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位置: 趙永祥 > 歐美新聞
by 趙永祥 2016-01-22 17:32:43, 回應(0), 人氣(168)


2016年大事:第四次工業革命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2016年1月20日,被視為全球經濟風向球的「世界經濟論壇」(WEF)達沃斯年會登場。兩千多位各國政要、菁英、富豪與銀行家即將在這場年度盛會上,把脈時局,對話交鋒。

今年大會,除了談中國經濟、美國升息、油價崩跌和地緣政治等熱門議題,還有一項被稱為下一件大事(the next big thing)的聚焦主題:「第四次工業革命」。

「眼前,在人類面臨的諸多挑戰中,我認為最艱鉅的,就是如何了解和應對第四次工業革命,」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兼執行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指出。

從無所不在的行動網路,體積更小、價格更低、功能更強大的感測器,到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各種新科技不斷演進、突破和融合,正在形成新一波的工業革命,「像海嘯般撲面而來。」

「它的速度、範疇和系統性衝擊,足以顛覆全球各個產業,」這位七十八歲的德國經濟學家擔心,人類來不及做好因應這波科技海嘯的準備,機器人等技術創新,將導致大量工作消失,最直接受衝擊的,就是中產階級。

不僅是產業和工作,從社會到每個人的生活,也將無一不受影響。施瓦布呼籲,現在就要開始應對這波工業革命的挑戰。以下是他在官網撰文及會前媒體訪談的重點整理:

預測一下十年後的未來,我們會不會有3D列印的汽車或肝臟移植?會不會有配藥機器人、可植入人體的手機,甚至可以解讀人類心思的機器?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你並不孤單。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議題委員會」在最近一份調查中,就問了這些問題,結果,超過七五%的受訪者都認為,其中很多預測都會成真。

我們正看到第四次工業革命降臨,各式各樣的新科技突破接踵而來,即將為人類社會帶來各層面的衝擊。所以今年的達沃斯年會,我們想做的,就是探討這波新革命對於政府、企業到個人的影響。這世界究竟會因此而變得更好,還是更糟?

回答這個問題前,先要解釋什麼是第四次工業革命,它跟之前的幾次工業革命有何不同?

第一次工業革命起源自十八世紀後半,蒸汽動力、棉紡織和鐵路的問世,為人類帶來機械生產。第二次工業革命發生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組裝生產線和電力普及,帶來了大量生產。第三次工業革命,就是一九六○年代開始的電腦革命,讓我們有了早期的主機、個人電腦和現在的網際網路。

新革命快速、全方位又系統性

今天,我們正在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它即將深遠地影響全球各地的政府、經濟和企業,我們絕不該低估未來會發生的巨變。這次的革命跟過去相比,至少有三個明顯的不同:

首先是「速度」。先前的工業革命都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成形,而眼前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卻正如海嘯般,急速撲向人類。

第二個不同是「範疇」。第四次工業革命是全方位的,不僅限於行動技術或感測器,還包括了奈米、3D列印、腦部研究、材料科學、運算、網路,以及這種種技術之間的融合。這種融合將釋放出無比巨大的力量。

第三個不同,在於「系統性衝擊」。這次的革命,不只是針對單一產品或服務展開創新,而是整個系統都發生轉變。舉例來說,就像網路叫車平台優步(Uber)的問世,引進的不是新款汽車,而是一整套全新的行動系統,它所創造的就是共享經濟。

「快魚吃慢魚」的新世界

進一步來看,這場新革命會帶來哪些衝擊。我舉以下三種。

一、對經濟與企業的衝擊:創業精神和敏捷程度,會成為愈來愈重要的勝出關鍵。中小型企業通常要比大企業來得靈活敏捷,未來的競爭,將不會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的新世界。

所以,我們看到Google改變營運架構,成立了新公司「字母」(Alphabet),作為旗下各家較小型、較專精事業的控股平台。另外在銀行業,金融科技(FinTech)革命也將導致整個行業快速走向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將來,每個產業的營運模式都會打掉重組。

二、對技能和勞工的衝擊:以往,我們看到的是創造性破壞,因為創新而遭到淘汰的那些工作,會被新產業的新工作所取代。但今天,我們不再確定這種情況還會發生,因為科技將取代的,是較高技能產業的許多工作。唯有那些及早準備、幫助勞工提升技能(upskilling)和學習新技能(reskilling)的國家,才有機會勝出。

三、對政府的衝擊:我認為,新工業革命對政府的影響,將會比以往更大。因為在這個瞬變的新世界,創新的速度愈來愈快,亟需政府用能夠迅速反映變化的法規、標準來扶持。面對第四次工業革命來勢洶洶,許多政府也許會用兩種方式接招:「凡是未被禁止的,就是容許的」或「凡是未被容許的,就是禁止的」。但最後,它們終究必須找出某種中道。

人類或機器人,你信任誰?

除了這些,還有一個關鍵挑戰:對人類的衝擊。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我們還會保有人心和靈魂嗎?大家不妨想像一下,當機器人開始和人類共存時,你會信任誰?人類或機器人?舉例來說:

場景一:假如你生了重病,人類醫師在診斷後開出治療方案A,而具有人工智慧的機器人在診斷後開出治療方案B,你會聽誰的?

場景二:假如你被人誣陷入罪,你比較願意接受人類法官的審判,還是機器人法官的審判?

別以為這些都是假設性問題——IBM的超級電腦「華生」已經開始在休士頓的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協助醫師提出白血病等案例的治療建議。

所以,我們必須做好準備,應對這波工業革命的衝擊,而且現在就要開始。我們必須整合思考這些問題,把政府、企業、全球各界菁英都找來,用積極前瞻的方式釐清問題,找出解決辦法和行動選項。

如果我們不想被科技所支配,就必須努力變成一個更有人性的社會。所以挑戰在於,我們需要哪一種領導方式、哪些能力,來掌握這些科技?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更注重人性的領導,因為這樣才能平衡不斷演進的科技。

作為人類,我們的存在,是因為擁有獨特的腦部思考、內心情感和靈性信仰。你可以讓機器人複製人類的「腦」,卻無法複製人類的「心」(熱情、憐憫等情感),而且機器人永遠無法擁有屬靈的信仰能力。

必須確保人類一定會贏

因此,我相信,如果我們應對得宜,第四次工業革命可望為人類帶來一場新的文化復興,讓我們產生某種歸屬感,感受自己是全球文明的一部份。我也認為,新科技給人類社會帶來的未來巨變,可以創造出更加包容、可持續與更和諧的社會。

只不過,這樣的世界不會輕易到來。一五年的達沃斯年會上,Google執行董事長施密特曾警告,這將是一場人類與電腦(機器人)的競賽。我的看法是,這場競賽有兩種可能的結果:一是第四次工業革命將會讓我們逐漸失去人性特質和靈魂;另一則完全相反,它會讓人類在共同的使命感之下,開始提升集體和道德意識。

我們有能力選擇後者——只要我們攜手合作,為人類和機器人描繪出各自扮演的角色榜樣。讓我們確保人類一定會贏,確保我們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成功培養歸屬感、創造力、感受力等,人性的美好特質。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4023#

關鍵字:

 
by 趙永祥 2015-09-05 07:20:15, 回應(0), 人氣(385)


歐洲高牆再起,但卻擋不住難民
編譯李京倫∕報導/聯合報/104.09.05

華盛頓郵報報導,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後,歐洲趨向整合,開放國界,但近年為防堵難民、阻止俄國進犯,再度築起高牆。

匈牙利正忙著在南部鄰近塞爾維亞的邊界建造一七五公里長的帶刺鐵絲網。一九八九年匈牙利決定剪斷鄰近奧地利的邊界鐵絲網,打破共產主義陣營的鐵幕,相較之下,匈牙利如今再度建造鐵絲網就顯得諷刺。歐盟發言人娜塔夏.貝托德說:「我們最近才在歐洲拆除高牆,不該再築起來。」

匈牙利政府希望這道圍籬能阻止難民沿著「巴爾幹半島西部路線」穿過匈牙利。匈牙利常是難民經過希臘與巴爾幹半島後,進入歐盟與「申根區」(境內可自由遷徙,沒有邊界管制)的入口。不過事與願違,匈牙利築圍籬反而讓更多難民急著湧入。

今年稍早,保加利亞宣布,將在南部靠近土耳其的邊界修築一六○公里長的圍籬,不過,難民仍以空前速度湧入。保加利亞的圍牆與希臘二○一二年修築的相距不遠,當初希臘在靠近土耳其的邊界築牆,是為了阻擋難民進入,但總長僅十公里,而且建在陸地上,無法防堵愈來愈多搭船而來的難民。

英國政府最近花費約三億兩千萬台幣,在法國加萊鎮英法海底隧道口修築強化圍籬,阻止難民偷乘火車進入英國。法國負責處理難民事務的警察隊長阿爾茲說,修築圍籬不能解決問題,只會讓問題轉移到別處,最有可能轉移到荷蘭與比利時的港口。

西班牙在位於摩洛哥境內的飛地休達市與梅利利亞市築了圍籬,並在二○○五年大幅擴建,卻未能阻止難民進入飛地。

歐洲國家築牆的另一個動機是防止俄國來犯。烏克蘭打算花費約台幣八十二億,在鄰近俄國的邊界建造一千九百公里長的圍牆,愛沙尼亞也計畫在俄國邊界建造一一二公里長的圍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