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台幣是否跟著日圓貶值」?
by 趙永祥, 2014-11-21 14:44, Views(655)

 「台幣是否跟著日圓貶值」?

2014您9月22日在澳洲舉行的20大工業國(G20)財長會議,會議公報一如預期的以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目標為主題,但是在會議議場內,各國財政部長與央行總裁最關心的議題,則是匯率。

今年下半年全球主要工業國家的匯率劇烈波動,美元因為聯準會的量化寬鬆即將完全退場,加息腳步逐漸逼近,美元匯率出現強勢的漲升走勢;追蹤六個貿易夥伴國貨幣的美元指數,在G20會議之前觸及84.783點,創下50個月以來的最高水平。歐元兌美元的匯率,從五月初的1.3875高點一路貶值,到G20開會之前已經來到1.2860,貶值幅度達到7.3%;歐元貶值的幅度與速度,都創下歐債危機之後的新高。

更引人矚目的,則是在八、九月出現劇烈貶值的日圓,日本財政部長麻生太郎與央行總裁黑田東彥,更成為各國財長探詢日本政策走向與媒體追逐的焦點。日圓對美元匯率從今年七月的高點101日圓,貶值到G20財長會議之前的 109日圓,波段貶值幅度幾乎跟歐元一樣,都是7.3%,但是此波日圓匯率的貶值出乎市場意料之外,而且速度極快。九月初市場焦點還在能否突破安倍晉三首相上任之後的105關卡,不料僅僅兩個禮拜的交易日,日圓就一路貶至110圓。

安倍內閣啟動新一波的日圓貶值,國際背景是美國即將升息以及歐元先行貶值;國內因素則主要來自安倍推動政府退休金管理改革,要求高達126兆日圓的退休基金投資組合,降低日圓債券、提高海外債券與股票、增加國內證券持股比重。市場預估政府退休基金將移轉高達6,400億美元的部位至海外資產,因此產生拋售日圓的強烈預期心理。

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在九月初曾經公開表示:「如果日圓對美元匯價,因為美國經濟復甦而繼續貶值,對於日本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黑田直接支持日圓對美元匯率貶值,雖然引發國內對於「貶值救經濟」是否有效的激烈爭論,卻也讓市場交易員確認日本政府的政策方向,加速了貶值的腳步。

新一波的日圓貶值,對亞洲區域經濟帶來新的挑戰。此次G20財長會議,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韓國財政部長崔炅煥與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加上中日韓的中央銀行總裁,舉行了「第 13次中日韓財長會議」。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會議已經停辦多年,去年因為安倍晉三首相祭拜靖國神社再度停擺,今年上半年原本預定重啟會議,再度因為韓國沉船事件而叫停。第13次中日韓財長會議距離第12次已經有兩年五個月,此次重啟談判,劇烈貶值的日圓匯率對於中日韓經濟金融的衝擊,自然成為會議中的焦點。

中國、日本和南韓三方在此次G20會後發表聯合聲明,重申要進行經濟、財政合作,以實現地區穩定和增長,並將共同努力確保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不會威脅到該地區的經濟復甦和金融穩定。

四平八穩的聯合聲明,試圖為緊張無比的經貿關係架起重新談判的橋樑。安倍上台之後中日韓關係緊張,導致日本在中國的投資大幅下降,根據中國商務部的統計,今年累計前七個月日本對中國的直接投資金額暴跌了45.4%,剩下28.3億美元。由於韓國與日本的產業競爭關係,韓商積極爭搶日本企業所留下的空缺,韓國今年對大陸的直接投資金額達到29億美元,年增率達到34.6%。

韓國利用地緣政治的緊張關係,搶奪日本商社的市場,今年對中國的投資金額將首度超越日本。中韓熱絡的貿易關係,更創造了習近平親訪朴槿惠、兩國宣布將要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歷史機會。但是,日韓企業在中國市場的消長,卻因為日圓劇烈貶值再度改變,日本企業挾著8%匯率貶值的助力,再度回到中國市場與韓商展開競爭。而韓國已經承諾投入中國鉅額資金,設廠生產的產品是否敵得過匯率貶值的日商,新一輪的貿易戰因此再度煙硝瀰漫,終於促成三國財長與央行總裁在兩年半後重啟談判。

除此之外,安倍晉三最近也積極向習近平與朴瑾惠遞出橄欖枝。九月中旬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訪問青瓦台,向朴瑾惠遞送了安倍的親筆信函,日本多位朝野領袖也以安倍特使的身分,絡繹不絕地拜訪中南海高層,試圖在11月舉行的G20領袖高峰會,或者北京APEC會議中,促成習近平與安倍的再次會談。

日本政府點燃新一波的匯率貶值,不單純是為了提振國內低迷的經濟,還有重組地緣政治經貿新秩序的政治意圖。匯率劇貶對產業競爭帶來新的挑戰與壓力,也達到以戰逼談的戰術目標。面對這波新的情勢,台灣不能夠單純以「台幣是否跟著貶值」這種老掉牙的思維來因應,必須更進一步推敲半年後的東北亞經貿情勢,以便洞燭機先,進而在經貿關係重組與國際戰略布局多國棋局中,維護優勢的地位。

趙夫子 抒於學海堂,2014/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