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佛學研究
《金剛經》的感應
by 趙永祥 2018-11-20 06:36:38, Reply(0), Views(76)

         《金剛經》的研究 

                     《金剛經》的感應


下面這兩個報告都是事實,說這兩則金剛經的感應,我得承認是有主觀的成份在內,

但對我而言,這種體會實在非常深刻,各位聽了之後,不妨自己下判斷。

第一件,是多年來,我曾幾次看過人們辭世 的情形,彌留之際總是痛苦的!

尤其是癌症患者,病情越重就越痛苦,必須靠止痛劑來減輕身體的痛苦。

但止痛劑用多了會使神志不清,陷於昏迷狀態。和如患的 是骨癌,我一直在擔心到後期,

她會承受不了那種刻骨鑿心之痛,可是她沒有!在去世的前兩天,她不但停止服用止痛藥,

連一粒安眠藥也不須要,她的頭腦完全清 醒,八個小時後為她換衣服時,身軀柔軟,膚色如常

,就像入睡一樣。這種現象,是許多親友所共睹的。她走得如此的安詳自在,是許多學佛修行人

所嚮往,而又不 易獲得的往生善果。我極為羨慕。十八年來,她每天誦念金剛經,其功德可

謂「功不唐捐」啊!

接著說到這次莊嚴寺大佛殿十月十五日破土典禮的事。破土典禮有機會請到達賴喇嘛來參加

,是事前絕沒想到的。記得九月十八日那天,我應邀到哥倫比亞大學,參加達賴喇嘛為哥倫比亞

大學,東方文化所揭幕盛典。當我駕車穿越哥大校園,準備到指定地點停車時,恰巧聚會所在地

的LOW圖書館附近,有個空車位,我便在此停車。如此,免去我十幾分鐘繞道的時間,也因此有

時間和主持人THURMAN博士,聯袂迎迓達賴喇嘛,並一同接待他。

我和達賴喇嘛曾數度見面,但並非極熟悉, 他拉著我的手,帶我到貴賓接待室,在談話時,

我提到十月十五日莊嚴寺大佛殿破土的事,並表示可惜他不能來參加。那知他一聽之下,

竟然很感興趣,立刻召來隨 員,問他們可否安排時間到莊嚴寺。他的指示令隨行者極為難,

因為達賴喇嘛的行程早已訂好,十月十三日在威斯康辛演講之後,預定飛往芝加哥,十四日

轉飛倫敦 休息一天之後回印度。而大佛殿破土時間已迫在眉睫,看來他們是難以變更行程,

雖然達賴喇嘛讓隨員再行研究,我則並不抱很大的希望。回來後第二天,電話來了 ——好消息

,達賴喇嘛決定取消在倫敦一天的休息及在倫敦的約會,趕來莊嚴寺參加破土盛典。

更不可思議的是,就在達賴喇嘛決定來莊嚴寺之後,傳來他當選為今 年諾貝爾和平獎金的得主

,這一來益發受到世人的注意,連帶的前來參加法會的人數驟增。

偌大的破土會場,自一片遍佈雜草亂石的樹林中,開闢出來。整地的工程費,已支出了一萬餘元

,當時曾考慮典禮日若下雨,地面泥濘,將不堪設想。工程公司建議,在泥地土再鋪一層小石子

,以遮泥濘,工程費需再追加五千美元,我為了省錢,沒有採納這項防範措施。

在這裡要感謝四位尼師,她們花了很多的心 力,把破土壇場佈置得莊嚴大方,美崙美煥。

十四日下午,一切準備就緒。黃昏時,晴朗的藍天,忽然烏雲密佈,大有風雨欲來之勢,

工作人員緊急會商應付之策, 有的說不用怕,莊嚴寺的法會,向來沒下過雨,有的則持謹慎態度

,結果找來許多大塑膠布,仔細地遮蓋,這份工作做起來相當不簡單。

十四日凌晨二時許,屋外急雷閃電,驟雨敲窗,我從睡中驚醒,擔心著若大雨繼續下個不停

,法會將如何舉行?既使雨停了,遍地泥漿,寸步難行,我這個罪過可也真不小。

但是不可思議的,是五分鐘之後,大雨停了。

十五日清晨,住在距莊嚴寺二十分鐘車程的幾位董事,紛紛電話急詢莊嚴寺的情況?

原來在他們居住地,澈夜大雨滂沱,使他們為破土盛會的進行憂慮不已。

諸位,想一想,這五分鐘的雨水帶給我們什麼好處?清晨起來,山中空氣清新無比,地面潮而

不濕,莊嚴寺那未舖設柏油的路面,平日車過後,總是塵土飛揚,而今天這麼多的車輛奔馳其

間,竟然點塵不揚,可謂龍天灑淨,真是妙極了。

參加的中外來賓,由最初估計的一千人,而 一千五百,而至兩千人,結果來了兩千五百餘人,

加上由各地寺院、社團來義務幫忙的一百多位,特別是交通指揮和午餐供應,秩序井然,

事後大家稱道:「這次是 美國東部佛教界中一次空前順利成功的大法會。」如此奇蹟的成功,

都是參與的人的共同福報和達賴喇嘛的修持感應,但對我個人來講,我心中常想,

這是受持金剛 經的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