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星雲說偈
一切都是當然的
by 趙永祥 2014-12-31 08:00:45, Reply(0), Views(528)


【星雲大師對你說】一切都是當然的


【星雲大師對你說】一切都是當然的
多年前,一家雜誌社向我索借三百萬元,我無法應付,便撰文毀謗我,弟子們氣憤填膺,有些人主張筆伐聲討,有些人建議訴諸法庭,當時我在臺北弘法,因此就近於普門寺集合住眾,對大家說:「別人對我們的禮遇尊重,不是當然的,所以我們應該湧泉以報;當我們受到傷害打擊時,則應該認為這是當然的,因為父母生養我,師長教育我,社會成就我,國家保護我,平時我們就擁有這麼多好因緣,相對而言,一些突如其來的挫折逆境,正可以考驗我們的氣度,可以豐富我們的內涵。因為無聊的傷害破壞,是打倒不了一個人的,做一個真正的人,要經得起四面吹來的八風,將一切的橫逆都視為是當然的……。」一席話下來,總算平息了大家的怒氣,也趁此機會,隨緣上了一堂「宗門思想」課程,只是有誰知道從非當然到當然,我是經過了多少的修證歷程,才有這麼堅固的信念與體悟。
 
我十二歲那年就在棲霞山寺出家了,在常住裡是年紀最小的一個清眾,臉皮又很薄,剛開始時,上課聽不懂,下課也不好意思問。既不可以外出,又不能和他人來往,家書寫好了,沒有錢買郵票,好不容易熬到學期結束,學院放假,眼看同學們提著行李回家,我也跟著他們到大雄寶殿向佛陀告假,正要踏出殿門時,家師志開上人把我喝住,罵道:「站著!回什麼家!」我只得忍住稚子乍離家園,對家鄉的孺慕之情,禁足閉關,有時心裡好苦,可是再想想:沒有人要我出家,是我自己願意的,所以也就視為「當然」地接受下來。既是當然的,為什麼要感覺苦呢?
 
從棲霞律學院結業以後,我又到焦山、金山、天寧等名山古剎參學,當時的教育不但是專制封閉,可說是無情無理。常常把地掃好了,老師不滿意,就要重掃;再檢查,看到幾片落葉掉下來,「不行!」又得再掃一遍。飯吃飽了,糾察師過來,命你再去吃一碗,你就得撐著肚子吞下去,否則,一個耳光隨即打下來,完全沒有人情可講。同學說某人故意找我麻煩,我卻覺得這就是教育,老師肯教,自己才有機會成長;能成長,才有未來,所以對於一切的棒喝,乃至冤屈,我都「想當然耳」地全盤接受。順逆境遇皆能當然接受,天地間的光暗就都不一樣了。
 
十五歲受戒時,更是備受諸苦。一到了戒場,戒師先找戒子問話審核。第一個戒師問我:「是誰要你來受戒的?」
「是老師要我來的。」
「難道老師不叫你來受戒,你就不來了嗎?」說罷,一連串的楊柳枝如雨點般落在頭上。
到了第二個戒師那裡,他又問同樣的問題,因為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於是答道:
「是我自己要來的。」
沒想到「啪!啪!啪……」,腦門上又是一陣痛楚,「可惡吶!老師沒叫你來,你竟然膽敢自己跑來!」
第三個戒師還是問先前的問題,這回經驗豐富,所以畢恭畢敬地答道:
「是我自己發心來,師父也叫我來的。」自以為這個答案應該很圓滿,結果,「你這麼滑頭!」當然接著少不了一頓狠打。
頂著一腦子的亂冒金星,來到最後一位戒師的位子前面,我沒等他問話,直接就將頭子伸了過去,說道:「老師慈悲,您要打,就打吧!」

受戒期間,跪聽開示、打罵杖責,是「當然的」訓練,甚至連如廁也受到限制,一個人忍耐不了,中途溜走,也有些人一面抱怨牢騷,一面受完戒期。而我認為這些都是老師的大慈大悲,所以帶著感恩的心情,「想當然耳」地度過了五十二個難忘的日子。
 
十九歲那年,我到焦山佛學院念書。記得有一位教授曾有意推薦我進國立教育學院讀書,我興高采烈地向家師稟告,卻遭來一頓責罵:
「混蛋!佛教教育都沒有讀好,還要到外面去受什麼社會教育!」
後來,雖然家師送另一名師弟去該校念書,但是我心裡一點也沒有不平之感,只覺得「這是當然的」!過了幾年以後,師弟離開了佛教,我這才深深地體會到家師對我的殷切期望,因此更將學習中的一切磨鍊都視為是「當然的」過程。有「當然」的感受,是多麼的美妙啊!

那時,焦山佛學院的院長是雪煩和尚。在校期間,他從來沒有和我講過一句話,看到我時,也總是兩隻眼睛炯炯如炬地朝著我看,有人說:他老是在瞪我,我卻覺得他不是惡意的,即使如此,我也認為這是「當然的」──在學習階段,自己一無所知,有什麼資格要求師長對我們好呢?或許因為我對他恭敬一如,後來他說:這麼多學生當中,他最欣賞的就是我。我自覺一無長才,在受寵若驚之餘,細細回想往事,很慶幸自己在一開始時,就能「想當然耳」地在無情無理的教育中茁壯成長。
 
深感凡事如果都自認有理者,就不易成長。在過去,有老師耳提面命地教我,如今弟子、信徒有時也會不吝「指教」,對於這些,我都「想當然耳」地承受「教誨」,因為「吾愛尊嚴,但吾更愛真理」,在真理的面前,沒有長幼之序,也沒有尊卑之分。

直到現在,我還是一直以「一切都是當然的」來自我勉勵,教育徒眾。弟子中曾有人問我:「您教我們要『想當然耳』地服膺真理,什麼是真理呢?是現代的知識科技?是經典裡的十二分教」?我覺得這些都是,但也都不是,因為真理不假外求,在自性中本自具足,最重要的是必須懂得尊重與包容,否則即使是讀遍千經萬論,學富五車,也不過是窮人數他寶,自欺欺人,一旦境界來臨,還是照樣被五欲塵勞所障礙迷惑,有時甚至鑄成大錯,還不自知。一切「當然」,那就能心境一如,物我兩忘。
摘自《往事百語》 (佛光卅三年─一九九九年七月)


多年前,一家雜誌社向我索借三百萬元,我無法應付,便撰文毀謗我,弟子們氣憤填膺,有些人主張筆伐聲討,有些人建議訴諸法庭,當時我在臺北弘法,因此就近於普門寺集合住眾,對大家說:「別人對我們的禮遇尊重,不是當然的,所以我們應該湧泉以報;當我們受到傷害打擊時,則應該認為這是當然的,因為父母生養我,師長教育我,社會成就我,國家保護我,平時我們就擁有這麼多好因緣,相對而言,一些突如其來的挫折逆境,正可以考驗我們的氣度,可以豐富我們的內涵。因為無聊的傷害破壞,是打倒不了一個人的,做一個真正的人,要經得起四面吹來的八風,將一切的橫逆都視為是當然的……。」一席話下來,總算平息了大家的怒氣,也趁此機會,隨緣上了一堂「宗門思想」課程,只是有誰知道從非當然到當然,我是經過了多少的修證歷程,才有這麼堅固的信念與體悟。


我十二歲那年就在棲霞山寺出家了,在常住裡是年紀最小的一個清眾,臉皮又很薄,剛開始時,上課聽不懂,下課也不好意思問。既不可以外出,又不能和他人來往,家書寫好了,沒有錢買郵票,好不容易熬到學期結束,學院放假,眼看同學們提著行李回家,我也跟著他們到大雄寶殿向佛陀告假,正要踏出殿門時,家師志開上人把我喝住,罵道:「站著!回什麼家!」我只得忍住稚子乍離家園,對家鄉的孺慕之情,禁足閉關,有時心裡好苦,可是再想想:沒有人要我出家,是我自己願意的,所以也就視為「當然」地接受下來。既是當然的,為什麼要感覺苦呢?


從棲霞律學院結業以後,我又到焦山、金山、天寧等名山古剎參學,當時的教育不但是專制封閉,可說是無情無理。常常把地掃好了,老師不滿意,就要重掃;再檢查,看到幾片落葉掉下來,「不行!」又得再掃一遍。飯吃飽了,糾察師過來,命你再去吃一碗,你就得撐著肚子吞下去,否則,一個耳光隨即打下來,完全沒有人情可講。同學說某人故意找我麻煩,我卻覺得這就是教育,老師肯教,自己才有機會成長;能成長,才有未來,所以對於一切的棒喝,乃至冤屈,我都「想當然耳」地全盤接受。順逆境遇皆能當然接受,天地間的光暗就都不一樣了。

十五歲受戒時,更是備受諸苦。一到了戒場,戒師先找戒子問話審核。第一個戒師問我:「是誰要你來受戒的?」
「是老師要我來的。」
「難道老師不叫你來受戒,你就不來了嗎?」說罷,一連串的楊柳枝如雨點般落在頭上。
到了第二個戒師那裡,他又問同樣的問題,因為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於是答道:
「是我自己要來的。」
沒想到「啪!啪!啪……」,腦門上又是一陣痛楚,「可惡吶!老師沒叫你來,你竟然膽敢自己跑來!」
第三個戒師還是問先前的問題,這回經驗豐富,所以畢恭畢敬地答道:
「是我自己發心來,師父也叫我來的。」自以為這個答案應該很圓滿,結果,「你這麼滑頭!」當然接著少不了一頓狠打。
頂著一腦子的亂冒金星,來到最後一位戒師的位子前面,我沒等他問話,直接就將頭子伸了過去,說道:「老師慈悲,您要打,就打吧!」

受戒期間,跪聽開示、打罵杖責,是「當然的」訓練,甚至連如廁也受到限制,一個人忍耐不了,中途溜走,也有些人一面抱怨牢騷,一面受完戒期。而我認為這些都是老師的大慈大悲,所以帶著感恩的心情,「想當然耳」地度過了五十二個難忘的日子。

十九歲那年,我到焦山佛學院念書。記得有一位教授曾有意推薦我進國立教育學院讀書,我興高采烈地向家師稟告,卻遭來一頓責罵:
「混蛋!佛教教育都沒有讀好,還要到外面去受什麼社會教育!」
後來,雖然家師送另一名師弟去該校念書,但是我心裡一點也沒有不平之感,只覺得「這是當然的」!過了幾年以後,師弟離開了佛教,我這才深深地體會到家師對我的殷切期望,因此更將學習中的一切磨鍊都視為是「當然的」過程。有「當然」的感受,是多麼的美妙啊!

那時,焦山佛學院的院長是雪煩和尚。在校期間,他從來沒有和我講過一句話,看到我時,也總是兩隻眼睛炯炯如炬地朝著我看,有人說:他老是在瞪我,我卻覺得他不是惡意的,即使如此,我也認為這是「當然的」──在學習階段,自己一無所知,有什麼資格要求師長對我們好呢?或許因為我對他恭敬一如,後來他說:這麼多學生當中,他最欣賞的就是我。我自覺一無長才,在受寵若驚之餘,細細回想往事,很慶幸自己在一開始時,就能「想當然耳」地在無情無理的教育中茁壯成長。

深感凡事如果都自認有理者,就不易成長。在過去,有老師耳提面命地教我,如今弟子、信徒有時也會不吝「指教」,對於這些,我都「想當然耳」地承受「教誨」,因為「吾愛尊嚴,但吾更愛真理」,在真理的面前,沒有長幼之序,也沒有尊卑之分。

直到現在,我還是一直以「一切都是當然的」來自我勉勵,教育徒眾。弟子中曾有人問我:「您教我們要『想當然耳』地服膺真理,什麼是真理呢?是現代的知識科技?是經典裡的十二分教」?我覺得這些都是,但也都不是,因為真理不假外求,在自性中本自具足,最重要的是必須懂得尊重與包容,否則即使是讀遍千經萬論,學富五車,也不過是窮人數他寶,自欺欺人,一旦境界來臨,還是照樣被五欲塵勞所障礙迷惑,有時甚至鑄成大錯,還不自知。一切「當然」,那就能心境一如,物我兩忘。


摘自《往事百語》 (佛光卅三年─一九九九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