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財經論壇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137 高油價時代是否將成為歷史
by 趙永祥 2017-07-18 12:14:13, Reply(0), Views(266)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137 高油價時代是否將成為歷史?

原油價格近來激烈震盪,OPEC與俄羅斯等非OPEC產油國均同意延長減產至明年3月,且夏季用油旺季等需求面因素亦有助短線油價走揚。但頁岩油等非傳統原油業者環伺在側,隨時會因油價上漲至符合其經濟效益而大舉生產,使多數專家始終對原油市場重現多頭走勢,難以樂觀。不過,單以頁岩革命為由的擔心仍過於表面。因為能夠讓布蘭特油價從2008年7月每桶145.29美元的歷史新高一路下跌,最低不到該價位四分之一的真正原因,其實是頁岩革命為原油市場帶來的破壞式創新,讓原油產業變成一個與時俱進的創新有機體,且創新精神不止於頁岩油業者,而近年原油市場有明顯的三大改變,即為此而來。以下作一分析

一. 第一個改變是結合數位化複雜系統的智能化管理(Smarter Management of Complex Systems)讓原油業者能在更複雜的地質環境中,以更具有效率的方式探鑽石油和天然氣。

舉例來說,成像技術(imaging technology)的進步雖讓深海油田業者更容易在墨西哥灣和巴西的深海水域找到蘊藏的石油,但該技術植基於百元油價的環境,且強調快速而非有效率,以致於當百元油價不再,相關開採作業便停滯不前。從離岸油田鑽井機數從2014年9月的64台,銳減至2016年8月的17台,減幅高達七成,可見一斑。此時,深海油田業者也開始向頁岩油業者看齊,學習結合數位化複雜系統的智能化管理,進而改變油井探勘的設計流程,採用簡單的、標準化的設計與作業流程,讓鑽井與生產平台更容易獲得複製,成本自然跟著降低,使深海油田不再與高油價劃上等號。目前荷蘭皇家殼牌集團於墨西哥灣的深海鑽油成本已成功降至每桶40美元,其餘業者也重新投入市場,截至2017年5月為止,離岸油田鑽井機數已回到22台。


二.第二個改變是應用數據分析技術

原油業者使用更複雜的演算法分析巨量數據,且隨著雲端運算技術的成熟,過往耗時一年的資料運算工程已可濃縮至數個星期,讓業者在實際動工前,已先就百萬種可能的情境進行沙盤推演,更容易找到石油和天然氣蘊藏點與進行生產管理,降低過往油井發掘與探勘過程中消耗成本最多的試誤率。同時,由於原油生產是一個高度流程化的生產過程,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將為業者帶來巨大損失。所以,石油業者也學習半導體產業的預測性維護(Predictive Maintenance)技術,利用複雜的演算法分析過去生產流程的大數據資料,藉此提高設備的運作效能及提前維護,降低機器停機所造成的生產成本。


三.第三個改變是大量的自動化

如利用自動化系統以遠端遙控方式鑽井,甚或發展海底機器人執行更多困難及危險的工作,如深海管線接連及機器設備的檢查等。

此外,這般破壞式創新並不侷限於原油產業上,更隨著科技創新的腳步,延伸至整個能源產業中。例如結合數位化複雜系統的智能化管理讓智能電網運作日益進步,既可整併各種傳統電力系統及新能源所提供的發電量,更使再生能源的電力供應獲得更有效率的利用,並降低對原油的需求。

結語

從歷史軌跡來看,重大科技變革所帶動的破壞性創新,會使社會生產力大幅躍進。但當下飽受創新挑戰的既得利益者,往往難以看清這個事實,大作困獸之鬥者更是不少,一如近年原油市場發展與OPEC及俄羅斯等傳統原油業者的情況。殊不知,當原油產業甚至能源產業都開始導入破壞性創新後,即便今年下半年國際原油市場趨於平衡,但油價與供需平衡間的反應函數早非往昔樣貌,高油價時代更不會因原油產量達成供需平衡而再現。若傳統產油國仍不願正視這個事實,並對OPEC隻手控制原油市場的黃金歲月已逝有深刻的認知,縱有再多「同心協力」的減產協議也是枉然。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18-July-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