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後殖民文化論 > 討論區 > Discussion
日治時期臺灣防疫體制下的預防接種與人事變遷 ( 報告4)
1
日治時期臺灣防疫體制下的預防接種與人事變遷

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102/博士/人文學門/歷史學類

研究生:沈佳姍

指導教授:戴寶村 /劉士永

鍵字/沙眼日治時期初等教育衛生用水醫療資源

摘要/
本論文運用史學、統計與GIS繪圖法,自表至裏,自應用至體制,再至緣由,論述1895~1945年50年間臺灣預防接種史之開展、歷程與引發原因。論證臺灣人用疫苗發展歷史超過百年;日治時期臺灣住民已廣泛接種多量疫苗;臺灣諸免疫界變革不可忽視日本人事體制。
全文首先以法定之傳染病為例,論證疫苗在臺灣民間應用之普遍。首先論述最早在臺灣實施,作為全民接種開始,且採皮上切種之天花種痘,其官方制度演變、於民間推展方法、技術變革與臺日差距(少),以及從統計面所見之臺灣高接種率(社會高免疫力)、低天花感染率和死亡率,和1900年代一遇疫情風聲,即立刻實行臨時接種或擴大定期接種之防疫定制。其次論述血清型疾病預防注射。如1900年鼠疫接種,是臺灣最早由官方執行較大規模針式\侵入性皮下預防注射之始。但1904年後因花費金額高、人體副作用大而少在臺灣實施。再如霍亂,1902年臺灣已應用霍亂血清,1916年較大規模實施\實驗,1919~1920年國際霍亂大流行更極力推廣,兩年間,每年各有百餘萬人接種,是各地臺灣人普遍認識和接種預防注射針之始。1918~1920年流行性感冒,確切菌種和傳染原因等等均未知;但當第二波疫情較集中且嚴重時,官方已鼓勵配合副致死病因如肺炎球菌等,實施預防注射,與今日流感疫苗類似。其後,對霍亂或流感使用預防接種之防疫法,終日治結束均為常例。又如流行性腦脊髓膜炎,自1917年臺灣出現購買疫苗案例後,該疫苗自1920年代起即大量應用,1930年代後之接種人數更屢以十萬或百萬為單位。而臺灣1935年前所謂流行性腦炎或腦炎,常是指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流行性腦炎或腦炎預防接種,實際指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接種。以上各種疫苗大量應用,至約1920年代已形成官方一遇疫情即立刻接種地積極、強力防疫定制,亦影響臺灣該等傳染病感染率和患者死亡率,以及官民對上述傳染病恐懼態度轉變。
繼應用面,本文次論人事、體制之制度面發展。首先,臺灣在1902~1905年,先後出現在臺灣設置血清藥院聲音、鼓勵細菌血清學研究、設置牛疫血清作業所、起議在臺實施全新生兒種痘和創設中央科學研究所。1916年開始製販血清疫苗,擇製本島常見菌種、強調「賣捌」非「販賣」,此後製品種類陸續增加。臺製疫苗亦供應沖繩和中國等等臺灣以外地區。1922年起,臺灣不再製造牛疫血清,改由朝鮮提供防疫之常備用品;1939年士林廠房完工,臺灣開始製造乾燥和精緻血清疫苗。另就中央衛生部人事和業績比較,細菌血清類研究和專任人力常多居各研究單位之首,1920年代達高峰;1930年代研究比重雖看似降低,然其負責人員數量、製劑內容和販賣數量,卻更深刻且快速進展,故臺灣中央一直重視免疫醫學或細菌學研究。而使臺灣於各階段發生細菌學興起、開始製販血清疫苗、研製機構體制和製品製程改變原因,首先,使細菌學、免疫學和血清研製機構在臺展開,首須歸因後藤新平和高木友枝等臺灣首長個人意識,以及其背後穩固之內務省衛生局(行政)、傳染病研究所(技術)和眾議會(審議)等人事資源和總體意向,並因人際網絡使臺灣得參酌美國作法。1916年臺灣開始製販血清疫苗,源自1914年傳研移管;擇製某類型製劑且限定專賣,則為前期人事派系延續和檢定制度便宜之計。傳承人事脈絡與社會局勢,再配合新發地政治社會需求,使1920年代後期起中央研究所人事漸變化,來自地方者再回歸地方,中央日益學術、大學化。最極致表現是1936~1939年中央研究所成為臺北帝大附屬和東大傳研化。此外,臺灣與海外各血清疫苗單位有連絡互通;臺灣是日本諸外地中最早大量製販各種血清疫苗者;也是日本國境內,極少數可以帝大附屬研究所之姿製販血清疫苗者。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