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財經論壇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對歐亞國家未來發展之影響
by 趙永祥 2015-04-02 17:12:04, Reply(0), Views(792)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對歐亞國未來發展之影響

趙 永 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管理研究所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對歐亞國家未來發展之影響將提個人幾項觀點

1. 由於亞投行凸顯以亞洲國家為核心,中國在設計規則時即嵌入獨厚於中國的設計。根據現有章程,亞投行投票權亞洲區域內國家和地區占有七十五%,區域外非亞洲國家和地區只占有廿五%;而亞洲區域內國家和地區的投票權將通過GDP、人口等一系列指標來決定,這就形同保障了中國的獨占性,就算中國放棄否決權,仍將持有最大股份,擁有最大的影響力。這與世行、亞銀根據出資占股比例決定投票權的方式截然不同。由於無法改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遊戲規則,美國和日本最後放棄成為創始會員;從而亞投行不僅由中國取得獨占的優勢,並且將為中國推動泛亞高鐵網等重大建設提供資金,形成新一輪高鐵外交攻勢,為中國新陸權的崛起開路。

2. 另一方面,美、日因無法藉由加入連合西方國家來更改亞投行權重比的分配規則,不得不選擇放棄。亞投行在中國大陸的主導下,可能為中國主導的大泛亞高鐵計畫注入豐沛的資金,美、日缺席的潛在風險極高。

3. 雖然亞投行籌資規模和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無法相比,目前規模也只有亞銀的三分之一不到,但是,亞投行是針對基礎設施投資的準商業性融資,具高回報率,和後三者致力於全球和區域內的減貧和緊急抒困的低回報率不同;而且經由公共建設的投入,產業模式、規格化標準和消費習慣的導入,對資金導入地區的民情乃至政治情勢都有長遠的影響。目前,中國倡議連接寮國、緬甸、泰國、柬埔寨、馬來西亞到新加坡的泛亞鐵路已經開始興建,但因泰國最近的政治動盪使得大米換高鐵的計畫暫時停止,但亞投行的成立可能為泛亞鐵路的再出發重新點火。而過去十多年來,中國也一直希望興建經吉爾吉斯、烏茲別克、土庫曼、伊朗和土耳其的中吉烏鐵路,這個鐵路甚至可以另走哈薩克斯坦直通土庫曼再進伊朗。如果再加上從喀什到瓜達爾港的中巴鐵路,將和接通中國所提議的中印孟緬經濟走廊和中巴經濟走廊,構成更大的泛亞鐵路直通歐洲。

4. 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今天在北京舉行的論壇上說,IMF「很高興」和中國大陸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合作。

拉加德在由大陸國務院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年年會上並表示,世界銀行也將與亞投行合作。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拉加德還說,在投資基礎設施開發方面,亞投行與其他國際組織合作空間相當大、競爭空間比較小。

亞投行預計年底前投入運作。此前,有些國家擔心,亞投行可能會與IMF、世界銀行等其他金融機構形成競爭關係。

拉加德說,IMF對亞投行的成立持歡迎態度,未來也希望可以為亞投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提供融資。而今天(2015/3/22)在同一場論壇年會中,亞洲開發銀行(ADB)總裁中尾武彥也已表態,亞銀和亞投行之間是合作、互補關係,而不是競爭的關係,兩家合作可以為亞洲做更多事情。目前,英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等經濟大國已經宣布他們加入亞投行的意向,美國和日本等尚未表態。

5. 中國近來積極推動以高鐵為代表的交通基礎設施外交援助計畫,在中南美、非洲等都獲得極高經濟和外交上的綜合效益;而亞投行結合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推動歐亞大陸的經濟整合,將協助中國建立一個大陸權戰略,嚴重挑戰以海洋貿易為主體的西方經貿圈。

結語

在亞投行的機制下,中國還將在國內設立投資基礎設施的信託基金,顯然企圖藉支持亞區域基礎設施建設,消化中國內部過剩的產能。美日除缺席抵制外,似更應思考如何迎接中國建立大陸權時代的新挑戰。

對台灣未來經濟發展之影響

對台灣而言,參加亞投行之好處,提出以下六點分析:

1. 首先是亞投行定位為亞洲基礎建設的投資銀行,融資提供是最主要的基本任務,台灣參加將為台灣資金找到很好的去處,對於台灣的銀行業務發展也有很大的商機。台灣銀行業在亞洲地區資產占全球比重7成以上,而且台灣擁有龐大超額儲蓄和外匯存底,若把資金運用在亞投行,台灣資金運用更加注重亞洲地區,對金融業與外匯存底運用是好事。

2.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將亞洲超額儲蓄導入基礎建設,可加速區域經濟成長,繼而有助台灣經濟和出口成長。台灣目前是全球第26大經濟體,擁有龐大外匯存底,就國際參與觀點與台灣長遠經濟金融發展而言,申請加入亞投行應屬務實作法。目前亞洲地區每年超額儲蓄估計約3700億美元,經由亞投行中介,將超額儲蓄導入基礎建設,可加速地區經濟成長,而亞洲地區經濟成長提升將有助於台灣經濟和出口成長。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促成的「工程產業海外發展策略聯盟」取得新加坡地鐵工程,金額約新台幣49億元,因此亞洲基礎建設的推動可提供台灣廠商良好商機。

3. 亞洲國家持有外匯存底高達7.8兆美元,由於歐美採行量化寬鬆(QE)措施,導致債券收益率極低;亞投行實收資本可能僅達200億美元,遠不足亞洲國家基礎建設每年所需的8000億美元。因此,亞投行勢必發行債券籌措資金,而這些債券可為持有外匯存底的國家提供高品質投資工具,提升報酬率並分散風險。台灣加入亞投行的利害得失若從台灣參與標案的直接效益來看,參與亞投行的國家多、地區也大,投資效益和潛在商機等間接效益相比會比較少。

4. 其次,全球經濟發展趨緩後,未來的經貿商機有很大部分將來自於亞洲開發中國家從事的基礎建設,台灣現有領先的技術與經驗,又有同居亞洲的地緣優勢,將有助於擴大台灣對外拓展經貿關係與加強技術合作。

5. 藉著加入亞投行與成員中的先進國家及開發中國家建立區域合作的關係,特別是在中韓FTA簽訂後,台灣尚未獲同意加入RCEP及TPP等重要區域經貿組織前,透過亞投行的協調運作機制,能加強與其中多數歐亞大洋洲國家成員的互動,爭取最有利簽署FTA或雙邊優惠協議的機會,以擴大區域經濟的參與層面。

6. 在兩岸關係的發展上,自ECFA簽訂後,服貿協議已在立法院擱置多時,貨貿談判經過多次回合急需臨門一腳,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遲遲未有進展,再加上去年九合一選舉執政黨大敗,兩岸制度性對話協商氣氛陷入低迷,此刻若能在加入亞投行的討論過程中,兩岸藉此累積共識,各自獲益,那麼對兩岸其他層面的合作互動上將有更多的助益。

註一: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英語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縮寫AIIB)簡稱亞投行

是一個願意向亞洲國家和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的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成立的目的是促進亞洲區域的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的進程,並且加大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合作力度。總部設在中國北京,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2]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10月2日在雅加逹印度尼西亞總統蘇西洛舉行會談時首次倡議籌建亞投行。[3]2014年10月24日,中國印度新加坡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2]2014年11月25日,印度尼西亞簽署備忘錄,成為亞投行第22個意向創始成員國。[4]

2015年3月12日,英國正式申請作為意向創始成員國加入亞投行,[5]成為正式申請加入亞投行的首個歐洲國家、主要西方國家[6]隨後法國義大利德國西方國家紛紛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申請加入亞投行。[7]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截止日期3月31日臨近,韓國[8]俄羅斯[9]巴西[10]域內國家和重要新興經濟體也抓緊申請成為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

各方商定將於2015年年中完成亞投行章程談判並簽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