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財經論壇
金融市場的泡沫是否已接近破滅?
by 趙永祥 2015-03-26 08:21:53, Reply(0), Views(497)


          金融市場的泡沫是否已接近破滅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系助理教授
漫長的歷史洪流中,常可以看到相同的場景不斷重演,且愈具爆發力的情節發展,往往尾隨在榮景永續或風平浪靜的環境之後。國際清算銀行(BIS)在最新一期的年報中便直言,此刻的全球經濟似乎正為重演泡沫大戲暖身中。

英國《經濟學人》指出,當前的全球經濟情勢與1990年代後期,有數個驚人的相似之處:首先,1995~1998年與2011~2014年間,新興市場均動盪不已。前者有亞洲與拉丁美洲金融風暴的衝擊,後者則有中國經濟趨緩及美國聯準會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減碼預期所引起的震撼;其二,兩時期都出現全球性的低通膨現象,原因皆與全球景氣趨緩,導致有效需求不足,以及國際原物料價格下跌有關;其三是位居世界龍頭的美國,前景雖然看好,但第二、第三大經濟體(1999年的日、德與2014年的中、日)欲振乏力,僅賴美國單引擎式地拉抬全球經濟,成長力道有限;其四是1990年至今,只有這兩個時期的美元指數未經歷超過5%回檔而累積上漲20%。1998年10月15日美元指數從92.2一路飆至2002年1月30日的120.2,漲幅30.3%;而2014年6月30日美元指數亦從79.7起漲,至2015年3月13日已達100.3,漲幅為25.7%。

除了以上四項之外,另有三個與美國密切相關的情節,也在這兩個時期同步上映,包括科技類股在美股中獨領風騷、美國經濟在已開發國家中維持一枝獨秀的態勢、聯準會與其他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出現分歧現象。上述七項總體經濟環境,曾孕育出本世紀初的網路大泡沫,並奉送全球性的經濟衰退。如今,金融市場的發展又開始與基本面脫鉤,尤其是隨著聯準會升息時點逐步逼近,美國公債殖利率未如預期走升,反而趨勢走低;同時,去年10月2日至今年2月底,市場下修未來12個月每股盈餘預測幅度達5.3%,但標準普爾500指數卻上漲8.1%;再加上各國央行毫無節制的寬鬆貨幣政策,使目前全球持有至到期日的「保證賠錢(負利率)」債券規模超過2兆美元,債市泡沫儼然成型,讓體驗過2000年網路泡沫痛楚的專家學者,十分擔心全球金融市場是否已有泡沫化之虞。

不過,當前金融市場的泡沫還沒到破滅的緊張時刻,主要是最關鍵的物價還沒上升到迫使各國央行貨幣政策趨緊的地步。在1999年初物價低迷時,即使美國率先升息,但速度並不快,且當時的歐元區與日本都還在降息。豈料,下半年國際油價起漲,短短一年的時間漲幅超過一倍,導致2000年出現全球性的通膨危機,促使聯準會加快升息,歐洲央行及日本銀行貨幣政策也急速反轉成緊縮,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換言之,當一國央行因為高物價而失去執行貨幣政策的從容空間時,金融市場就開始變得脆弱。幸而,今年國際油價可望處於低檔,使低物價得以持續,全球貨幣環境也將保持寬鬆。因此,金融市場泡沫雖已成型,卻應未至破滅之時。

然而,發現泡沫成型遠比預測其破滅時點與嚴重程度簡單許多。一如前任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於1996年12月以「非理性榮景」一詞,對金融市場正在醞釀泡沫提出預警,但泡沫直到三年又三個月後才破滅。 只是,曲突徙薪永遠比臨渴掘井好得多。即使當前經濟情勢尚在重演1990年後期的泡沫榮景,卻不可忽視這場榮景在無預警間急轉直下的可能性。

台灣屬於小型開放經濟體,受全球景氣變化影響至鉅,且資本市場相對開放,國際資金若快速進出,對國內股、匯、債市的衝擊甚大。因此,當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處於如此不穩定狀態時,有關當局與各界必須加強監控金融市場變化,並增強風險管控能力,方能不重蹈覆轍,亦避免讓好不容易走出金融海嘯重創的經濟,再度落入衰退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