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今日中國
大陸經濟穩增長 不會只救中小企業
by 趙永祥 2014-12-29 17:54:58, Reply(0), Views(647)


大陸經濟穩增長 不會只救中小企業

特派記者陳怡慈/北京專訪/經濟日報/2014.12.28

大陸國務院參事夏斌指出,大陸當前經濟三期(層)疊加特徵明顯,經濟增長速度要下來了、結構要調整、風險要化解,國務院明年更應該關注社會融資總量,才能使經濟保持和諧發展。

他認為,大陸明年仍可保持7%的經濟增長率。不過,大陸經濟若要穩定增長,拯救中小企業的呼聲就不能太高,市場出清是解決中國經濟結構改革和轉型的重要原則。

他也從國家戰略角度分析,中共中央今天搞香港是為了明天的上海,政府大力支持香港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是為了資本項下持續開放,十年後,上海必然超越香港。以下為訪談紀要:

問:社會融資總量為何比廣義貨幣(M2)重要?

答:很多專家非常關注M2,我不關心,M2在制度轉軌中間,有時不是很能體現經濟發展實貌。而且,大陸的貨幣供應量20%都是存款準備金,銀行擺在央行無法貸放出去。

貨幣供應量是銀行的負債方,經濟相關活動是銀行的資產方,資產方包括貸款與債券,我們要告訴社會,應該看銀行的資產方。

從現在的數據來看,社會融資總量,年與年、月與月、季與季之間,非常不穩定。社會融資總量有貸款、表外業務、股票、債券,也有保險公司理賠款等等,分屬銀監會、人民銀行、證監會、保監會等不同單位管轄,矛盾就在這裡。

所以要告訴國務院,明年要更關注社會融資總量,國務院可以授權人民銀行,協調幾個部門,當股票、債券發少了,貸款就要多放一點,股債發多了,貸款就要少。而社會融資總量的目標,中央政府心中是有數的。

問:大陸的貨幣供給額不算少,利率為何降不下來?

答:一般來說,貨幣供應多,利率(價格)就跌,但現在貨幣供應是多的,利率卻跌不下來,原因就在殭屍企業不死掉,還占用資金。

市場必須要出清,但我還是沒看到市場有在出清。現在社會輿論界在救小微企業、救中小企業,呼聲太高,出清的過程太低。

若按市場原則,有的企業救不了,要麼破產,要麼重組,應該防止這些殭屍企業繼續占用社會有限資源。

問:國務院曾提出上海2020年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怎麼看上海、香港這兩個金融中心的關係?

答:我曾經告訴香港,今天大力支持香港的人民幣離岸市場,是為了明天的上海。同時我告訴香港,妳要做好準備,十年以後,上海必然超過妳。

十年是什麼概念?大陸的資本項下放開,全球人民幣交易中心,存款、貸款、股票、清算等等,必然在上海,怎麼會是在香港呢。

就像紐約和倫敦,美元的本幣市場必然是在美國,離岸市場、衍生性市場、財務市場可能會在倫敦。

我一再提醒香港,要利用中央政府現在給妳的機會,趕緊做好戰略轉型,狠很地跟珠三角緊密結合在一塊,不是想金融,而是想科研、想創新、想實體經濟,這樣才有機會繼續保有優勢。

問:大陸房地產有泡沫破裂壓力,如何因應?

答:大陸的經濟速度正在下來,製造業全面產能過剩,基礎設施投資空間很大,但是這一切,長期以來是地方政府在幹的,地方政府現在有地方融資平台的問題,基礎設施投資不能像過去那樣子高成長,房地產投資於是成為關鍵,房地產一垮,整個經濟會降得更快。

中國應該確立以消費品為主導的發展方向,買房是為了住房。應學習德國,保護房客利益而非房東的利益。

年輕人買房、新婚夫婦買房等的剛性需求,不應納入調控。

問:怎麼看互聯網金融帶來的監理挑戰?

答:玩金融要按金融的規則辦事,如果有衝突,互聯網只能服從監管制度。互聯網金融是大概念,可分成四種業態。一種是金融機構用互聯網來做業務,例如互聯網銀行,仍按金融監理的規矩在做。第二種是第三方支付型態的公司。

他,要培育諾貝爾獎得主

夏斌,是大陸經濟領域的一道奇特風景。長期在中國人民銀行、國務院等政府部門工作,卻總能用簡單生動的詞彙跟市場與老百姓溝通,63歲的他,隨著年紀增長,人生志向慢慢轉變,「現在想做點死了以後能留下來的事情」。

夏斌說,他正在成立「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想籌措一筆錢,獎勵一批博士生,讓中華子女在西方經濟學的基礎上持續創新,十年以後,能夠去得諾貝爾獎。

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後,出現不少西方經濟學無法解釋的矛盾,給下一代鑽研的契機;另外,歷史經驗也顯示,大國興衰更替的時刻,往往是孕育思想家的最好時候。

夏斌說,英國衰落美國崛起,產生一大批經濟學家,美國這一百年在慢慢的往下走,中華民族在慢慢往上崛起,必然是思想更替的時候,如果能成立基金會、推動一把,肯定有所貢獻。

「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初期籌資目標人民幣1,000萬元(約新台幣5,000萬元),研究計畫如果獲得基金會的學術委員會通過,就可以得到獎勵。「讓真正有本事的人,安下心來,喝茶品茶研究,不要為了生計在外面忙這忙那」。

夏斌的老家在上海,長大後在北京唸書、工作,個性豪氣、才思敏捷,渾身北方人性格,岳母是山東人,老婆是半個山東人,他算是半個山東女婿。

中國早在三國時代,就是三個山東女婿(曹操、劉備、孫權)在打天下,到了當代,歷任國家主席毛澤東、習近平,也都是山東女婿。

夏斌這位半個山東女婿,不靠刀槍,沒有權勢,但有遠見,一點不輸上述山東女婿。在純理論與宏觀研究的投入下,憑藉努力與育才,要替中華民族在世界經濟學舞台,開創輝煌。

 
厲以寧:大陸明年GDP不會大滑坡
記者孫淑瑜/綜合報導/經濟日報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昨(25)日表示,中國政府要主動適應經濟新常態,不要養成宏觀調控的依賴症;就算2015年大陸GDP增速下調到7%或6.5%,在全世界也算中高速水平,明年大陸經濟不會出現通縮,也不會出現大滑坡。

央視昨天在第16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訪問厲以寧指出,中國經濟新常態下,要適應中高速的經濟增長速度,加快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的速度、大膽創新。

對企業來說,要適應現代企業制度,競爭性領域的國有企業應該改製成混合所有制;對政府而言,宏觀調控政策也應該適應新常態。厲以寧表示,政府應重視預調、微調,不要養成宏觀調控依賴症,否則以後甚麼事情就非宏觀調控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