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位置: 後殖民文化論 > 討論區 > 討論
美金美金我愛你—《玫瑰玫瑰我愛你》中的後殖民論述 ( 報告2)
1樓

李秋蘭(Chiou-Lan Lee)

藝見學刊 ; 4期 (2012 / 10 / 01) , P41 - 50

繁體中文 DOI: 10.6207/ART-VISION.2012.10(4)041-050 DOI

《玫瑰玫瑰我愛你》是描寫六○年代的花蓮,為了歡迎越戰美軍來臺渡假,在花蓮建築酒吧的小說。透過《玫》的書寫內容,可看出五、六○年代臺灣歷史─頁。從《玫》中確實感受到作者以一種笑謔的手法,「合理」地譏諷當時的崇美、拜金,從上到下、從知識份子到非知識份子都是「齊心協力」地要賺取來臺渡假美軍的美金。透過鬧劇的淨化作用,表達出作品的另一層深意,即在強大的社會變遷中,大家為了讓生活,不惜犧牲生命最根本的基調─活的尊嚴。王禎和對於筆下的人物,他以極盡嘲諷譏笑的寫法,冷靜而客觀地和他們保持距離,但因此卻突顯作者更悲憫、包容的人道精神。更可由作者利用小說中的今昔對照,見出臺灣社會在時代的變遷下其演進之處及作者的人道關懷,並期待能重新喚醒歷史記憶,深刻反思殖民文化的後果。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