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財經論壇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127 年金改革須關注之問題
by 趙永祥 2017-04-06 07:24:40, Reply(0), Views(160)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127  年金改革須關注之問題


年金改革箭在弦上,目前竟然出現一府(年改會)、三院(行政院、考試院和立法院民進黨版)和一部(國防部軍人)的版本,讓民眾看得眼花繚亂。身為年金改革召集人的副總統陳建仁指出,年改應以科學為基礎,按照精算數據來規劃,修法是以民主審議為依歸,以確保基金永續和世代共享,但他卻在感謝行政院和考試院通過年改方案之餘,直批考試院版本與永續目標背道而馳。

我同意副總統關於年改有「科學實證」的看法,卻和社會大眾一樣覺得年改會其實並不科學,也不民主,特別提出以下幾項值得關注之問題。

第一,既謂年改會方案是參照精算數據的科學實證來設計,為何總統府至今從未拿出白紙黑字的精算報告,供各界檢視?

考試院的銓敘部沒有,行政院所屬的教育部、勞動部也沒有,不就是跟年改會有樣學樣?年改會從組成開始,到開會的各說各話,沒有精算依據,毫無科學可言,更由多數人去檢討和分配少數(軍公教)的財產權,製造職業對立,世代衝突,又符合什麼民主?

第二,所有的職業別年金都有財務失衡的問題,相對於教師(舊)退撫在119年,公務員(舊)退撫在120年破產,人數最多、金額最大的勞保在116年破產,可說最為嚴重,因此應優先改革勞保才算科學

年改會自始即避重就輕,例如副總統曾畫了公務員退撫基金入不敷出的示意圖,卻刻意不畫勞保入不敷出的圖來對照,證明年改是劍指公教人員。他又說年改應該思考「加速優惠存款走入歷史、延長年資採計期間、加速降低退休所得替代率」,則應當適用於所有的軍公教勞保,而行政院版將年改會規劃勞保費率調漲至18%作法,改為只提高到12%,比府版寬鬆,簡直就是緩其所急,召集人視而不見,卻單獨指摘考試院,不是大小眼嗎?打個科學的比喻,如果針對缺水問題比較輕微的北部地區優先限水,這算科學嗎?

第三,年改不能只考量財政問題,也要注意對經濟的負面衝擊及對年金的反噬

減少給付或調升保費、延後退休等作為,都將會減少家庭消費、企業投資,進而衝擊所得成長,限縮年金財源收入,甚至增加長照和救助等社福支出。年改會缺乏財經專家的參與,欠缺經濟衝擊的科學分析能力,精算報告自是不夠精確,何妨請國發會先分析各版本的經濟衝擊,再做科學的決策也不遲?

第四,科學的年改不應該只有減法,也應該有加法的邏輯。年金制度出現問題,最主要是所得成長率和出生率下降、人口老化併發所致

因此提高各個年金制度的投資報酬率,鼓勵生育和全力拚經濟才是正辦。最近一項民調顯示高達6成以上民眾寄望政府拚經濟,顯示蔡政府的兩岸政策、新南向政策和轉型正義都不利經濟發展和所得成長,年改恐怕更讓年輕人不婚不生,反而拖累年金制度。

第五,政府一直說年金會使財政破產,但最近又提出近9千億元的前瞻建設計畫,為何突然之間財政又不是問題了?

財政惡化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蚊子館建設太多,請問盤點了這些蚊子建設了嗎?要不要先盤點、消化或活化這些蚊子館?前瞻建設有科學地掌握急遽老化、少子化的人口趨勢嗎?

最後,我們要提醒政府,年金改革不只是冷冰冰的科學問題,也不是以偽民主方式處置少數人的財產權,更是嚴肅的「仁道」問題。基於雇主身分的政府,應當謙卑地理解被改革對象的心聲,儘量信守尊重、誠信和信賴保護原則,絕非以製造職業對立、世代衝突的政治手段來達成目標。行政院既然緩其所急,對財務問題嚴峻的勞保改革既然可以比年改會版本還寬鬆,則考試院的版本無需急其所緩,也就無可厚非。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6-April-2017    抒于 學海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