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The Wall Street 能源周報(2015/03/27)
by 趙永祥, 2015-03-27 22:05, Views(629)

 
能源週報

Date: 2015/03/27

本周回顧:
本周美元上漲、中國制造業數據不佳以及供應過剩擔憂拖累油價,但中東沖突升級給油價帶來提振;美聯儲不急於加息的預期以及也門緊張局勢大幅推高金價;智利暴雨迫使銅礦關閉,這是繼美元上漲、中國制造業數據疲軟之後又一個令銅價承壓的因素。

深度閱讀:
全球石油公司正在解除在中國的一些大額投資,這對需要其專有技術的中國企業而言是個壞消息。

本周回顧


***石油天然氣

中東沖突升級

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友於周四對也門胡塞武裝分子發動空襲,引起一向支持這些武裝分子的伊朗發聲譴責。這一情勢恐使也門成為遜尼派佔多數的沙特和什葉派佔多數的伊朗之間的沖突中心,從而進一步擾亂這一本已飽受戰亂的地區。

美國為伊朗助戰 空襲提克裡特 

伊拉克正規軍在奪取提克裡特(Tikrit)市的戰鬥中擔任先鋒力量。昨天美國軍方要求伊朗軍事力量從前線撤回,然後開始對提克裡特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極端組織進行空襲。

中國原油進口量增加

中國2月份原油進口量2,560萬噸,同比增加11%;1-2月份進口原油5,350萬噸,同比增加4.5%。

沙特阿拉伯原油日產量約1,000萬桶

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周日指出,該國當前原油日產量約1,000萬桶,沒有必要將產能提高到1,250萬桶以上。

烏克蘭將暫停向俄羅斯購買天然氣

烏克蘭能源部長周一表示,該國將於4月1日現行的臨時協議到期後暫停向俄羅斯購買天然氣,原因是價格過高。重度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基輔已開始考慮不同選項,希望在三至四年內完全獨立於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因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的沖突於去年春季升溫。

俄羅斯考慮放寬出口管制

一名俄羅斯政府官員周二表示,俄羅斯政府正考慮放寬出口管制,以提振經濟。俄羅斯第一副總理Igor Shuvalov的代表表示,一個被稱為反危機的政府委員會周二舉行了會議,會中討論到出口自由化、尤其是降低對俄羅斯公司的“官僚壁壘”(bureaucratic barriers)的議題。

科威特或無法實現2020年將石油產能提高25%的目標

據消息人士透露,科威特官員私下承認,由於外資石油公司受國內政治力量掣肘,該國無法實現到2020年將石油產能提高25%的目標。




***煤炭

中國煤炭進口下滑

數據顯示,中國2月份煤炭進口量1,150萬噸,同比下降34%;1-2月份進口煤炭2,510萬噸,同比下降45%。


***鋼鐵和鐵礦石

數據顯示,中國2月份鐵礦石進口量為6,790萬噸,同比上升11%;1-2月份進口鐵礦石1.466億噸,同比下降0.9%;2月份銅精礦進口757,661噸,同比增0.2%;1-2月進口銅精礦170萬噸,同比降5.9%。

凱投宏觀下調鐵礦石價格預期

凱投宏觀將2015年底和2016年底的鐵礦石價格預期分別下調至45美元/噸和50美元/噸,因擔憂供應過剩和需求不足。該機構原先對這兩種鐵礦石價格的目標定價分別是60美元/噸和70美元/噸。資深商品經濟學家Caroline Bain表示,價格必須進一步下跌才能迫使供應減少。她指出了四大鐵礦石生產商的戰略缺陷,因其試圖逼迫高成本供應源如中國境內的鐵礦石生產商關閉工廠。她說,許多中國鐵礦石運營不是已和鋼鐵廠垂直整合就是坐落在鋼鐵廠附近。Bain表示,這些鐵礦石生產商是重要的地方就業和稅收來源,因此中國鐵礦石生產很難實現進一步下滑。


***金屬

智利暴雨迫使部分銅礦關閉

Canaccord Genuity表示,智利銅礦行業受到阿塔卡馬沙漠地區暴雨影響,當地一些全球最大的銅礦因此被迫關閉。Canaccord稱,這一暴雨引發的銅礦關閉具有一些諷刺意味,因為近期智利銅礦業正因缺水而難以維持或增加產量。世界最大銅礦企業智利國家銅業公司關閉了旗下的Chuquicamata和Radomiro Tomic銅礦。Antofagasta (ANTO.LN)關閉了Centinela和Michilla銅礦。Lundin Mining Corp. (LUNMF)關閉了Candelaria銅礦。Pan Pacific Copper關閉了Caserones銅礦。Canaccord還表示,英美資源集團(AAL.LN),必和必拓(BHP)、嘉能可(GLEN.LN)和其他一些運營商受到的影響尚不清楚。在智利鄰國秘魯,Southern Copper (SCCO.VL)稱其Toquepala 和Cuajone銅礦受到影響。


***公司

XALT將為中國正道集團的電動公交車供應電池

一家密歇根州鋰電池制造商已達成一筆價值10億美元的多年協議,將為中國一家電動公交車公司生產電池。總部位於米德蘭的XALT Energy LLC周二表示,已簽署獨家協議為中國的正道集團有限公司((Hybrid Kinetic Group Ltd. ,1188.HK, 簡稱:正道集團)供應電池。每輛公交車將配置68-100千瓦時的高性能電池,這些電池能在不到10分鐘內充滿電。2015年的產量將足夠支持最多2,000輛公交車,這些車輛將由中國各地政府承租。

中國石油今年面臨重大挑戰,未大幅削減支出

Bernstein Research表示,中國石油今年計劃削減資本支出8.8%並不足以支撐回報。該機構稱,這家中國最大石油生產商2015年面臨的挑戰要大得多。中國石油稱去年淨利潤下降17.3%,並承諾要削減開支以應對低油價。盡管Bernstein表示中國石油可通過提高效率和採取重組措施來釋放“隱藏價值”,但該公司是否能應對這一挑戰還不確定性。中國石油針對低油價採取的行動到目前為止可謂令人失望,不過是維持採油成本持平,削減資本開支8.8%;更有商業頭腦的公司力爭在這兩方面的削減比例達到兩位數。


深度閱讀


全球石油公司大舉退出中國

全球石油公司正在解除在中國的一些大額投資,這對需要其專有技術的中國企業而言是個壞消息。

油價下跌迫使石油公司管理人士大幅削減現在看起來不大可能帶來良好回報的投資計劃。中國的項目往往成本高昂,而且從地質學上來說風險很高,因此在被削減的項目中首當其沖。

荷蘭皇家殼牌有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 簡稱:殼牌)是石油行業近年來中國市場的最大支持者之一,承諾出資數十億美元勘探頁巖氣,同時建立成品油生產和銷售業務。

但該公司幾年來遭遇眾多挑戰,付出了高昂代價,現在正在收縮對中國頁巖氣勘探的投資。該公司2012年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 簡稱:中國石油集團)旗下主要上市子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 Co., 簡稱:中國石油股份)簽署了產量分成協議。按產量衡量,中國石油集團是中國最大的油氣生產商。

據知情人士稱,殼牌還尋求出售中國潤滑油品牌及業務。由於成本高企和產品價格下降,殼牌放棄與中國石油股份合資建設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LNG)出口公司的計劃。LNG是經過超低溫冷卻的天然氣,可裝船運輸。

有這種情況的並非殼牌一家。過去一年,總部位於休斯頓的石油勘探商Anadarko Petroleum Corp.和Noble Energy Inc.完成了出售在華業務的交易。赫世公司(Hess Corp.)稱,將退出一項與中國石油簽訂的頁巖勘探協議,而英國石油(BP PLC)則表示,已撤出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中國稱南海)的三個勘探區域,減記1億美元的勘探成本。

野村(Nomura)亞太地區油氣研究主管關榮樂(Gordon Kwan)說,這些公司當時以為油價會一直保持100美元的水平。他表示,這些公司不得不以回報率來安排項目的優先級別,而在其他條件都相同的情況下,在華項目往往回報率偏低,因為成本較高。

紐約商品交易所周四原油報每桶52.48美元。

一些石油公司的撤資反映出能源需求勢頭漸失的中國所面臨的挑戰。業內分析師稱,中國約60%的石油需求都靠進口,而隨著國內生產進入平台期,中國進口原油的比例還將上升。廣泛用於工業和發電的天然氣的進口量也在攀升。

中國企業需要藉助外國技術來開發國內難以獲得的資源。在那些海外項目中,中國石油企業仍有賴於經驗豐富的國際合作口伴發揮主導作用。

俄克拉荷馬大學(University of Oklahoma)教授孔波(音)稱,他們需要在復雜項目上和這些公司合作以獲得相關技術和知識,同時分散、減少風險。孔波為赫世公司提供中國市場戰略口詢。

當油價高企、中國經濟強勁增長時,全球能源企業紛紛湧向中國,希望與中資國有石油巨頭合作。

2013年3月,殼牌時任首席執行長傅賽(Peter Voser)在中共中央黨校(Central Party School)發表演講時將中國天然氣開發列入戰略重點。中央黨校是培養中國高級幹部的重要基地。

傅賽在公司聲明中稱,相信與中方合作將幫助中國利用其大部分豐富資源,尤其是天然氣。傅賽在任期間,殼牌承諾每年投資10億美元在中國開發頁巖氣等資源。

殼牌在中國四川盆地的投資看似胸有成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中國的技術可採(technically recoverable)頁巖氣儲量居全球第一。而且中國政府希望擺脫對煤炭能源消費的依賴,這也推動天然氣需求不斷增長。

但殼牌在那裡的運營成本高昂,有些項目令人失望。1月份當殼牌首席財務長亨利(Simon Henry)被問到中國業務時,他表示,公司仍然在四川投資,但額度較之前有所下降。他說,公司將勘探重心轉移至與中國石油股份競爭對手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合作的海上業務中。

中國頁巖氣儲備附近的復雜地質狀況(包括一些地震活躍帶)以及相關資料的缺乏加大了頁巖氣開發的成本。中國的石油公司尚未達到有助於降低支出的規模經濟水平。

其他的一些地上因素也阻礙了開發,如頁巖氣儲量豐富地區的人口密集度較高,而且政府定價機制也抑制了利潤。能源專家王忠民估計,截至2013年末,中國最大的兩家石油公司頁巖氣業務虧損近10億美元。

殼牌在對相關問題的書面回應中表示,尚未改變在中國的整體勘探和生產策略。該公司拒絕透露今年在中國業務上的具體支出。

殼牌稱,仍然致力於發展中國業務,並與中國石油在全球項目上展開合作。殼牌持有中國廣東省某大型石化項目的部分權益。該公司還表示,正在積極擴張與中國石油合作的長北天然氣二期項目。

中國石油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該公司周四宣布,受油價走低拖累,2014年淨利潤下滑17%。該公司還承諾今年削減勘探生產及其他方面的開支。

殼牌不光是在中國面臨挑戰。該公司表示未來三年將在全球削減開支150億美元。殼牌取消了在卡塔爾的一個大型石化項目,同時放慢了在墨西哥灣和其他地區的項目進度。

殼牌希望專注於回報率更高的資產,這也促使其在1月份放棄了與中國石油在澳大利亞組建合資企業的計劃。

2010年,殼牌與中國石油聯手收購了澳大利亞天然氣公司Arrow Energy Inc.,這樁交易彰顯出中國石油在液化天然氣領域的雄心壯志。Arrow試圖在澳大利亞東北部建造一個液化天然氣出口終端,對於正在海外尋找資源供應的中國石油來說,Arrow自然成為一個收購目標。

但由於價格低迷加上成本超支,Arrow的天然氣項目無法成功。在提交給美國証監會的文件中,中國石油披露2013年Arrow合資企業帶來了逾5億美元虧損。

悉尼股票經紀商WilsonHTM的能源分析師雷德芬(James Redfern)表示,如今中國石油和殼牌在澳大利亞的關系似乎越來越尷尬。

雷德芬說,中國石油希望通過開發這個項目來獲得穩定的液化天然氣供應,而殼牌卻急口通過收縮開支、推遲項目和出售資產來改善股東回報。

Brian Spege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