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國際新聞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
by 趙永祥 2015-11-25 08:11:51, Reply(0), Views(552)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圖/網易新聞)

ISIS既是軍事現象,也是網路現象。他們嫻熟地運用社交網路傳播意識形態、招募新成員、交流溝通,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但在他們的大本營,卻嚴格控制著網路。「2004年ISIS還只是幻想,但你看看現在。1776年美國也只是幻想,但你看看現在。」美國弗吉尼亞州一名男子在推特上給人發私信如此說道。他對ISIS甚是著迷,在網路上一遍又一遍地看ISIS發布的視頻,追蹤他們的動態。他被ISIS洗腦了,幻想有一天能遠走敘利亞,或在弗吉尼亞建立武裝組織。但他終究沒去成敘利亞,也沒建立任何武裝組織,FBI追蹤到他後甚至沒有起訴他。

但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幸運。據今年9月美國國土安全委員會發布的報告,ISIS已經利用網路吸引了25,000名外國人奔赴敘利亞和伊拉克,其中4,500人來自北美和歐洲。網路是恐怖主義不可或缺的工具,美國的檢察官稱,現今幾乎所有的恐怖襲擊案件都涉及網路。社交網路更是核心,2011年的一項報告顯示,90%的網路恐怖活動都是通過社交網路完成的。

而將社交網路玩到極致的,正是ISIS。他們不僅在現實中攻城略地,在網路上也極速擴張,正如《MIT科技評論》資深作者大衛•塔爾伯特所言,「ISIS既是軍事現象,也是網路現象。」在運用網路方面,ISIS比他們的老師基地組織「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的艾倫•澤林說:「ISIS不僅讓其他造反組織自愧不如,甚至網上賣東西的正規公司也相形見絀。」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
ISIS更像國家,而不是傳統的恐怖組織。(圖/網易新聞)

成功的網路戰植根於他們與其他恐怖組織截然不同的性質:他們不是傳統的游擊式、作坊式恐怖組織,他們的目標是星辰大海——建立政權,且已經實現了。《外交事務》雜誌指出,「ISIS很像法國、俄羅斯、中國、古巴、柬埔寨和伊朗的革命後出現的政權。」他們有完整的稅收、教育等官僚系統,在此基礎上建立有效的宣傳易如反掌,而這也是他們的前輩列寧、卡斯特羅、波爾布特領導的造反組織所擅長的。

推特是ISIS的網路主戰場。根據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2014年10月4日至2014年11月27日,推特上至少有46,000支持ISIS的用戶,上限是90,000個,其中30,000個是人為控制的。也許是中國文化成功輸出,ISIS甚至會購買殭屍粉。他們深諳宣傳方法中的巡遊花車法,花10美元即可為推特賬號增添上萬關注者,造成一種「那麼多人關注你,你說的一定很有道理」的假象。

ISIS的網路宣傳模式與他們的政權架構如出一轍:領導層設立意識形態議程,交給管理​​層實施,管理層分配給手下,負責招募的、負責打仗的、負責拍視頻的,應有盡有,各司其職。這種金字塔型權力構造如數複製到了網路行動上。ISIS網路行動的領導層負責下達命令,提供傳播資料。其內容很講究,有宣傳和招募信息,也有ISIS行動的大量細節(爆炸的數量、實施的自殺和暗殺任務、控制的關卡和城鎮、囚徒和人質的處決等)。內容製作優良,精緻的視頻、嫻熟的PS技術、專業的網路雜誌(如官方的英文雜誌《達比克》),不輸任何公關公司。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
推特上曾有帳號,經常發布可愛的貓咪照片,進而傳播ISIS的極端思想。(圖/網易新聞)

與傳統恐怖組織不同的是,還有相當數量的內容是去極端化的,著力表現ISIS的美好生活。他們也頗能抓住社交網路的敏感點,推特上曾有一個叫Islamic State of Cat ( @ISILCats ) 的帳號,經常發布可愛的貓咪照片,深得用戶歡心,進而傳播ISIS的極端思想,該帳號現已被關閉。為了更貼近用戶,ISIS甚至拿遊戲做文章,其支持者修改了《武裝突襲3》遊戲,讓玩家可以選擇ISIS戰士,殺掉駐紮在敘利亞的美軍和庫爾德人,藉此宣傳其主張。

網路行動的領導層核心成員很少,但組織嚴密高效。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表明,ISIS在推特上傳播的內容大部分都可以追溯到一小撮核心帳號,它們十分隱秘,關注者極少,很難被發現。通過少數核心帳號,信息呈蒲公英狀四散開來。少數核心帳號將信息分發出去後,就要靠人海戰術了。ISIS利用自己的蝦兵蟹將,在推特發動攻勢,但不是漫無目的,而是找準熱點,搭便車。典型如2014年巴西世界盃,ISIS的網路水軍挾持推特上的#WC2014 、#Brazil2014等標籤,地毯式發送宣傳和招募信息。他們可不止是簡單地發一條推特,加上標籤就完事了,往往還配上精心PS過的圖片,附上簡潔抓人的標語,比如一張流傳甚廣的PS圖片,上面寫著:「人固有一死,何不成為烈士?」

利用新聞熱點造勢,ISIS已然駕輕就熟,有時還能「師夷長技以制夷」。2014年5月,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歐巴馬在推特上發了一張照片,她手舉寫著標籤#bringbackourgirls(#帶回我們的女孩)的牌子,這是在響應拯救276名尼日利亞女孩的行動,她們被尼日利亞恐怖組織博科哈拉姆綁架。沒想到ISIS見勢將米歇爾•歐巴馬照片上的#bringbackourgirls 給PS成了#bringbackourhumvee (帶回我們的悍馬),藉前一段時間ISIS在伊拉克收繳的美國悍馬車揶揄美國,在推特上掀起一陣轉發熱潮。

除了自己人上陣外,ISIS還有大量同情者,他們自帶乾糧,情懷感天動地,智商令人惋惜。支持ISIS的推特狀態大部分發自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其他海灣國家。ISIS監測那些自主發布親ISIS信息的用戶,ISIS主動光顧,邀請他們加入ISIS,一起創業。但是偶爾也有失手的時候,曾有媒體報導,車臣三位姑娘在社交帳號上謊稱想當「聖戰者的新娘」,引來ISIS關注,然後說沒有路費讓他們匯錢過來,利用這種方式,三個姑娘總計騙了ISIS約2000美元。

IS的網路戰令其他恐怖組織自愧不如
IS組織發布一張後製圖片,上面寫著:「人固有一死,何不成為烈士?」藉以招兵買馬。(圖/網易新聞)

機器人也是網路大戰中的一部分。布魯金斯學會估計,推特上至少有1,6000個支持ISIS的帳號是機器人。機器人主要負責大面積散佈,製造聲勢,這一招跟淝水之戰中壽陽城頭的草木皆兵頗有異曲同工之妙。既有宏觀的群鬥,也有微觀的單幹。ISIS專門派人對網路上的ISIS同情者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他們似乎學過一本由伊拉克的基地組織撰寫的教材《招募方法課程》。這本教材寫得有點像泡妞秘籍:要盡可能地花時間陪潛在的招募對象,要「認真地聽他說話」、「分享他的歡樂與悲傷」拉近彼此的距離。

年輕的美國主日學老師亞歷克絲就是這種攻勢的受害者。在長達幾個月的時間裡,幾個穆斯林推特用戶輪番給她洗腦,讓身為基督徒的她皈依了伊斯蘭教。幸好,經家人和FBI介入,她才沒有掉入ISIS的魔窟。而很多女孩就沒那麼走運了,今年年初,三名十多歲的英國姑娘偷偷加入ISIS,成了「聖戰者的新娘」。在4000多名奔赴ISIS的西方人中,將近600名是女性,這些女性是受到了ISIS宣傳的聖戰女權亞文化的吸引。

ISIS不僅用網路宣揚其意識形態,也用它交流、策劃、實施恐怖活動,但與宣傳不同的是,此時安全乃第一要務。著名的非著名的加密聊天軟體如WhatsApp、Kik、Wickr、Zello、Telegram,他們都用過,為了防止竊聽,時常用暗號溝通。他們偶爾也會另闢蹊徑。據報導,今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襲擊前,恐怖分子可能就是利用PlayStation Network(PSN ) 的網路遊戲服務交換信息,實施襲擊的。而2013年斯諾登洩露的文檔顯示,國家安全局和中央情報局曾深入《魔獸世界》之類的遊戲中,探聽恐怖分子的網路聚會。

ISIS如此熟悉網路,自然會像朝鮮、古巴、伊朗和「其他國家」一樣,料到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為了讓平民乖乖聽話,ISIS嚴格控制網路。今年七月,ISIS聲明將關閉首都拉卡的個人網路連接,而他們統治下的有些地區,甚至已經很久都沒有網路了。當地的活動人士說,在ISIS控制地區,上網得去網咖,要出示證件,登記名字和出入時間。平民上網不敢亂說,以免招致殺身之禍。ISIS不僅限制平民上網,自家的士兵也在禁止之列。ISIS曾下達命令,「所有網路供應商必須執行:移除網咖和個人網路外的Wi-Fi連結,包括給ISIS士兵使用的。」

文章來源:劉銳

http://www.chinatimes.com/photo-app/20151118002348-26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