half the debtors admitted they had considered suicide (“News” 2008). However, in February 2010, the average debt decreased to US$43,000.  The Debtors Repayment Regulation had forced banks and borrowers to work together to solve the problem (“News & Important Policy” 2010).


IV. Ethical Issues

Consequentialist theories hold that only the consequences, or outcomes, of actions matter morally. In this case, banks wanted to make more money, so they allowed a lot of young people to apply for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In the short term, bankers made a lot of money. In the longer term most credit card users were unable to repay their debt, resulting in serious social problems. Therefore, banks’ actions were morally wrong.

Deontological theories base morality on certain duties, or obligations, and claim that certain actions are intrinsically right or wrong, that is, right or wrong in themselves, regardless of the consequences that may follow from those actions. In this case, making money is not morally wrong in itself.  However, the banks’ method of attracting young people without sound financial support to borrow money using credit cards and cash cards, is morally wrong. By lending money to people who did not have the ability to repay the loans, banks violated their fiduciary duty of acting (as agents) in the interest of their customers. In addition, the banks were using their credit card customers as a means to an end (making profits). This act further violates the second version of Kant’s duty based ethics. The banks should have applied stricter borrowing requirements and had the intent of helping customers rather than using them to make money. In Kant’s ethical theory, intention counts.

Utilitarianism states that actions are morally right if and only if they maximize the good. Here, in the short term, the banks made a lot of money. However, the outcome of the credit card issue is serious social problems. The banks did not maximize the good.

According to the three moral theories, the banks’ actions were morally wrong.


V. Conclusion

After the credit and cash card issue exploded, the Taiwanese Finance Supervisory Commission issued some orders to require the banks to change their credit and cash card policy, and strongly advised the banks to fund a public AMC to deal with this issue. Taiwanese Congress also passed the Debtors Repaying regulation to give a way to these debtors to repay their debt and rebuild their life. Although regulation provides new ways to help the debtor, there are still some problems.

First, after the regulation was implemented, many debtors complained about the difficulty of reaching an agreement with banks under the settlement procedure as banks’ conditions were too severe. For example, a bank required a monthly repayment of US$930 per month from a debtor even though his salary was US$1,000 per month but the bank wants him to repay the money by $930 USD per month.

Second, an AMC is not included in the settlement procedure. Thus, when the debtor reaches an agreement with the bank, and if the bank subsequently sells the debt to an AMC, the agreement between bank and debtor is negated.  The AMC can therefore can once again, require the debtor to repay all the money.

These solutions are a temporary solution to the credit card problem. The real problem is the bankers’ lack of ethics. Consequently,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should give educate bankers and people on ethics. The best way to prevent similar occurrences is to teach people to regulate their behaviors by themselves.[1]

To that end the leading universities in Taiwan such as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s Executive MBA,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and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 make business ethics classes a requirement. Yet, a class in business ethics generally is not a guarantee that graduates will be ethical in their work. Perhaps however, the classes will raise the moral consciousness of a few.

 

BY: ERIC WANG

 

Citations:

“IMF Loss Estimate 2009.”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15 June 2011.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weo/2009/01/>.

“News & Important policy.” Taiwanese Financial Supervisory Commission. 1 June 2011

<http://www.fsc.gov.tw/Layout/main_ch/index.aspx?frame=1>.

“Health Statistics in Taiwan 2006.” Taiwanese Department of Health. 1 June 2011

<http://www.doh.gov.tw/EN2006/index_EN.aspx>.

“Financial Institution Merger Act.”  Laws & Regulations Databas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3 June 2011

<http://law.moj.gov.tw/>.

“Taiwanese  Debtors Repaying Regulation.” Laws & Regulations Databas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3 June 2011

<http://law.moj.gov.tw/>.

“News”, Legal Aid Foundation. 15 June 2011

<http://www.laf.org.tw/en/index.php>.

 

"Taiwan’s Credit Card Crisis" Website linkage

http://sevenpillarsinstitute.org/case-studies/taiwans-credit-card-crisis

 


[1] After the credit card crisis, citizens and scholars pressured banks to followa business code of ethics. Under supervision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from society, banks are more ethically conscious now. For example, E.Sun Bank established a moral rule that regulat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bank and its employees. The bank trains employees on ethics. No single shareholder can have more than 3% of the banks’ shares. This rule prevents large shareholders from intervening in the duties of professional managers. E. Sun bank requires the company play fairly in the market.

回應(1)

"Taiwan’s Credit Card Crisis" Website linkage

http://sevenpillarsinstitute.org/case-studies/taiwans-credit-card-crisis

by 趙永祥 2015-10-09 23:04:38, Reply(0), Views(454)


景氣挑戰黃藍燈 下半年可望回春

2015-06-26 15:04:13 聯合晚報 記者仝澤蓉/台北報導


國發會下午公布5月景氣燈號,由於金融面表現轉好,5月景氣對策信號綜合判斷分數較4月增加,經濟學者表示,若5月景氣燈號能從藍燈升至黃藍燈,代表景氣有機會落底,但離景氣穩定仍有一定距離。

圖/聯合晚報提供

分享

4月景氣對策信號綜合判斷分數為16分,燈號亮出代表低迷的藍燈,由於16分為藍燈的上限,5月綜合判斷分數只要增加1分,景氣燈號就有機會回到黃藍燈,根據已經公布財經數據來看,比較有可能出現變動的包括貨幣總計數M1B、機械及電機設備進口值和工業生產指數。

根據中央銀行昨天公布5月M1B年增率為6.18%,跨越黃藍燈轉綠燈的6%門檻,讓燈號分數增加1分。財政部統計5月機械及電機設備進口值變動率為負0.65%,情況較4月的負9.1%改善,也跨越黃藍燈轉綠燈的負2.5%門檻,再增1分。

工業生產指數在4月由綠燈降為黃藍燈,5月工業生產指數變動率負1.09%,可能再進一步降為藍燈,讓工業生產指數部分減少1分。

其餘指標,股價指數、非農業部門就業人數、海關出口值、商業營業額和製造業營業氣候測驗點和前月相較變化不大。外界預測5月景氣對策信號綜合判斷分數有可能較4月增加,燈號有機會轉黃藍燈。

中經院經濟展望中心主任彭素玲表示,除金融面有所表現,實質面包括出口、消費和投資都有些遲疑,主計總處統計5月工時縮減,顯示生產縮減人力運用趨緩,距離代表穩定的綠燈仍有一段距離。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表示,如亮黃藍燈,代表景氣不再下滑,由於5月出口跌幅縮減,從央行總裁彭淮南到近期股東會各公司老闆,多數預測下半年會比上半年好,接下來景氣回春。

國發會經濟景氣燈號

http://index.ndc.gov.tw/n/zh_tw/lightscore

by 趙永祥 2015-10-01 22:13:00, Reply(1), Views(1638)


政府目前潛藏負債逾18兆

社會保險破產順序:

軍保→勞保→公保→國民年金

2015-10-01 03:19:01 

聯合報 記者林上祚/台北報導

退休金費率及預計虧損年度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
根據審計部統計,一○三年度中央與地方政府潛藏負債超過十八兆元,公務人員退撫基金、勞保勞退與國民年金,未來都潛藏破產危機。審計部官員表示,勞保、勞退與公務人員退撫基金,未來幾年進入給付高峰期,財務問題比較大,政府應全面檢討年金制度。

審計部估算,勞退基金、軍公教退撫基金和國民年金國保基金再不調整,軍人退休保險部分將在二○一九年率先面臨破產、勞工是二○二七年、公務人員是二○三○年,即使是二○○八年才剛開辦的國民年金制度,也會在二○四六年面臨破產。

根據審計部委託外部精算機構評估,由於軍公教退撫基金、勞保基金等信託基金,過去幾年費率未能調整,隨著戰後嬰兒潮步入退休年齡,政府未來卅年面臨潛藏負債大幅增加的危機。

首先,軍公教退休部分,政府未來廿七年,需支付軍公教舊制(即十八趴部分)退休金五點七四兆元;新制部分,公務人員退撫基金未來卅年淨給付精算現值約三點三六兆元,政府已提存基金數僅五九四八億元,尚未提撥退休金約二點七七兆元。新制加舊制,合計潛藏負債八點五一兆元。

其次,九百多萬勞工納保的勞保基金,未來卅年潛藏債務也十分驚人。依據勞保局委託精算報告,以一○三年為基準,勞保給付的應計給付精算現值為九點四五兆元,但前年底已提撥普通事故責任準備僅六七七五億元,尚有八點七八兆元未提存準備。

審計部官員表示,勞保基金因開辦多項新業務,包括育嬰假前六個月支領六成薪,但勞保費率卻沒跟著調高,給付條件愈來愈寬鬆,補助項目卻愈來愈多,導致勞保基金責任準備無法累積。官員表示,退撫基金、勞保、勞退與國民年金,法定費率遠低於未來卅年收支平衡所需合理費率,主管機關多次提出費率調整方案,都無法獲得立法院通過。

http://udn.com/news/story/7852/1221488

by 趙永祥 2015-09-24 04:07:45, Reply(0), Views(446)


如何對抗紅色供應鏈? 

2015-09-24 03:11:23 聯合報 記者吳苡辰/台北報導 

央行總裁彭淮南是總統大選的熱門副手人選,立委昨追問他,藍綠參選人是否找他擔任副手?彭淮南如常回答「沒有」。中場休息時,獨坐議場一角,有所沉思。 
記者陳柏亨/攝影

分享中國大陸紅色供應鏈崛起,嚴重威脅台灣出口,也對台灣經濟造成龐大壓力,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昨提出三項因應對策,包括產業與技術合作、分散市場、加入國際組織等。

彭淮南語錄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台灣出口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達百分之六十九點六,出口顯著牽動GDP表現,但因台灣出口近百分之四十倚靠大陸,且產業集中於電子通訊產品,不僅易受景氣影響,今年中國大陸經濟衰退,台灣首當其衝,面臨保一(經濟成長率一%)窘境。
彭淮南表示,中國大陸不可能一直維持最高成長,未來將面臨投資、消費雙雙減少,還有產業在地化、進口替代的問題。面對紅色供應鏈興起,他建議,台灣除了提升產業與技術合作、分散出口市場外,更應快速加入國際區域整合,才能對抗紅色浪潮。

彭淮南舉例,
「我很佩服有位IC產業的董事長,跑去印度、印尼設廠」。

他認為,面對中國大陸供應鏈問題,台灣需要去「面對」,另也要「分散」,不能全部focus(聚焦)在中國大陸。

彭淮南表示,台灣面板出問題,半導體現在雖有技術領先,但因中國大陸以政府力量扶植半導體,假以時日,我方恐將面臨挑戰,不得不事先留意此問題。

對於近期中國經濟、股市劇幅波動,彭淮南表示,陸股是全民炒股,且自滬港通後開始漲,散戶開戶非常多,融資比例也非常高,形成不正常狀況,應注意風險管理。

因台灣外匯存底包含人民幣,立委詢問人民幣日前大貶,台灣外匯存底是否蒙受損失?
彭回應:「把利差、匯差加起來還是有gain(收益)」。

by 趙永祥 2015-09-17 18:28:15, Reply(0), Views(539)


張盛和:

證所稅通過 台股回歸基本面

2015-09-17 15:51:11 

經濟日報 記者楊美玲╱即時報導

財政部長張盛和 本報系資料照

分享
財政部長張盛和表示,只要證所稅可以盡快在立法院拍板定案,不確定因素消除,就會有助於台股回歸基本面。

國安基金已於8月25日進場護盤,張盛和說,國安基金進場,對股民信心安定有助益,股市已回到正常軌道,待證所稅通過,台股就會回到基本面,投資人對台股前景要有信心。

張盛和:證所稅案明早協商

【記者邱金蘭╱即時報導】財政部長張盛和今天下午表示,證所稅明天早上就會進行協商。

工商企業界紛紛主張廢除證所稅,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昨天也贊成廢除證所稅,對於是否廢除證所稅,張盛和說,證所稅案明天早上就會進行協商,會儘速處理,證所稅案已經在立法院,就由立法院處理。

對於國民黨立委抱怨各部會沒有認真輔選,是否已接到輔選指令?張盛和說,目前未接到,每個部會都努力做事,好的政策就是執政黨最好的輔選方式。

張盛和:可預見未來不走兩稅分離舊路

【記者陳美珍╱即時報導】財政部長張盛和指出,股利可扣抵稅額減半扣稅,符合多數實施兩稅合一國家的趨勢。他也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兩稅合一制仍會存在,不會走向兩稅分離的舊制老路。

兩稅合一是指營利事業獲利繳納的17%公司所得稅後,將盈餘分配給股東時,可由股東申報股利所得時,將內含的17%營所稅額用於扣抵股東個人綜所稅。去(2014)年財政健全方案施行後,股利可扣抵稅額從100%抵稅降為50%。

張盛和說,日本、韓國及歐洲國家與台灣相同,都是採取部分稅額扣抵制,但台灣的扣抵率達50%,仍算對股東較為有利。他強調,兩稅合一仍是國際趨勢,台灣短期內不會走回兩稅(指營所稅與綜所稅)分離的舊路。

by 趙永祥 2015-09-15 17:41:04, Reply(0), Views(470)


搶救軍公教退撫基金 

記者江睿智∕台北報導/經濟日報/104.09.05
軍公教退撫財務拉警報,銓敘部長張哲琛昨(4)日示警,公務人員退撫當年度收支今年起將出現差短,軍職人員退撫早在2011年、教職人員則在2014年已入不敷出。

他強調,必須儘早「止血」,否則只能「吃老本」,建議行政院儘快將教職及軍職人員提撥費率提高至15%。軍公教退撫提撥費率調高1個百分點,一年可挹注55億元收入,可立即改善軍公教退撫基金財務惡化危機。

軍公教中,軍職人員退撫財務惡化最嚴重,早在2011年就入不敷出,且累計至今年7月底止,軍人退撫累計支出占累計收入已達九成,外界預估2019年將會破產。張哲琛說,除了調高費率,行政院必須要對軍人退撫適度挹注財源,才能解救軍人退休制度的財務危機。

教職人員退撫當年度收支也在去年入不敷出,張哲琛說,去年軍、教合計差短38億元,所幸去年退撫基金操作績效良好,已實現收益數有252億元,報酬率4.6%,足以彌補差短。但今年起,軍公教退撫當年度收支都將入不敷出。

張哲琛指出,今年全球景氣成長趨緩及金融市場大幅波動,退撫基金績效表現欠佳,恐無法補足差短,最後要「吃老本」,由退撫基金支付龐大退休給付,退撫基金規模將會逐漸縮小。截至今年6月底,退撫基金已實現收益數為96億元,報酬率1.67%,若加計未實現損益後損失18.2億元,報酬率由正轉為負為0.32%。

張哲琛強調,軍公教退撫財務困難,首先要「止血」,調高費率最為可行。軍公教人員退撫提撥率現為12%,已有十年沒調整,考試院已完成《公務人員退休法》修法將提撥費率調高至15%,但軍、教職人員部分仍不動如山。他建議行政院應調高軍、教人員退撫提撥率至15%,並同步實施。

by 趙永祥 2015-09-08 09:48:09, Reply(1), Views(829)



台灣出口連7黑   8月衰退擴至14.8%










中國時報【吳泓勳、唐玉麟╱台北報導2015.09.07】

出口連七黑!財政部昨天公布8月海關進出口統計,財政部統計處長葉滿足說,8月出口額239.3億元,年減14.8%,創金融海嘯以來最大衰退幅度。雖出口金額有望逐漸增加,衰退幅度也可望縮減至10%以下,但「到年底前要轉正相當困難」。

觀察主要產業出口表現,葉滿足表示,全球電子產品庫存去化尚未結束,影響到外需,導致國內電子業出口持續下滑。她說,目前僅台積電樂觀看待,認為庫存調節已快結束,其他如封測大廠日月光、矽品等,都表示看不出好轉時點。其他主要衰退產品,葉滿足表示,因國際油價持續低檔盤旋,加上石化產業歲修,8月礦產品出口9.8億美元,大衰45.8%;化學品出口14.8億元、年減21.2%,減幅都不小。

值得注意的是,

台灣8月出口至五大主要市場金額,全較去年同月下滑。葉滿足說,衰退最大的東協市場,年減18.9%;其次則為大陸年減16.6%、歐洲年減13%,連今年表現較佳的美國也衰退6%。

出口連7黑,內需也不振。商發院昨公布7月「商業服務業景氣指標」(ISI)分數為95,已連5月為黃藍燈,創下3月以來最低分數,且推估今年8月恐續呈黃藍燈。

面對出口額持續衰退,台化副董事長洪福源擔心整體產業前景,他指出,目前大陸對台灣石化產品關稅為6.5%,仍有關稅障礙,政府應極力爭取排除。他強調,有人擔心台灣產品對大陸優勢僅有5年,這數字比較保守,其實已有不少技術已被大陸趕上。

但出口也不是毫無轉機,葉滿足表示,8月資本設備進口33.5億美元,較去年同月增加21.9%,尤其半導體設備進口12.3億美元,年增25.9%,也是連3月雙位數成長,顯示業者持續投資提升製程與擴充產能。加上原油價格月初稍回穩,石化業歲修結束,以及交通設備出口如腳踏車、貨櫃船成長,預計9月出口應優於8月。

by 趙永祥 2015-08-20 13:58:48, Reply(0), Views(449)


「保二」破功 行政院急召彭淮南開藥方
Date: 聯合報/104.08.20
緊急救市,行政院動員財經部會,今將推出官民總額八千億元的短期振興經濟對策,拯救投資、出口與服務業輸出。行政院會並排定央行總裁彭淮南等財經首長的專案報告,分析台灣經濟轉弱的內外因素,說明貨幣政策方向。

今年GDP「保二」破功,主要出口、投資下降以及與觀光人數成長停頓。統計各財經部會的短中長期救經濟計畫,金管會七月已推出加碼的五千億企業貸款總額度、八百億官民合組的併購基金可望點火兩千億投資,以及促進民間投資綠能、4G智慧城市的千億元活水,總計官民總額八千億的資金,希望推動投資與出口。

行政院將核定,放寬陸客自由行每日限額由四千人調高至五千人,並放寬多國觀光客來台簽證規定,以強化觀光、服務業輸出,拯救走弱的觀光外匯。

據了解,彭淮南今將在行政院會報告「當前台灣經濟成長動能減緩原因與對策」,分析GDP無法「保二」原因,是否觸及貨幣政策備受關注;國發會也將報告「當前經濟情勢與因應對策」,統整財經部會振興經濟具體政策。

為籌備這份報告,彭淮南在前幾日還緊急找來大型銀行的董事長,詢問金融機構的業務概況與實務建議。對於刺激景氣如何對症下藥,央行官員指出,景氣不振是受出口衰退影響,財經部會將集思廣益,推出刺激出口的策略,「應該還有一些新的點子」,但不願明說。

業者有人主張,政府應讓新台幣匯率貶值,並重新討論證所稅存廢問題。官員昨指出,基於尊重資本市場運作,是否調整匯率,不會明文寫在振興經濟方案中。

據了解,金管會主委曾銘宗今將出席行政院會後記者會,不排除從金管會角度提出「專業建議」。

行政院長毛治國昨出席三三企業交流會專題演講,回答產業界人士提問時,毛揆特別提及,因應經濟包括貨幣、財政、產業政策;產業政策見效最慢,財政政策次之,「最快的是貨幣政策」。毛揆七月底拍板「經濟體質強化措施」,其中規畫國發基金與民間合組「併購基金」,協助民間企業進行國、內外併購,取得關鍵技術、人才。

Prev123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