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佛學研究
有關「緣起、性空」與「假名」之關係
by 趙永祥 2019-05-26 22:41:16, Reply(0), Views(13)



                             有關「緣起、性空」與「假名」之關係

「佛法」以緣起(pratītya-samutpāda)為先,「大乘佛法」以空性、真如等為量。龍樹面對佛教界的相互抗拒,於是探求佛法的真義,以「佛法」的中道(madhyamā-pratipad)緣起,貫通大乘空義,寫出最著名的一偈,如《中論》卷四(大正三〇‧三三中)說:

「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無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

「眾因緣生法」,是緣起法的異譯。


第二句,依梵本是「我等說是空性」。緣起與空性的統一,可見當時的經文及大乘行者,已有這種見解,龍樹不過是論述得更精密更完成而已。緣起與空性,不是對立的,緣起就是空性,空性就是緣起。從依緣而起說,名為緣起;從現起而本性空說,名為空性。



出發於緣起或空性的經典,所說各有所重,而實際是同一的;說得不同,只是應機的方便。龍樹是大乘行者,所以依空性成立一切,如《中論》說:

「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則不成」。


《迴諍論》說:「若人信於空,彼人信一切;若人不信空,彼不信一切」。空,是成立世出世間一切法的法則。大乘經說空性,大都是:「空中無色,……無智亦無得」。一切無所得,一切不可安立,一切法空而隨順世俗說有,不免引起誤解:真實義並沒有善惡因果,說善惡因果,只是化導愚人的方便。說空而有輕視或破壞世俗事的傾向,問題就在這裡。


所以龍樹重空性,而說緣起與空性,不但不是對立,而且是相成的。


《般若經》廣說空,重在勝義,但空也有虛妄不實的意義,龍樹著重這點,專依無自性(nisvabhāva)明空性


為什麼一切法空?

因為一切法是沒有自性的。


為什麼無自性?

因為是緣起有的。


《中論》貫徹了有自性就不是緣起,緣起就沒有自性的原則,如說:「如諸法自性,不在於緣中」;「眾緣中有(自)性,是事則不然」。這樣,緣起是無自性的,無自性所以是空的;空無自性,所以從緣起,明確的說明了緣起與空性的統一


如《迴諍論》說:

「若法依緣起,即說彼為空;若法依緣起,即說無自性」(頌)。

「諸緣起法即是空性。何以故?是無自性故。諸緣起法其性非有,無自性故。……無自性故說為空」。

緣起與空性的統一,關鍵在沒有自性。緣起是無自性的、空的,所以可依緣起而契會空性。空性是無自性的,所以依空而緣起一切。緣起即空,也就是「世間即涅槃」了。


「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偈中所說的「亦為是假名」,「論」意是:空性也是假名的。


如《智度論》說:

「畢竟空但為破著心故說,非是實空」;「畢竟空亦空」。空性是假名說,緣起也是假名說的。《般若經》初,以一切但有名字——唯名(nāmamātratā),說菩薩、般若波羅蜜不可得。


假名——波羅聶提(prajñapti),或譯施設,假施設。


《大品般若》立三種假:

法假(dharma-prajñapti)、受假(upādāya-prajñapti)、名假(nāma-prajñapti)。


法假,如蘊、處、界等法(或類別七十五法,或百法)。


受假,如五蘊和合為眾生,是依眾緣和合而有的。


名假,是世俗共許的名字。這一切,都是假名的。


《中論》的「空則不可說,非空不可說,共不共叵說,但以假名說」的假名,正是prajñapti 的對譯。然「亦為是假名」的假名,原語為prajñapti upādāya,正是三假中的受假(或譯為取施設、因施設)。


龍樹說「亦為是假名」,在三種假中,特取「受假」,這不致為一般誤解為「有法施設」,也不同於空華,龜毛等名假。「亦為是假名」的假名,是不常不斷、不一不異等緣起,沒有實性而有緣起用,如《空之探究》中廣說


《般若經》說空性,說一切但有名字——唯名;龍樹依中道的緣起說,闡揚大乘的(無自)性空與但有假名。一切依於空性,依性空而成立一切;依空而有的一切,但有假名(受假),所以我稱之為「性空唯名論」。(《印度佛教思想史》,pp.128-131)



本文全文連結

http://yinshun-edu.org.tw/en/node/2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