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新竹市福林堂之研究─先天派齋堂繼承收養制度的歷史考察
by 邱琡雯, 2018-01-31 16:23, 人氣(263)

新竹市福林堂之研究─先天派齋堂繼承收養制度的歷史考察
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94/碩士/人文學門/歷史學類
研究生:李鸞嫻
指導教授:陳華 陳華引用關係/李玉珍 李玉珍引用關係
本論文研究主軸是對新竹市福林堂(參見圖一)的繼承制度的回顧及探討,並透過2004年福林堂發生的繼承糾紛,微觀福林堂的現況,回溯歷史的脈絡,尋找出繼承事件的歷史因素。研究發現福林堂本為台灣先天派萬全堂系北台的祖堂,經過李黃素蓮(參見圖四)將其改為專收未婚或守寡之婦人的修道處後,成為一個典型具有養老扶孤之齋堂。然而經過先天派領導人黃玉階(參見圖二、圖三)及黃監(參見圖八)的努力下,雖使先天派在日治時期高度發展,然隨著兩位領導人另建齋堂棲身,此時的福林堂祖堂地位逐漸消失。失去地位的福林堂幸得黃玉階的徒弟曾目(參見圖六),於戰後鬮資重建,於經濟上得以自給自足;曾目以振興先天派為己任,與各堂口協定每年黃監誕辰紀念日,以凝聚先天派的向心力。然因大環境的改變,在政治因素及經濟因素下逐漸空門化。

本文則是在探討在空門化過程中,對福林堂繼承制度影響多寡。在研究過程中,福林堂戰前為典型的先天派齋堂,其傳承不管依照信徒總會或信徒大會,真正的傳承乃由前任堂主/住持的遺言。雖然福林堂是屬先天派的齋堂,根據先天派習慣為茹素不婚,因此堂主未有子嗣來繼嗣,多以親戚、師徒、或收養來傳承。然戰後福林堂在曾目領導下,加入中佛會。致使福林堂同修可以接觸到佛教,加上福林堂齋堂本身的制度形成階級衝突,被管理階層在經濟及教義上,在佛教尋得發展,致使福林堂形成同堂兩廳的現象,並進行信徒及經濟的爭奪戰。其角力的方法則是「寺廟會議」的運用。藉由屢次的更改組織章程,達到真正掌權的目的。
本文研究的結果,有下列幾項:
一、 在整理福林堂的歷史脈絡中,發現台灣特有的佛教發展特性之一。如福林堂早期為家庭式佛堂,而後於咸豐年間更為先天派齋堂,光緒年間成專收不婚寡婦的修道處。經過時代的變遷及大環境的改變下,逐漸空門化,成為典型的佛教。

二、 福林堂具有專收不婚姑娘及寡婦的齋堂特質,因此早期的經濟有安單金、及祭祖緣金等特質。又在經濟自給自足的原則下,在不同階段的福林堂會有需要勞力的手工業,因此齋堂住眾的出身會決定其勞役地位,而形成階級對立。

三、 因為先天派為茹素不婚的齋教,故以擬家庭化制度解決其繼嗣問題,由養女傳承祭祀財產和堂主地位。然在大環境的改變下,佛教大叢林的觀念引入,子孫廟的特性逐漸被否定的轉變下,此為福林堂在空門化過程中,堂風及制度需面臨的問題。
四、 福林堂在執事糾紛中,居中協調的新竹市佛教會是很重要的關鍵。新竹佛教會因理事長個人理念態度不同,影響福林堂人事佈局。
因此本論文最大的貢獻在於提供一個具體的寺廟繼承糾紛,認識寺廟的繼承非單僅於執事糾葛,當中有深遠的歷史因素,及傳統舊習。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