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影響全球情勢之我觀
by 趙永祥, 2016-06-07 21:09, Views(597)

「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影響全球情勢之我觀

第八次「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將於2016年6月7、8兩日在北京舉行,這是歐巴馬總統卸任前最後一次美中雙邊高層官員的磋商和對話,具有總結並傳承八年美中關係成果的重要象徵意義。

美國小布希總統時代,和中國大陸已開啟「美中戰略對話」和「美中戰略經濟對話」之機制;2009年歐巴馬總統就任後,他和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一致同意將雙軌對話合併為「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由雙邊元首指引方向,討論範疇涵蓋涉及雙邊、區域和全球的安全與經濟等議題,從而成為美中高層官員戰略與經濟對話和磋商的最重要平台。

此一對話平台原本是加強美中雙邊合作的機制,但因為中國經濟快速崛起及向外擴增影響力,又遇上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美中緊張關係不斷升高,雙方戰略合作逐漸轉變成戰略競爭,結合數十個對話磋商機制、由眾多政府首長參加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乃成為雙方「增信釋疑」、「管控分歧」的年度大戲。

回顧歐巴馬總統近八年任內,美中關係的矛盾與日俱增,癥結原因在於「既有大國」的美國和「新興大國」的中國彼此間的競爭和利益衝突。從經濟面來看,近年大陸經濟快速崛起,GDP規模迄今約為美國的六成,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根據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預測,到2025年、至遲2030年大陸GDP就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到2050年大陸GDP規模可能達美國的兩倍,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經濟體。而中國的市場潛力,也是美國無法忽視的巨大商機,歐巴馬總統任內,美國對大陸出口增加近一倍,中國已是北美以外地區的美國商品最大市場、最大的農產品市場及最有潛力的服務出口市場。

對現為全球經濟龍頭的美國而言,「中國威脅」與「中國機會」無疑是齊頭並進;近年美國的經濟戰略,包括聯準會升息、重返強勢美元政策、推動TPP(泛太平洋夥伴協定)等,都隱含遲滯或制衡中國經濟崛起的作用。過去美中經濟爭議的焦點大都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但去年開始人民幣匯率由升轉貶,大陸資金外逃嚴重,人行外匯存底遽降,因而美國關注的課題也從人民幣匯率轉向讓美國業者及工人焦慮不安的大陸產能過剩及產品廉價傾銷全球的問題,尤其是鋼鐵業的長期產能過剩;預料此議題將是這次經濟對話的重點之一。另外,攸關市場准入的美中雙邊投資協定(BIT)負面清單談判,亦是雙方重視的對話議題。

再從安全層面來看,北京在經濟崛起後,企圖強化在亞洲乃至全球的政軍影響力,尤其是突破美國和亞洲盟邦共同建立的所謂「西太平洋島鏈」,但美國為守住在亞洲的戰略利益,在軍事和政治上與日本及東協國家聯手,以致在東海及南海和中國衝突不斷。另外,中美在人權、網路安全等議題亦齟齬不斷,因而近年雙方戰略對話皆針對雙方重大分歧,試圖建立各種機制,以避免誤判及擦槍走火。

所幸,美中雙方在朝鮮情勢、反恐、氣候變遷等區域和全球議題上,存在共同的利益,是以,雙方戰略對話雖在敏感議題上不易達成妥協,但彼此仍有可以相互合作與配合空間,這也是美中關係磨擦不斷,卻能維持「鬥而不破」的關鍵。

預料第八次「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也將為今年9月G20杭州峰會期間的「歐習會」預作準備,雙方當可為八年來中美關係作成總結。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直強調美中間應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在歐巴馬任內已難成局,明年無論是民主黨希拉蕊或共和黨川普接任美國總統,中美關係肯定會較過去八年挑戰更高,「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將何去何從,無疑是美中雙方的戰略考驗,也是影響全球情勢的重大變數。

Written by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7- June-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