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by 趙永祥, 2016-11-12 08:58, 人氣(198)


美國川普時代的政經與金融市場發展趨勢
by 趙永祥, 2016-10-16 21:50, 人氣(139)




Understanding the Financial Crisi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VSpPXterd0
by 趙永祥, 2016-10-13 10:12, 人氣(117)





The Causes and Effects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Global financial crisis」的圖片搜尋結果 



The effects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are still being felt, five years on. 

This article, the first of a series of five on the lessons of the upheaval, looks at its causes.


I. It took huge taxpayer-financed bail-outs to shore up the industry.
The collapse of Lehman Brothers, a sprawling global bank, in September 2008 almost brought down the world’s financial system. It took huge taxpayer-financed bail-outs to shore up the industry. Even so, the ensuing credit crunch turned what was already a nasty downturn into the worst recession in 80 years. Massive monetary and fiscal stimulus prevented a buddy-can-you-spare-a-dime depression, but the recovery remains feeble compared with previous post-war upturns. GDP is still below its pre-crisis peak in many rich countries, especially in Europe, where the financial crisis has evolved into the euro crisis. The effects of the crash are still rippling through the world economy: witness the wobbles in financial markets as America’s Federal Reserve prepares to scale back its effort to pep up growth by buying bonds.

With half a decade’s hindsight, it is clear the crisis had multiple causes. The most obvious is the financiers themselves—especially the irrationally exuberant Anglo-Saxon sort, who claimed to have found a way to banish risk when in fact they had simply lost track of it. Central bankers and other regulators also bear blame, for it was they who tolerated this folly. The macroeconomic backdrop was important, too. The “Great Moderation”—years of low inflation and stable growth—fostered complacency and risk-taking. A “savings glut” in Asia pushed down global interest rates. Some research also implicates European banks, which borrowed greedily in American money markets before the crisis and used the funds to buy dodgy securities. All these factors came together to foster a surge of debt in what seemed to have become a less risky world.


II. Starting with the folly of the financiers. 

The years before the crisis saw a flood of irresponsible mortgage lending in America. Loans were doled out to “subprime” borrowers with poor credit histories who struggled to repay them. These risky mortgages were passed on to financial engineers at the big banks, who turned them into supposedly low-risk securities by putting large numbers of them together in pools. Pooling works when the risks of each loan are uncorrelated. The big banks argued that the property markets in different American cities would rise and fall independently of one another. But this proved wrong. Starting in 2006, America suffered a nationwide house-price slump.

The pooled mortgages were used to back securities known as collateralised debt obligations (CDOs), which were sliced into tranches by degree of exposure to default. Investors bought the safer tranches because they trusted the triple-A credit ratings assigned by agencies such as Moody’s and Standard & Poor’s. This was another mistake. The agencies were paid by, and so beholden to, the banks that created the CDOs. They were far too generous in their assessments of them.

Investors sought out these securitised products because they appeared to be relatively safe while providing higher returns in a world of low interest rates. Economists still disagree over whether these low rates were the result of central bankers’ mistakes or broader shifts in the world economy. Some accuse the Fed of keeping short-term rates too low, pulling longer-term mortgage rates down with them. The Fed’s defenders shift the blame to the savings glut—the surfeit of saving over investment in emerging economies, especially China. That capital flooded into safe American-government bonds, driving down interest rates.

Low interest rates created an incentive for banks, hedge funds and other investors to hunt for riskier assets that offered higher returns. They also made it profitable for such outfits to borrow and use the extra cash to amplify their investments, on the assumption that the returns would exceed the cost of borrowing. The low volatility of the Great Moderation increased the temptation to “leverage” in this way. If short-term interest rates are low but unstable, investors will hesitate before leveraging their bets. But if rates appear stable, investors will take the risk of borrowing in the money markets to buy longer-dated, higher-yielding securities. That is indeed what happened.

III. From houses to money markets, a chain reaction exposed fragilities in the financial system.

When America’s housing market turned, a chain reaction exposed fragilities in the financial system. Pooling and other clever financial engineering did not provide investors with the promised protection.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slumped in value, if they could be valued at all. Supposedly safe CDOs turned out to be worthless, despite the ratings agencies’ seal of approval. It became difficult to sell suspect assets at almost any price, or to use them as collateral for the short-term funding that so many banks relied on. Fire-sale prices, in turn, instantly dented banks’ capital thanks to “mark-to-market” accounting rules, which required them to revalue their assets at current prices and thus acknowledge losses on paper that might never actually be incurred.

Trust, the ultimate glue of all financial systems, began to dissolve in 2007—a year before Lehman’s bankruptcy—as banks started questioning the viability of their counterparties. They and other sources of wholesale funding began to withhold short-term credit, causing those most reliant on it to founder. Northern Rock, a British mortgage lender, was an early casualty in the autumn of 2007.

Complex chains of debt between counterparties were vulnerable to just one link breaking. Financial instruments such as credit-default swaps (in which the seller agrees to compensate the buyer if a third party defaults on a loan) that were meant to spread risk turned out to concentrate it. AIG, an American insurance giant buckled within days of the Lehman bankruptcy under the weight of the expansive credit-risk protection it had sold. The whole system was revealed to have been built on flimsy foundations: banks had allowed their balance-sheets to bloat (see chart 1), but set aside too little capital to absorb losses. In effect they had bet on themselves with borrowed money, a gamble that had paid off in good times but proved catastrophic in bad.

IV. Regulators asleep at the wheel, failures in finance were at the heart of the crash.

Failures in finance were at the heart of the crash. But bankers were not the only people to blame. Central bankers and other regulators bear responsibility too, for mishandling the crisis, for failing to keep economic imbalances in check and for failing to exercise proper oversight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he regulators’ most dramatic error was to let Lehman Brothers go bankrupt. This multiplied the panic in markets. Suddenly, nobody trusted anybody, so nobody would lend. Non-financial companies, unable to rely on being able to borrow to pay suppliers or workers, froze spending in order to hoard cash, causing a seizure in the real economy. Ironically, the decision to stand back and allow Lehman to go bankrupt resulted in more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not less. To stem the consequent panic, regulators had to rescue scores of other companies.

But the regulators made mistakes long before the Lehman bankruptcy, most notably by tolerating global current-account imbalances and the housing bubbles that they helped to inflate. Central bankers had long expressed concerns about America’s big deficit and the offsetting capital inflows from Asia’s excess savings. Ben Bernanke highlighted the savings glut in early 2005, a year before he took over as chairman of the Fed from Alan Greenspan. But the focus on net capital flows from Asia left a blind spot for the much bigger gross capital flows from European banks. They bought lots of dodgy American securities, financing their purchases in large part by borrowing from American money-market funds.

In other words, although Europeans claimed to be innocent victims of Anglo-Saxon excess, their banks were actually in the thick of things. The creation of the euro prompted an extraordinary expansion of the financial sector both within the euro area and in nearby banking hubs such as London and Switzerland. Recent research by Hyun Song Shin, an economist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has focused on the European role in fomenting the crisis. The glut that caused America’s loose credit conditions before the crisis, he argues, was in global banking rather than in world savings.

Moreover, Europe had its own internal imbalances that proved just as significant as those between America and China. Southern European economies racked up huge current-account deficits in the first decade of the euro while countries in northern Europe ran offsetting surpluses. The imbalances were financed by credit flows from the euro-zone core to the overheated housing markets of countries like Spain and Ireland. The euro crisis has in this respect been a continuation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by other means, as markets have agonised over the weaknesses of European banks loaded with bad debts following property busts.

Central banks could have done more to address all this. The Fed made no attempt to stem the housing bubble.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did nothing to restrain the credit surge on the periphery, believing (wrongly) that current-account imbalances did not matter in a monetary union. The Bank of England, having lost control over banking supervision when it was made independent in 1997, took a mistakenly narrow view of its responsibility to maintain financial stability.

Central bankers insist that it would have been difficult to temper the housing and credit boom through higher interest rates. Perhaps so, but they had other regulatory tools at their disposal, such as lowering maximum loan-to-value ratios for mortgages, or demanding that banks should set aside more capital.

Lax capital ratios proved the biggest shortcoming. Since 1988 a committee of central bankers and supervisors meeting in Basel has negotiated international rules for the minimum amount of capital banks must hold relative to their assets. But these rules did not define capital strictly enough, which let banks smuggle in forms of debt that did not have the same loss-absorbing capacity as equity.

Under pressure from shareholders to increase returns, banks operated with minimal equity, leaving them vulnerable if things went wrong. And from the mid-1990s they were allowed more and more to use their own internal models to assess risk—in effect setting their own capital requirements. Predictably, they judged their assets to be ever safer, allowing balance-sheets to balloon without a commensurate rise in capital (see chart 2).

The Basel committee also did not make any rules regarding the share of a bank’s assets that should be liquid. And it failed to set up a mechanism to allow a big international bank to go bust without causing the rest of the system to seize up.

IV. The long period of economic and price stability over which they presided encouraged risk-taking.

The regulatory reforms that have since been pushed through at Basel read as an extended mea culpa by central bankers for getting things so grievously wrong before the financial crisis. But regulators and bankers were not alone in making misjudgments. When economies are doing well there are powerful political pressures not to rock the boat. With inflation at bay central bankers could not appeal to their usual rationale for spoiling the party. The long period of economic and price stability over which they presided encouraged risk-taking. And as so often in the history of financial crashes, humble consumers also joined in the collective delusion that lasting prosperity could be built on ever-bigger piles of debt.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0- September-2016
by 趙永祥, 2016-01-06 09:18, 人氣(227)


2017年十大風險不可不知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總裁布雷默(Ian Bremmer)4日公布「2016年最大風險」報告,解析今年最具挑戰的政治與地緣政治趨勢,以及全球投資人和市場人士的壓力點。

十大風險排名首位的是日漸弱化的美歐關係,中國和伊斯蘭國(IS)同樣令人憂心,分居第三、四名。

1.空洞的同盟

美歐關係目前已降至最低點,美國不再是處理歐洲事務的關鍵角色,雙方亦不再扮演國際救火員,中東衝突將只能任其肆虐。

2.封閉的歐洲

不平等、難民、恐怖主義、基層政治壓力,對歐盟的創建原則帶來空前挑戰。英國脫歐的風險被低估,歐洲經濟成長可維持。

3. 中國的足跡

中國經濟與政治發展適中,有莫大影響力,是唯一具有全球性經濟策略的規模國家,是2016最重要、也最不確定的推手。

4.伊斯蘭國及其盟友

IS是目前最強大的恐怖組織,已出現仿效者和追隨者。IS問題今年恐無法解決,許多遭其鎖定的國家無力招架。

5.沙烏地阿拉伯一意孤行

沙國今年面臨動盪不斷升高的風險,也由於其日趨孤立,在中東地區的作為將更咄咄逼人。

6.技術專家崛起

科技界具高度影響力者涉足政治,人數龐大且多元,背景涵蓋矽谷公司、駭客組織到退休科技慈善家,恐引發政府和公民反彈,導致政治和市場動盪。

7.捉摸不定的領導人

喜怒無常的領袖將使國際政治異常動盪。

8.巴西總統的命運

巴西總統羅賽芙面臨彈劾,政治與經濟危機將惡化。

9.新興市場選舉變少

新興市場在2014至2015年歷經大選洗禮,但今年選舉相對減少,民眾難以透過投票宣洩不滿。

10.土耳其邁向專制

土耳其總統厄多岡贏得歷史性勝選,將推動以總統制取代議會制。

by 趙永祥, 2015-08-26 22:11, 人氣(320)


新加坡解散國會 9月11日提前大選
曼谷記者林以君∕廿五日電/聯合報/104.08.26

新加坡總統陳慶炎廿五日宣布接受總理李顯龍建議解散國會,陳慶炎並頒佈選舉令,將於九月一日提名,九月十一日舉行第十三屆大選。建國總理李光耀三月辭世,這是星國第一次沒有李光耀的大選,也是星國首度於周五舉行大選投票,當天將放假。

決定下個50年方向

總理李顯龍在臉書上說,他早上建議總統頒布選舉令和宣布解散國會,並表示這次大選是要尋求新加坡人民委託,進而跨入下一個「金禧年(五十年)」,籲請選民支持他及他的團隊。李顯龍表示,「新加坡人民不只在這次大選中選出未來五年治理新加坡的領導人,也將選出大家在未來十五到廿年合作的團隊,也設定了新加坡下一個五十年的發展方向。」

候選人這次大選將競逐八十九個國會席次,共有十三個單選區和十六個集選區。選民人數為二百四十六萬九百七十七人。李光耀與同期政治精英一手建立的各項制度,將面臨新世代選民要求更民主的考驗。

人民行動黨(PAP)自一九五九年新加坡是自治邦時代成為執政黨後,至今都是執政黨。新加坡國會議員任期五年,因此依法李顯龍必須在明年一月前解散國會改選。二○一一年上屆大選PAP雖在八十七席中拿下八十席,得票率百分之六十點一四卻是史上最低,在野的工人黨拿下七席則是歷史新高。移民大量湧入和生活費飆高引發民怨,被視為主因。

執政黨面臨大考驗

PAP本屆面臨的考驗更高,連從政近四十年的前總理、榮譽資政吳作棟,都宣布繼續參選。民調顯示星國民眾對政府的「滿意指數」在七月仍高達百分之七十六點四,但對於生活費的滿意指數只有百分之四十二,住房則為百分之五十三,交通是百分之五十七。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慶文指出,外籍移民和星國中產階級搶工作、搶住房和大眾運輸工具:「過去這四年,PAP竭盡全力處理這些重要且敏感的議題。假如選民還是給予反對黨更多支持,將代表選民希望大有為的政府,也知道反對黨健全的價值。」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D0006/284075/web/index.html#2L-6301723L

by 趙永祥, 2015-06-30 19:41, 人氣(184)


希臘脫離歐盟危機:希臘紓困付諸公投 銀行關門6天
by 趙永祥, 2015-04-20 06:43, 人氣(447)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縮寫AIIB)簡介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英語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縮寫AIIB),簡稱亞投行,是一個向亞洲國家和地區政府提供資金以支持基礎設施建設之區域多邊開發機構,成立旨在促進亞洲區域的建設互聯互通化和經濟一體化的進程,並且加強中國及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合作。總部將設在中國北京市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2]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10月2日在雅加逹印度尼西亞總統蘇西洛舉行會談時首次倡議籌建亞投行。[3]2014年10月24日,中國、印度新加坡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2] 印度尼西亞(印尼)於2014年11月25日簽署備忘錄,成為亞投行第22個意向創始成員國。[4]

2015年3月12日,英國正式申請作為意向創始成員國加入亞投行,[5]成為首個正式申請加入亞投行的歐洲國家及主要西方國家[6]隨後,法國義大利德國等西方國家紛紛以意向創始成員國身份申請加入亞投行。[7]在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截止日期3月31日前,韓國[8]俄羅斯[9]巴西[10]等域內國家和重要新興經濟體也紛紛申請成為亞投行的意向創始成員國。

2015年4月15日,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確定為57個,其中域內國家37個、域外國家20個。[11]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10國全數加入,擁有28個成員國的歐洲聯盟(歐盟)有14國加入,20國集團(G20)中也有14國加入,而金磚5國則全部躋身首發陣容,[12]其他國家和地區今後仍可以作為普通成員加入亞投行。各國將於2015年年中完成亞投行章程談判並簽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13]

意向創始成員國[編輯]

《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正式簽署國
2014年10月24日,21個國家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2]。印尼雖派員列席,但因政府換屆,延遲至當年11月25日才於雅加逹正式簽署,成為第22個意向創始成員國[4]
 中華人民共和國 馬來西亞 孟加拉 汶萊
 柬埔寨 印度 哈薩克 科威特
 寮國 蒙古國 緬甸 尼泊爾
 阿曼 巴基斯坦 菲律賓 卡達
 新加坡 斯里蘭卡 泰國 烏茲別克
 越南 印尼[62]


根據現有章程,《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已經明確了各項參數的上下限:亞投行的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初始認繳資本目標為500億美元左右,實繳資本為認繳資本的20%。並且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也做出了「在初創階段,中國的出資額最高可達50%」的保證。而根據日本媒體的推算,中國的出資額約為35%~40%,即使日本加入亞投行亦不會低於30%。

國家與地區估算投入估算最少實繳資本
 中華人民共和國500億美元[96]100億美元
 韓國1兆韓元 (約9.1億美元)[98]2000億韓元 (約1.8億美元)
 澳洲<30億美元[99]<6億美元

與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關係

亞投行是國際發展領域的新成員、新夥伴,在亞洲基礎設施融資需求巨大的情況下,由於定位和業務重點不同,亞投行與現有多邊開發銀行是互補而非競爭關係。亞投行側重於基礎設施建設,而現有的世界銀行(世行)、亞洲開發銀行(亞行)等多邊開發銀行則強調以減為主要宗旨。從歷史經驗看,包括亞洲開發銀行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在內的區域性多邊開發銀行的設立,不僅沒有削弱世界銀行等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影響力,而且增強了多邊開發性金融的整體力量,更有力地推動了全球經濟的發展。[13]

在亞投行籌建以及未來運作過程中,中國都將積極推動亞投行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現有多邊開發銀行在創用CC、能力建設、人員交流、項目融資等方面開展合作,共同提高本地區基礎設施融資水平,促進本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作為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的重要股東國,中國也將一如既往地支持現有多邊開發銀行在促進全球減貧和發展事業方面做出積極貢獻。[13]

亞投行將致力於促進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其中包括「一帶一路」沿線亞投行成員國的相關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中方也非常歡迎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相關項目。 [13]

籌建亞投行倡議提出以來,世行行長金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和亞行行長中尾武彥分別在多個場合表態積極支持籌建亞投行,表示將與亞投行開展合作。世行、亞行等多邊開發銀行已與亞投行籌建多邊臨時秘書處建立了工作聯繫,在許多方面給予了支持。作為亞投行發起國和世行、亞行重要股東國,在亞投行籌建以及未來運作過程中,中國都將積極推動亞投行與世行、亞行等現有多邊開發銀行在創用CC、能力建設、人員交流、項目融資等方面開展合作,共同提高本地區基礎設施融資水平,促進本地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1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9A%E6%B4%B2%E5%9F%BA%E7%A1%80%E8%AE%BE%E6%96%BD%E6%8A%95%E8%B5%84%E9%93%B6%E8%A1%8C

by 趙永祥, 2015-04-14 16:51, 人氣(539)




★ 台股重要指標:外資買賣超投信買賣超自營商買賣超融資增減排行
融券增減排行
兩岸財經要聞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兩岸經貿面臨三新機遇
記者杜宗熹╱綜合報導/經濟日報/104.04.13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昨(12)日在廈門舉辦的「海峽兩岸經貿論壇」上表示,兩岸經貿發展面臨三大新機遇,包括「一帶一路」、亞投行和創新,對台灣企業和各國的資本而言,都是機會。

新華社報導,陳德銘昨日在演講時指出,台灣企業有很強的競爭力和適應性,在大陸經濟進入新常態下,正由高速發展轉為中高速發展,兩岸發展面臨三大新機遇,他並希望台灣能夠進一步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陳德銘說,「一帶一路」有具體的規畫和產業布局,包括交通設施的配套等許多措施,對台商和各國的資本都是機會。其次是亞投行,當下開發中國家和新興國家,都非常需要金融投資,在現有的金融的服務工具有所欠缺的情況下,大陸發起的投資方式,對現有的金融投資是一個補充。亞投行的籌備,是兩岸經貿發展的又一新機遇。

他認為,大陸經過30多年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十字路口,在當前經濟發展結構中,加工、代工比重很大,大陸經濟必須轉型升級,往高附加值、低能耗的產業轉移,這需要創新的平台。台灣有很多年輕的創業者和萌芽狀態的科技成果,如果和大陸的科學研究結合、和大陸的市場結合,這個機遇不可估量。

此外,他也談到,目前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遠遠大於大陸對台灣的貿易,一方面說明台灣企業有很強競爭力,另一方面說明台灣開放程度還不夠。陳德銘說,希望台灣能夠進一步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牛市熱 陸A股一人一戶解禁
記者陳致畬/綜合報導/聯合報
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昨天宣布,從今天起,取消投資人在大陸A股帳戶「一人一戶」的限制,同一投資人最多可以申請開立廿個A股帳戶。預計將吸引更多民眾開戶,讓股市交易更加熱絡,交易手續費也將在券商爭取客戶下而降低。

新華網報導,根據中國結算公司昨晚發布的「證券帳戶業務指南」顯示,A股「一人一戶」將全面解禁,如果投資人對券商的服務或手續費不滿戶,只要到別家券商新開一個帳戶即可,預計在牛市的背景下,將帶來開戶數的大幅成長,而券商也將迎來手續費大戰。

大陸A股及港股指數上周創下七年新高,各大證券機構樂觀情緒全面提升。華泰證券最新報告指出,大牛市剛開始,高達人民幣卅兆元(約新台幣一百五十兆元)資金將分三波進A股,滬指上萬點行情指日可待。

「港股通」上周額度已連續兩日告罄,外界認為,港股上演火爆行情,激起投資者入場熱情,且市場看好面剛被觸發,本周仍有望延續。

證券市場周刊報導,華泰證券認為,國際資金將投入人民幣五兆元(約新台幣廿五兆元);其次,從存款和房地產資金轉移進來有人民幣十六兆元(約新台幣八十一兆元);第三,銀行理財產品則有人民幣九兆元(約新台幣四十六兆元),總計高達人民幣卅兆元。

申萬宏源策略報告指出,雖然大陸新一輪IPO即將發行,但在增量資金及看漲情緒不斷強化的氛圍下,後市大盤仍將震盪走強。市場牛勁十足,投資者宜順勢而為,持股為主。

海通證券認為,三月以來大陸經濟低位回穩,通縮短期緩解,但持續性依然存疑。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日前在博鰲論壇表示,大陸對通縮風險保持警惕,目前處於觀察期,未來寬鬆政策仍值得期待。

大陸近來受穩增長與貨幣政策寬鬆驅動,預計三月新增信貸人民幣一點二兆元(約新台幣六兆元),社會融資總額回升至人民幣一點六兆元(約新台幣八兆元),信用擴張與基礎貨幣保持擴張。

 
商情資訊
李克強「三帖藥」 拚東三省經濟
記者杜宗熹/綜合報導/經濟日報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吉林省考察時表示,東北的經濟數據的確讓他感到憂心,他要求,應全面深入研究大陸東北的經濟發展的現狀和走向,東三省今年底的經濟發展目標,必須要完成不可。

新京報報導,李克強日前在主持「東北三省經濟形勢座談會」上,罕見地對東北三省的經濟狀況做了不少評論,他認為,東北要破解當前遇到的問題,必須抓住幾個關鍵,一是透過基礎設施建設,補上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建設的欠債,二是大力提振民間消費,三是以裝備製造業為重點,擴大出口。

他分析,過去東北雖然有很多大型企業,但零件等大批高附加價值的產品,仍然需要從大陸南方地區購買。現在,政策應該要釋放民眾活力,鼓勵大眾創業、創新,並在當地發展更多的中小企業。

李克強去年曾對東北某個民生工程需蓋133個公章,仍未完成審批手續的狀況,作出指示,要求嚴肅處理這個問題。他在本次的座談會又說,這種問題在東北絕不僅是個別案例,企業的發展、民眾的創造力,因此受到了很大的束縛,政府必須下決心簡政放權、轉變政府職能、依靠改革激發市場活力,真正為企業鬆綁。

他說,東北的經濟結構確實存在著問題,大慶、一汽「打個噴嚏」,黑龍江、吉林就會感冒,但這個結構調整,肯定不能靠政府再去興辦一個新的產業,還是要靠激發市場的活力。

東北三省遼寧、吉林、黑龍江去年的經濟成長率分別是5.8%、6.5%和5.6%,遠低於大陸全國平均值7.4%,在30多個省市中,也位列最後五名,低於經濟合理區間。

今年第1季,這三個省的多項經濟指標繼續走低,經濟下滑壓力進一步仍在增大。

大陸國務院過去曾推出過「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經濟計畫,至今已近十年,但刺激東北地區經濟成長的成效,仍舊不佳。

 
惠州高新區 力推「綠色引擎」
記者李珣瑛/新竹報導/經濟日報
惠州仲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楊鵬飛表示,為尋找下一波產業成長的新動能,正積極推動128平方公里的「潼湖生態智慧區」,願景是建設成為惠州發展的「綠色引擎」。短期目標是到2017年,扶持100家以上科技創新企業、培育20家重點科技創新企業、五家科技創業企業上市。

楊鵬飛指出,仲愷高新區2014年工業產值為人民幣2,669億元,較前年成長6%,不如前年的成長幅度逾一成;稅收為人民幣109億元。

今年是仲愷高新區的「創新強化年」,希望透過引進資通訊、大數據等核心競爭力的廠商,能達成2020年工業產值倍增、突破人民幣5,000億元目標。

楊鵬飛表示,惠州的優勢在於地理位置,距離深圳僅60公里,車程一小時之內可抵達。因此,許多因深圳用地飽和的製造業,轉到惠州投資建設更大的生產基地。從惠州發跡的TCL集團,到深圳建TFT-LCD面板廠時,仲愷也有投資。

另外,南韓的三星手機廠、LG電子零組件廠也都在區內。

他舉建大輪胎為例,建大2012年與仲愷高新區簽訂投資意向書,要在惠州打造年產值約人民幣20億元(約合新台幣100億元)的新廠區,將原來深圳已飽和的舊廠全數遷來擴產。

楊鵬飛透露,建大已承諾增加環保處理設施,今年即可開工,2016年可投產。

考量到已開發工業用也日趨飽和,楊鵬飛這次來台特別推介2014年底啟動開發的「潼湖生態智慧區」,將廣東省最大的內陸淡水濕地,規劃成5平方公里的「科融新城」、4.35平方公里的「國際合作產業園」,以及55平方公里的潼湖濕地公園。

 
特派員在現場/中國製造2025…強心針
特派記者 汪莉絹/經濟日報
「跟著政策走」是許多成功商人投資中國大陸的第一法則,如今「中國製造2025」已指明方向,台商或能從大陸全力向工業強國轉型過程中,為企業找到商機和轉型契機。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大陸經濟發前景提出諸多藍圖,除了「互聯網+」外,就屬打造工業強國的「中國製造2025」,最受關注。這個被譽為中國版的「工業4.0」,將於近期公布,其不僅提出工業20年超日趕德的目標,也是大陸製造業轉型升級與產業重組計畫路線圖。

據世界銀行統計,2012年中國大陸製造業增加值為23,306.8億美元,超過美國的18,532.7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位。然而,中國大陸是「製造大國」,卻非「製造強國」。「中國製造」仍停留在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受到開發中國家和已開發國家的前後夾擊。低端製造業產能過剩,遭到來自東南亞國家的強力競爭;高端製造業則技術水準與歐美先進國家仍有差距、無力競爭。

不轉型升級就沒有出路,是近年大陸製造業者最常提的一句話,但轉型升級之路異常艱辛。「中國製造2025」正是大陸政府為製造業轉型升級開出的一劑強心針,以期透過政府力量的支持和引導,轉變中國製造大而不強的情況,提升大陸企業的國際競爭力。

據大陸工信部官員透露,「中國製造2025」提出九大任務、十大重點領域和五項重大工程。其中,要先發展的十大重點領域,包括:新一代資訊技術、高端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太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農業機械裝備等。

這意味著,到2025年前大陸政府將大力支持與國民經濟、國防建設和民生相關的數控機床與基礎製造裝備、航空裝備、海洋工程裝備與船舶、汽車、節能環保等戰略產業,而上述產業正是大陸製造業的弱項。

例如,大陸近年來加大對數控機床的研發投入,但80%的高端數控機床至今仍依賴進口。

 
兩岸經貿 陳德銘:三大新機遇
記者杜宗熹/綜合報導/聯合報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昨天在廈門舉辦的「海峽兩岸經貿論壇」演講時表示,兩岸經貿發展面臨三大新機遇,包含大陸的「一帶一路」、「亞投行」和「創新機會」,對台灣企業和各國的資本而言,都是機會,他希望台灣能夠進一步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新華社報導,陳德銘表示,台灣企業有很強的競爭力和適應性,在大陸經濟進入新常態下,兩岸發展面臨三大新機遇。

陳德銘說,「一帶一路」有具體的規劃和產業布局,包括交通設施的配套等許多措施。對台商和各國的資本都是機會。

此外,當下開發中國家和新興國家,都非常需要金融投資,在現有的金融的服務工具有所欠缺的情況下,大陸發起的投資方式,對現有的金融投資是一個補充。「亞投行」的籌備,是兩岸經貿發展的又一新機遇。

第三,大陸經過卅多年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十字路口。在當前經濟發展結構中,加工、代工比重很大,大陸經濟必須轉型升級,往高附加值、低能耗的產業轉移,這需要創新的平台。台灣有很多年輕的創業者和萌芽狀態的的科技成果,如果和大陸的科學研究結合、和大陸的市場結合,這個機遇不可估量。

陳德銘表示,目前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遠遠大於大陸對台灣的貿易,一方面說明台灣企業有很強競爭力,另一方面說明台灣開放程度還不夠。陳德銘說,希望台灣能夠進一步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他期許大陸對台灣的投資,能進一步減少阻力,台灣多開放一些範圍,並進一步降低稅收、擴大進口大陸產品,尤其是台灣自己所不生產的、民眾需要的產品。

 
促兩岸交流 廈門推貿易便利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聯合報
廈門市市長裴金佳昨天表示,廈門再次獲得兩岸經貿合作先行先試、率先突破的機會,獲得更廣闊的制度創新空間。

中新社報導,2015年海峽兩岸經貿論壇12日在廈門舉辦,裴金佳在論壇上發表演講時說,福建近日被確立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區,廈門作為中國東南沿海重要中心城市,應該是這個核心區中的核心;國務院批准建設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廈門片區是其中面積最大、基礎最好、活力最強的片區。

他說,本屆論壇以「攜手並進一步促進兩岸貿易投資便利化」為主題,順應當前全球經貿發展大趨勢,也切合兩岸共同打造經濟升級版的客觀需要,廈門有信心,也有能力與台灣各界共同攜手,承擔這一歷史重任。

廈門作為台資在大陸最密集的區域之一,在廈台企逾4000家,其中包括20多家台灣百大企業,台企工業產值占該市工業總產值的四成以上。

裴金佳說,推動兩岸貿易投資便利化,廈門具有良好的基礎條件。台灣是廈門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進口來源地、第六大出口市場。廈門有超過3000家企業從事對台貿易活動,占全市進出口貿易企業比重逾四成,對台貿易額年均增幅超過20%。

此外,廈台雙向投資持續深化,截至目前,廈門累計批准台商投資項目4363個(含第三地),合同利用台資120億美元,實際利用台資90億美元,占福建省40%;廈門企業赴台投資項目累計28個,投資總額2.1億美元,占福建省六成以上。

此外,兩岸區域性金融服務中心已有23家台灣地區銀行機構在廈開立38個人民幣代理清算賬戶,跨海峽人民幣結算總量達733.8億元,占福建全省80%。廈門已成為區域性兩岸人民幣結算中心和資金運營中心。

福建自貿區廈門片區,目前已有註冊業和機構319家,投資總額40.6億元人民幣,在談台資大項目12個,投資總額12.4億美元,還有一批意向入駐項目正在商談跟進。

裴金佳表示,下一步,廈門將充分利用自貿試驗區這一平台,以貿易投資便利化為突破口,帶動兩岸經貿合作向更廣範圍、更大規模、更高層次邁進。

他具體列舉了六個方面的內容,涵蓋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推動投資管理模式創新、加快貿易轉型升級、擴大金融領域開放、拓展海空航運服務功能、創新貿易監管服務制度等方面。

其中,允許符合產業發展要求的台資企業與內資企業享受同等待遇,放寬台灣投資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市場准入限制;允許設立台資投資性公司,支持開展融資租賃、通訊服務、商業保理等業務,為台灣保健品、化妝品、中藥材、醫療器械進入大陸提供便利,進一步擴大兩岸貨物貿易市場;鼓勵更多台灣地區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來廈發展等提法,頗為引人注目。

 
東升台商高球會 會長交接
苗君平/中山報導/聯合報
第十四屆中山市東升台商高爾夫球友會月例賽暨「會長杯」邀請賽,本月九日在中山長江球場舉行,晚上並舉行新、舊任會長交接;新任會長李信德說,打球可以鍛鍊身體,交換市場資訊,會員應把握每月以球會友機會。

東升台商高爾夫球球友會共有六十多位,利用這次會長交接,也舉行「會長杯」邀請賽,應邀參賽的還有順德、真善美、中山、江門等球隊前來,共有一百多位參賽者,分別來自鄰近地區,場面十分熱烈。

新任會長李信德說,高爾夫在澳洲是一項平民運動,自己從小在澳洲長大,接觸高球運動有廿多年,近年來經濟不景氣,台商忙於事業,打球機會愈來愈少,每月舉辦月例賽,是台商交流學習的平台,希望會員能踴躍參加,也能以球勵志。

 
研發電容器 林瑞福深耕42年
樊德平/東莞報導/聯合報
從十幾歲還在校實習時就接觸電容器行業起,林瑞福已深耕該行42載,他前後踏入美商、日商,都認真學習相關技術,後在29歲時自立門戶,成立凱勵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他表示,電子產業變化快,須不斷轉型升級,不能等政府出聲了才做,凱勵是廠商都知道的「老店」,也算這行的「先驅」-

「不時時壓迫自己升級,隨時被淘汰」。因此,每三到四年凱勵就會有一個大的轉型計畫,包括自動化設備不斷更新、技術研發高端化等。

凱勵電子董事長林瑞福說,公司目前正打造獨棟研發實驗中心,光初期設備投入就達兩千萬人民幣,五月將正式啟用。他表示,去年公司營業額約2億人民幣,今年預估可突破3億,希望2016年能破5億大關,並準備回台上市。

林瑞福1986年在台中后里創立凱勵電子,1997年到大陸發展,至今已18年。現在台中僅存辦公室,設在東莞東坑的公司及廠房則有3.5萬平方米,另外在浙江也設有廠房,就近供應華中客戶。他表示,自己學生時期學電子專業,在建教合作時就進入通用電子做電子元器件,而後畢業後和服完兩年兵役後,均投身電容器行業,前後踏入此行四十二年,「我自己都很意外,一路上這麼剛好都做電容器。」

他表示,現在凱勵目標已不在「衝量」,而是邁向高端化發展,研發技術含量更高的產品,如新能源產業所需要的大型功率電容等,其環保標準也更高。林瑞福介紹,公司即將推出一款安全防爆電容,其壽命達三萬小時,目前正送歐盟X3認證,待認證通過就籌辦產品發表會擴大宣傳。

 
兩岸新世代 專題報導獎百萬
苗君平/東莞報導/聯合報
今年星雲真善美傳播獎的「年度專題計畫報導獎」,將以「兩岸新世代」為主題,歡迎年滿十八歲、不限隸屬任何媒體機構,報導形式,或任何媒介的海內外華人,製作出有影響力、前瞻性、開創性的報導作品。

兩岸新世代有何種特質,如何自我定位、扮演何種角色、有何共同目標,是當今重要題目。計畫案也歡迎兩岸共同合作,在一年內完成這項計畫報導,獎金每人(組)新台幣100萬元,最高取3名。

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舉辦的「第七屆星雲真善美傳播獎」,獎項類別與時俱進,每年都會微調;真善美傳播獎委員會主委高希均教授期待,新聞媒體應像余秋雨論「君子之道」所說的,著重成人之美、不採取極端立場、與人為善,成為真善美的代表。

星雲真善美傳播獎自舉辦以來,年年都有變革創新。第一類「傳播貢獻獎」變動不大,在華人世界凡能促進兩岸合作交流傳播工作,而有卓越成就者,遴選1至3名,獎金新台幣各100萬元。

去年首度推出的「社會前進獎」,經評審委員會檢討成效,分為「台灣真善美感人事蹟報導」、「兩岸和諧交流報導」、「拓展國際視野報導」,不論採訪企畫案或報名前一年完成的作品都可參賽。為了避免遺珠之憾,把上屆限定的計畫報導,放寬為採訪企畫案或既成的作品,也可以一併角逐。

著眼兩岸年輕一代,他們如何看待彼此?如何定位兩岸關係?都會牽動台海風雲,主辦單位因此把初次舉行的「年度專題計畫報導」,設定以《兩岸新世代》為主題,也企盼由兩岸新起之秀來演繹內涵,譜出共鳴曲。

報名時間即日起至7月31日止。聯絡電話:+886-2-27629118。e-mail:3182742837@qq.com。網址:www.vmhytrust.org.tw

 
中國商務部:今年主推電商進農村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聯合報
浙江義烏正在舉辦2015中國(義烏)世界電子商務大會,繼今年初發布促進規範電子商務發展行動計畫之後,中國商務部近期或將發布網際網路+流通行動計畫。

新華社報導,商務部電子商務司副司長聶林海表示,電子商務發展呈現出促進經濟增長的作用凸顯、有力推動網路消費、農村和農產品電子商務發展迅速、移動端購物呈現爆發式增長、O2O引領傳統企業互聯網化、國際電子商務國際影響力進一步增強等多重特點。

2014年中國電子商務的交易總額達到13.4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8%,網絡零售交易總額接近2.8萬億,同比增長49.7%,已成為推動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聶林海說,在電子商務發展樂觀的形勢之下,也暴露了一些問題和矛盾。如相關的法律法規還不健全、支撐保障體系還不完善,在信息技術設施方面,網路技術、網路管理、網路速度、網路安全等都存在一定的差距,社會信用體系有待進一步完善,跨境電子商務瓶頸亟待破解。

聶林海指出,這些問題都是在發展當中出現的問題,首先還要促進加快發展,在發展中逐步規範,通過規範來促進更加健康、有序的快速發展。今年初商務部發布促進規範電子商務發展行動計畫,還制訂了網際網路+流通行動計畫,可能近期就要發布。

聶林海表示,2015年的重點工作主要包括推動電子商務進農村、挖掘農村網路消費潛力,鼓勵電子商務進社區、拓展民生商品和生活服務業網路的消費,支持電子商務進中小城市,提升網路消費的便捷性。

昨天開幕的中國(義烏)世界電子商務大會由浙江省人民政府主辦,中國服務貿易協會電子商務委員會、中國電子商務產業聯盟、義烏市人民政府聯合承辦。為期兩天的大會吸引了來自國內外的電商企業和近萬名網商參加。

 
中國世界電商大會 義烏開幕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聯合報
2015中國(義烏)世界電商大會昨天在浙江義烏開幕。會上,國內外眾多知名電商企業高管與來賓分享電商成功經驗、探討發展趨勢、解決發展中的突出矛盾和問題,為政府和企業發展電商出謀劃策。當天僅800個座位的會場擠進千餘名嘉賓,場面火爆。

中新社報導,本屆世界電商大會以「聚世界電商、連全球市場」為主題,助推電商產業的繁榮發展。其中,大會精心策劃了28個議題,並邀請了美國、韓國、俄羅斯、新加坡、智利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多位全球電商名企高管到會並作精彩演講,包括阿里、京東、蘇寧、百度、谷歌、國美等知名企業掌門人及高管,可謂高手如雲。

義烏市委書記李一飛表示,義烏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日用消費品的貿易市場,這個市場面積超大,匯聚了來自全球兩百多個國家的日用消費品,也匯聚了國內各地幾十萬家中小企業生產的日用消費品。過去的卅多年,義烏人在實體市場上創造了奇跡。

如今,他們想把義烏打造成為全球電子商務生態環境最優越的城市。即把義烏打造成為全球網貨營銷中心、全國網商集聚中心和跨境電子商務高地。「我們正在全力構建傳統市場和電子商務線上線下融合互動發展的新的模式,走一條線上線下互動的新的發展路子。希望通過這一系列措施,把義烏的電子商務,同它的小商品市場一樣做成全球知名,做成有競爭力有影響力。」

本次活動由浙江省人民政府主辦,中國服務貿易協會電子商務委員會、中國電子商務產業聯盟、義烏市人民政府聯合承辦。

★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5/04/13 第3421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兩岸財經要聞陳德銘:兩岸經貿 面臨三新機遇
牛市熱 陸A股一人一戶解禁
商情資訊李克強「三帖藥」 拚東三省經濟
惠州高新區 力推「綠色引擎」
特派員在現場/中國製造2025…強心針
兩岸經貿 陳德銘:三大新機遇
促兩岸交流 廈門推貿易便利化
東升台商高球會 會長交接
研發電容器 林瑞福深耕42年
兩岸新世代 專題報導獎百萬
中國商務部:今年主推電商進農村
中國世界電商大會 義烏開幕
坐華航 能刷銀聯卡了
兩岸健康產業論壇 台北登場


by 趙永祥, 2015-03-09 22:05, 人氣(284)


洲央行QE啟動:1.1兆歐元量化寬鬆(QE)政策

綜合報導/聯合報/104.03.09

歐洲央行(ECB)九日將啟動市場期待已久的一點一兆歐元(約台幣卅八兆元)量化寬鬆(QE)措施,這可能是刺激歐元區成長與避免通縮的最後良機。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基五日宣布本周正式啟動每月購買約六百億歐元公共與民間債券,至少延續至明年九月。這項措施等同透過電子方式印鈔,利用這些貨幣收購各國發行的債券,藉此壓低公債與其他金融資產的利率,使企業能以便宜成本舉債與投資,進而提高支出與聘僱。

為達上述目的,歐洲央行將在民間銀行、投資與退休基金、保險公司與其他主要公債投資人所交易的次級市場中,買進歐元區成員國公債。

然而,歐洲央行QE計畫的債券收購與曝險卻牽涉大量政治角力。為平息德國與北歐國家堅決反對QE立場,這次大部分的購債行動將由歐元區內各國央行執行,而且幾乎只會買進本國政府發行的公債,以討好德國,德國因此免於陷入須紓困其他國家的情勢。

歐元上周因QE計畫細節出爐,十一年來首度貶破一歐元兌一點一美元。分析師認為,再加上美國經濟轉強因素,預測歐元兌美元將在今年底貶至一比一。

隨著美國、日本等各國央行先後採取QE政策,對阿拉伯世界甚具影響力的「阿拉伯資金(Arabianmoney)」網站指出,全球負殖利率公債總額已經增加到四兆美元,預料目前股市、債市泡沫遲早會破滅,建議投資人購買黃金保值。

該網站報導,全球資金氾濫,大量湧向公債等「安全天堂」,使負殖利率公債總額激增,德國、法國、日本及其他十幾國的公債投資人在借錢給這些國家的政府時,反而要自己「倒貼錢」。ECB九日開始操作QE,會把最貴的公債抬得更高。至於股市,現在任何人都能以低利取得貸款,再把資金投入到不斷膨脹的股市以迅速獲利。然而終有一天股市泡沫也將崩潰,唯一的問題只在於何時會發生而已。

該網站強調,目前雖然「美元是王」,但也是將美元轉為黃金的最好機會。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D0008/274731/web/index.html#2L-5637305L

by 趙永祥, 2015-02-10 14:38, 人氣(367)


英國匯豐銀瑞士分行助逃稅 28億涉台
編譯李京倫∕報導/聯合報

美國華府「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八日指控,英國匯豐集團旗下的瑞士私人銀行協助兩百多國客戶逃稅,涉及的帳戶總金額共計一千一百九十億美元(約台幣三兆七千億元),直到二○○七年為止。匯豐股價九日在倫敦交易所早盤下跌百分之一點七。

ICIJ發布的報告涵蓋兩百零三國,若以金額排名,與台灣有關的帳戶金額為八千八百六十萬美元(約廿八億台幣),台灣排行第一百零七名;若以相關客戶數排名,七十三個客戶與台灣有關,台灣排行第八十七名。

ICIJ、法國世界報、英國衛報、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節目「廣角鏡」與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電視節目「六十分鐘」八日共同發布報告指出,機密文件顯示,匯豐銀行人員不僅向客戶保證,匯豐不會把帳戶資料透露給客戶母國的稅務機關,還討論避稅方案。

匯豐人員在備忘錄上提到一個丹麥富豪時寫道:「帳戶持有人住在丹麥,要聯絡就找她住在倫敦的女兒,這很重要,因為擁有外國帳戶卻沒申報是犯罪行為。」在另一張備忘錄上,匯豐經理用代號「畫家」稱呼一個倫敦資本家,討論他和女友應如何逃掉義大利的稅。

報告顯示,客戶包括政治人物、演員、搖滾歌手和與軍火商、「血鑽石」商往來的人。血鑽石是指在戰區開採並銷往市場的鑽石,國際社會已禁售。

匯豐回應說,「近幾年我們採取重要步驟落實改革,婉拒不符匯豐嚴格新標準的客戶,包括在守法納稅方面讓我們有疑慮的人」,匯豐致力與稅務機關交換資訊。

機密文件最初由瑞士匯豐的資訊人員法恰尼取得,他現居法國,在瑞士面臨違反銀行保密法的刑事控訴。法恰尼把文件交給法國政府,法國世界報從一名調查人員手中取得文件,二○一○年,法國把這些資料分享給英、美等國的稅務機關,英、法、西班牙稅務機關因此共計追回約台幣兩百四十億元的稅款和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