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by 趙永祥, 2017-05-11 08:04, 人氣(371)


負利率時代下應如何做好資產保全?

一、前言

本文章是有關如何做好「資金運用與資產配置」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也是個人近期有關理財規劃的一研究主題:

負利率時代下應如何做好資產保全與資金應用?」


「負利率時代下應如何做好資產保全?」全文如下


國內宏觀經濟整體表現較為疲軟,市場利率不斷走低,台灣已然步入負利率時代。普通投資者也需要從傳統將錢存入銀行轉變向更復雜更多元化的投資方式。如何在「負利率時代」合理理財成為大多數投資者關注的重點。

在負利率時代或者低利率時代下,投資者僅通過存款的方式已無法有效的達成資產保值或升值的目的,改變傳統的投資方式,選擇合適的投資方向在此時便顯得尤為重要。2016年1月29日日本央行宣佈實行-0.1%的負利率(Negative Interest Rate Policy,NIRP),將從2月16日起執行。

目前世界已有23個國家實施負利率政策,佔全球GDP產出的24%,範圍則從最小的經濟體--馬爾他,到第三大的經濟體--日本,預期這個名單還將持續擴大,後續的觀察焦點在於美國聯準會會不會採行負利率政策?
 
實際負利率,是指通貨膨脹率(CPI漲幅)高過銀行存款利率。在一年期存款利率低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增速這種情形下,如果只把錢存在銀行裡,將發現財富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隨著物價上漲,實際價值貶值了;把錢放銀行跑不贏通膨,只會越存越少,這直接導致了財富縮水,更別提增值了。
 
負利率時代正式來臨,不僅利息收入趕不上物價上漲的幅度,本金也可能會縮水,這對定存族及靠利息過生活的退休人員影響最大。但真正的問題不是負利率,而是資產配置,它決定資產組合達到財富增長的主要因素。把錢存在銀行避不了貶值,但除此之外又找不到其它安全、收益高的資產,投資者所面臨的問題不是缺少現金,而是有錢無處投。可以預見的是,在通膨回升之前,利率勢必將長期在負值水平徘徊,並且任何持有現金的人都無法逃避。那麼在負利率時代以及經濟下行壓力很大的情況下,如何配置資產就顯得非常重要了。您找到讓財富保值的方法了嗎?


二、負利率時代已經來臨

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數據顯示,2015年8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環比上漲0.5%,同比上漲2.0%,而目前一年期存款的基準利率僅為1.75%,也就是说,實質利率即名義利率減去通貨膨脹率(1.75%-2%=-0.25%)為負,負利率時代已經來臨。

這時投資者的銀行存款隨着時間的推移,購買力逐漸降低,財富縮水。 

如1萬元存銀行,一年后本息收入是10175元,物價若維持8月份2%的上漲水平,那麼現在1萬元可以買到的商品一年后就需要10200元,因此投資者凈虧25元。

市場人士指出,這種情況可能還會惡化,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可能還會下降,國內通貨膨脹率或CPI還有可能上升。在負利率的條件下,投資者更有必要通過各種其他理財渠道對資産進行保值和增值。

 
三、如何做好資產配置?

資產配置應順勢而為,根據當前經濟所處周期及波動情況,結合自身家庭的財富管理目標而制定合理的資產組合;

檢視自己所需做短中長期目標兼顧是家庭資產配置的基礎,透過短、中、長期三類合理的資產配置取得最佳平衡。
 
 
面對因通貨膨脹而造成的負利率景況,不能再以手握現金或依靠銀行定存的方式理財,這時的理財策略在於將現金轉換為能夠為購買力保值的理財工具,甚至是更積極的創造投資收益,尋求較通貨膨脹率更高的投資報酬率。

具體資產配置主要需要考慮到家庭資產種類、風險承受程度、變現能力、投資時間、投資靈活度等,確保在家庭有緊迫需求時能馬上變換出需要的資金;同時也必需滿足風險忍受度原則,即生活風險忍受度,投資風險在不影響基本生活,保障本金是投資理財最重視的,一切投資都需要注意此項。
 
面對因通貨膨脹而造成的負利率景況,不能再以手握現金或依靠銀行定存的方式理財,這時的理財策略在於將現金轉換為能夠為購買力保值的理財工具,甚至是更積極的創造投資收益,尋求較通貨膨脹率更高的投資報酬率。
 
 
分散化投資,既可以充分享受資金流動性的便利,又可以獲得較高投資收益。不要將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是投資的金科玉律。在投資策略方面,市場若動盪加劇,投資人相對的也要忍受風險,也要開始學習與風險共存;文、史、哲訓練的重要性,將遠遠超過以前我們所倚靠的財經判斷,因為「股市不是在你眼前,而是在你心裡。」
 

(一) 資產配置策略

在負利率的時代,資產配置過程中,要考慮多種因素,包括年齡、收入、投資時間長度和個人風險偏好等,並且要合理調整自己的投資策略,不盲目追求高收益,選擇自己能承受風險的理財產品。在利率仍處於下降的時空背景下,提醒您理財需謹慎小心,衡量風險是關鍵。個人投資者可以按照分散投資、增加固定收益商品配置的策略,今建議進行以下配置:

1. 投資受惠通膨之金融商品,如:基金、股票、衍生性金融商品、理財平台產品。

2. 購買對抗負利率、高通膨的保險商品。

3. 不要僅持有單一貨幣計價的資產,而是要讓自己的投資在全球配置,選擇全球最強勢的貨幣計價的資產。建立多管道投資,負利率使得手中資金自身貶值,需配置其他外幣持續升值幣種,可享升值利潤空間。從資產配置國際化的觀點看,鑒於美元將中期持續走強,美國的資本市場乃至實體資產將同步獲益,因此海外的資產配置,首選配置美元資產。從安全避險的角度來看,擁抱美元現金資產,應是投資組合中的基本配備,應分批佈局。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可以適當買入人民幣資產與美元抗衡,資產做保全。

4. 對於普通投資者而言,在當前環境下要做到資產升值的風險較大,但如果是僅考慮資產保值仍然較為容易。目前市場上除存款以外,如銀行理財、各類基金產品、信托、股票、期貨、互聯網產品(例如P2P)等絕大多數產品收益率均明顯高於CPI。即使下半年,CPI有向上趨勢,但仍較難超過大多數理財產品。其中預期收益型銀行理財產品及貨幣基金均屬於低風險產品,即使收益率較低的貨幣基金型產品收益率也基本高於2.5%,能夠滿足風險厭惡型投資者的需求。

5. 負利率在使的銀行存款變相貶值後,大量的資金流向市場,除了部分流向低風險理財產品外,更大的部分流向了房地產市場,迅速推動一線城市房價節節攀升。

價格與價值並非相同,雖然目前核心城市的房價仍處於高點,但作為投資標的而言,一旦由於價格與價值嚴重不符導致沒人接手或者政府出台相關的調控政策都可能使的房價出現雪崩式的回落,造成樓市資金的迅速轉移,因此目前投資一線城市房地產仍然存在一定的風險。


(二) 從資產配置國際化的觀點分析

鑒於美元將中期持續走強,美國的資本市場乃至實體資產將同步獲益,因此海外的資產配置,首選配置美元資產。資產配置或許聽起來容易,做起來並不簡單。


(三) 從安全避險的角度分析

擁抱美元現金資產,應是投資組合中的基本配備,應分批佈局。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可以適當買入人民幣資產與美元抗衡,資產做保全。       
 
分散化投資,既可以充分享受資金流動性的便利,又可以獲得較高投資收益。不要將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是投資的金科玉律。在投資策略方面,市場若動盪加劇,投資人相對的也要忍受風險,也要開始學習與風險共存;文、史、哲訓練的重要性,將遠遠超過以前我們所倚靠的財經判斷,因為「股市不是在你眼前,而是在你心裡。」
 

四、結論

1. 低利率或者負利率時代會迫使投資者逐步將資金從高風險資產轉移向低風險資產,究其原因,不外乎高風險資產整體收益較難匹配該類資產所展現的風險。因此在當前的大環境下,理財的主要目標應以資產保值為主。對於投資者而言,並不需要對「負利率時代」的臨近太過恐慌。國內目前的「負利率」時代實質應為「實際負利率」時代,與國外收益率為負的情況還是有所差別的。同時,雖然基准利率低於CPI,但由於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取消後,商業銀行的整體存款利率有所上浮,因此並非所有銀行存款利率均低於CPI,中小銀行為了增強客戶粘性仍然維持了較高的存款利率。

2.普通投資者仍需要維持謹慎的投資風格,在選擇投資產品時應該以低風險為首要考慮目標。而對於風險能力承受較強的投資者,也應該配置較大比例的低風險產品以對沖高收益產品帶來的潛在風險。

3. 在負利率的時代,資產配置過程中,要考慮多種因素,包括年齡、收入、投資時間長度和個人風險偏好等,並且要合理調整自己的投資策略,不盲目追求高收益,選擇自己能承受風險的理財產品。


4. 低利率或者負利率時代會迫使投資者逐步將資金從高風險資產轉移向低風險資產,究其原因,不外乎高風險資產整體收益較難匹配該類資產所展現的風險。
因此在當前大環境下,理財的主要目標應以資產保值為主。


5. 個人對「負利率時代」下應有的投資認知之建議:

A. 對於投資者而言,並不需要對「負利率時代」的臨近太過恐慌。國內目前的「負利率」時代實質應為「實際負利率」時代,與國外收益率為負的情況還是有所差別的。

B. 同時,雖然基准利率低於CPI,但由於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取消後,商業銀行的整體存款利率有所上浮,因此並非所有銀行存款利率均低於CPI,中小銀行為了增強客戶粘性仍然維持了較高的存款利率。

C. 普通投資者仍需要維持謹慎的投資風格,在選擇投資產品時應該以低風險為首要考慮目標。而對於風險能力承受較強的投資者,也應該配置較大比例的低風險產品以規避/分散高收益產品帶來的潛在高風險

D. 在負利率時代或者低利率時代下,投資者僅通過存款的方式已無法有效的達成資產保值或升值的目的,改變傳統的投資方式,選擇合適的投資方向在此時便顯得尤為重要。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時期,過去部分產品出現的低風險高收益的情況幾乎不復存在,高收益資產的風險性有了較明顯的提高。

E. 目前整體收益相對較高的信託產品,我們在不考慮其投資起點是否適合普通投資者的情況下,要在整體市場收益率走低的情況下維持以外10%左右的收益極為困難,因此近年時有無法兌付或者要求兌付延期的情況發生。另一方面,低利率或者負利率時代會迫使投資者逐步將資金從高風險資產轉移向低風險資產,究其原因,不外乎高風險資產整體收益較難匹配該類資產所展現的風險。因此在當前的大環境下,理財的主要目標應以資產保值為主。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11-May-2017    抒于 學海堂

by 趙永祥, 2018-06-24 11:20, 人氣(25)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7  台灣高齡化社會隱藏經濟危機?


台灣在今年已正式成為「高齡社會」的國家,但卻沒有引起政府與社會關注。也許社會各界對人口結構巨變帶來的衝擊,就像面對「狼來了」般的警告,已經逐漸麻痺。但不同的是,這次狼真的來了,而且備戰的時間更短了,「隱藏版」的經濟危機其實已經距離我們不遠。

自一九九三年二月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跨越七%的「高齡化社會」門檻起,今年三月再上一階登上十四%的「高齡社會」,這一步,花了廿五年。其間,符合聯合國定義的「老年人口」足足增加了一八二萬人,達到三三一萬人。

(1993年>A之7% , 2017年>A之14%; A: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重)

也就是說,在四分之一個世紀前,人口金字塔不再的警鈴即已響起,政府應從那時起就須推動各項對策。尤其,人口結構的調整及衍生的相應作為要顧及複雜的人口變化,包括生養、教育、醫療照護、公共建設、年金、移民、政治制度,乃至國家安全等,而且均非立竿見影的短期政策可見其效。但是,從現今少子化持續、長照舉步維艱、年金改革怨聲四起、世代衝突未止等現象檢視,前後六任政府顯然沒有掌握因應高齡社會來臨的黃金時間,如此蹉跎下來,不僅影響當下,更束縛未來解決的可能。

用人口結構的圖形來想像,理想的金字塔型─以幼齡人口為基底、高齡人口在塔尖,其架構的社會具有穩固的支撐基礎,且可以形成未來的中壯階層。反之,人口如果是倒金塔型,就不難以理解其經濟發展的危弱性。台灣的人口結構在一九六○年代曾是漂亮的金字塔,目前是中廣、兩頭平的壺型;以國發會的人口推估,若此情勢不變,再隔廿五年,就會接近倒金字塔了。

高齡社會不單單是個名詞,它代表的是人口結構的變化,而人口是經濟社會活動的基本要素,其改變帶來的影響將滲透於各個層面。近年政府因應的對策重心多放高齡、幼齡兩頭,也就是老年人口的照護安養,以及鼓勵生育、友善教養環境上;相對而言,較少關注十五至六十四歲工作年齡人口層的問題。其影響,雖不如扶老那麼直接而立即,卻正在點滴侵蝕經濟發展的根本,猶如隱藏版的經濟危機。

目前台灣工作年齡人口層的最大問題,就是成長緩慢,且很快就要縮減。據政府推估,工作人口層占比已自兩年前七十三%的高峰滑落,隨著總人口兩年後便可能出現負成長,其比率更將迅速下降。由於這個年齡層是社會的消費主力、生產主力、創新主力、儲蓄主力,更是扶養主力;一旦其成長之勢不再,表現在經濟活動上就是內需消費市場、生產效能、技術創新、資本累積都將失去再擴張的基礎,也就更難吸引投資。試想,這不正是近年來台灣經濟貧血式成長的病因所在?一旦惡化,經濟衰退豈不就在眼前?

高齡社會並非台灣獨有,不少已開發國家早已跨越這個門檻;然而,從高齡化社會進階到高齡社會的老年人口比率倍化時間,台灣跟日本相近,卻遠遠快於其他國家。更值得警惕的是,距離廿%的「超高齡社會」,最快八年就會到來,這比起日本的十一年及德國的卅六年都要快。台灣的高齡社會來得又急又猛,伴隨的經濟挑戰也相應到來,沒有太多時間讓政府慢慢因應,而須儘速面對。

目前政府因應高齡社會的政策分散在很多領域,一方面需要整合資源、落實政策、展現成果;一方面也要投注更多心力於工作年齡人力占比下降的課題,這是經濟成長困境的根本。現在鼓勵生育,效果將顯現在十五年後,中短期政策則應著重於勞動參與率的提升及社會人口移入的擴大,包括友善女性職場、延後退休年齡、延攬境外專業技能人才及移民政策等,都須加速研究推進。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4- June- 2018 


by 趙永祥, 2018-06-17 07:45, 人氣(43)





Why Smart Beta Stocks Can Crush the Market



Traditional index funds attempt merely to match the market's performance, and Rob Arnott, founder of Research Associates, derides this as a "buy high, sell low" approach to investing, Barron's reports. The originator of so-called "smart beta" indexes that look to beat the averages, Arnott notes that, by contrast, traditional index funds are structured and managed in such a way that they pass up clear opportunities to beat the market. This strikes him as indefensible. Meanwhile, per Barron's, $730 billion is invested in smart beta products, including $180 billion in funds that have licensed the indexes created by Research Associates. (For more, see also: Smart Beta ETFs Notch More Records.)



The Wisdom of a Smart Beta Ace

Arnott's lengthy interview with Barron's might be distilled into five main points:

1. Grab low hanging fruit (stocks with market-beating alpha)
2. Avoid stocks just added to major indexes
3. Buy stocks dropped from major indexes, but wait 3 to 6 months
4. Buy deep value emerging markets
5. Today's top 10 stocks are likely to underperform over the next 10 years



1. Grab Low Hanging Fruit

Traditional stock market indexes, and the index funds that attempt to track them, tend to be weighted by market capitalization. By following this formula robotically, the funds are designed to ignore even obvious opportunities to beat the market. By contrast, his smart beta approach favors the creation of indexes based on fundamental factors such as revenues, dividends, corporate governance and diversity that may point to the presence of market-beating alpha.

^SPX Chart

^SPX data by YCharts


2. Avoid Stocks Just Added by Indexes

While the indexes, and index funds, are designed to follow the markets, they actually influence them, and thus create market inefficiencies, Arnott notes. When a stock is added to an index, the index funds tied to it rush in to buy, pushing up the price. Arnott's analysis of the S&P 500 Index (SPX) from 1989 to 2017 indicates that new additions underperformed new deletions by an average of 23 percentage points during the following 12 months.

Moreover, he also observes that new additions tend to trade at high valuation multiples, while new deletions "are almost always trading at bargain-bin prices." This is the basis of his critique of traditional index funds as engineered to buy high and sell low.


3. Buy the Rejects, But Wait

As noted above, stocks recently deleted from the major indexes tend to outperform those recently added. However, Arnott suggests that investors be patient and wait about 3 to 6 months before acquiring the rejects, after the downward impact on prices of mass selling by the index funds has run its course. (For more, see also: Getting Better Acquainted With Smart Beta ETFs.)


4. Buy Deep-Value Emerging Markets

Arnott favors this theme between now and the middle of 2019, citing valuations that are about half that of U.S. stocks, based on CAPE ratio analysis. This is a much bigger valuation gap than average historical discount of 20%, he indicates. Any slight improvement in the outlook for these markets can cause valuations to soar, in his opinion.

By contrast, Arnott notes that the CAPE ratio for U.S. stocks is near historic highs, and that a real, inflation-adjusted, cumulative total return (capital appreciation plus dividends) of only about 2.8% would be in the cards for the next 10 years if the current ratio of 32 holds. If the CAPE reverts to its historic mean of 16, he calculates that a real loss of about 3% would be endured over this period. A reversion halfway, to a CAPE of 24, would imply a real return of about zero.


5. Expect Today's Top 10 Stocks to Underperform

Most of the largest companies in the world by market cap are tech companies such as those in the FAAMG group, but most of these trade at high multiples, and "Some of these compete against each other, so the likelihood of all succeeding is limited," in Arnott' s opinion. He cites historical analysis indicating that 8 of the top 10 stocks at any time are likely to drop out of that select group within the next 10 years. "So if your investment horizon is 10 years, those top stocks have about a 90% chance each of underperforming," he says.



Read more: Why Smart Beta Stocks Can Crush the Market | Investopedia 

by 趙永祥, 2017-03-17 07:37, 人氣(254)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6

<FinTech 金融科技已成為中國直接金融體系主流>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出,直至80年代,中國店家還習慣使用算盤珠算,90年代許多銀行業還要求員工通過基本珠算考試。然而現今算盤化作一種象徵,融入中國許多線上金融公司的名稱及標誌,可見趨勢改變之快。中國都是金融科技(FinTech)的領頭羊,中國電子支付規模占全球總量50%,線上借貸規模佔75%,中國最大FinTech公司螞蟻金融服務,隸屬於阿里巴巴集團,市值達六十億美元相當於瑞士銀行。
FinTech在中國前途似錦,動搖舊有銀行體系,使其更有效率且對於消費者及小型企業更加友善。當然它也面臨諸多限制,銀行業的反擊、政府規範的增加,全世界都在看中國如何因應。
中國FinTech崛起主要在於三個方面:行動支付、線上小額借貸、投資。

一、行動支付

約十年前中國開始轉向無現金消費,中國中產階級在網路起飛的年代成長,造就一大群習慣網路消費的消費者,智慧型手機出現更加速此趨勢,今日中國95%的網路使用者透過手機上網,大多不曾擁有過電腦。
目前中國支付品牌百家爭鳴:BAT裡面阿里巴巴有支付寶、騰訊有微信支付,百度有百度錢包。競爭激發創新,以如何連結App與零售商為例,QR code如今在餐廳、商店處處可見,只要打開微信支付或支付寶掃描即可完成付款。此外,使用者只要展示專屬的條碼,店家便可掃描收費,用戶間也可互相轉帳。根據中國工信部(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有65%的手機使用者(4.25億人)將手機當作錢包,是滲透率最高的國家,去年行動支付額達到5.5兆美元,為美國市場的五十倍。

二、線上小額借貸

在中國,國營銀行主宰金融體系,所以當然重國營企業資金而不重小額借款。評價信用風險機制有缺失讓銀行更不願借款給個人,個人借貸只得尋求當鋪或願意提供資金但收取高額利息的「灰市借款人」。
線上購物平台發展出借貸功能,就是針對這個痛點;以顧客交易紀錄及個人資料作為信用評價的依據,消費者得以在阿里巴巴及京東商城等進行一萬人民幣以內的小額借款,銀行忽略的小企業也能受惠。然而線上借貸目標是購物平台能掌握的顧客,本質上仍是謹慎的;才在更大風險的是P2P借貸(個人對個人借貸)的使用者數量開始竄升,2011年時只有214位貸款人,到了2015年竄升至3000人以上,然而初期相關法令寬鬆導致詐騙、違法借貸模式層出不窮,如今超過三分之一的P2P借款公司已倒閉。
P2P借貸仍在中國扮演重要角色,借貸金額從2014年的300億人民幣成長28倍,至今達到8500億,幸虧市場競爭激烈,P2P借貸企業的利率低於灰市借款;在其他國家,P2P借款公司從線上放款,而中國最大的網路投融資平台「陸金所」則不遵循此模式,因為缺乏客戶的信用評價,陸金所在兩百個個城市建立超過五百個據點,選擇與客戶面對面接觸。

三、線上投資

上述的線上借貸將貸款切割成小單位,分散投資人風險,這點指出中國FinTech發展的第三個重心,投資。中國經濟起飛後,第一批產生「投資」觀念的白領階級,年齡普遍較為年輕,更信任並願意以網路平台管理資產。這給了線上投資市場發展一個好機會;阿里巴巴在2003年推出「餘額寶」,用戶可以將支付寶裡用不到的錢轉到「餘額寶」,阿里巴巴便運用這筆資金投資,提供高於銀行三個百分點以上的利息作為回報。這種投資模式風險低,短短18個月內吸引1.85億人,總投入資金六千億人民幣。2014年騰訊跟著推出與微信連結的「理財通」,同時「陸金所」更推出多元化的理財選擇,包含私人借貸、共同基金、保險等等。
該如何衡量FinTech對中國的影響?
與國家金融體系相比,資金規模而言是微不足道的,然而FinTech的確在中國建立金融里程碑,舉例來說,線上支付佔了三分之二的非現金交易,遠高於金融卡及信用卡;來自線上金融服務的競爭壓力促使國營銀行進步,除了改善顧客線上的使用體驗,更重要的還有改變經營模式,將重心從基本吸收存款轉向資產管理。
隨著FinTech在中國的快速崛起,相關法規也日益嚴格與完整,例如個人不得向P2P貸款人借高於20萬人民幣,對於業者,中國央行要求資訊全面公開化,所有電子支付都須接受主管機關檢視。
結語
中國式創新的金融科技經驗甚至開始向海外擴展,微信支付在香港、馬來西亞等國家或地區開通,阿里巴巴的螞蟻金服則投資印度Paytm、收購泰國電子支付商Ascend。中國的FinTech發展,銀行業如何因應衝擊並與其共存共榮值得關注。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17-March-2017    抒于 學海堂
by 趙永祥, 2017-02-20 08:13, 人氣(298)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5 
台灣企業能否根留台灣之關鍵為何?

長期以來,台灣經濟發展是以出口作為主要驅動力,自1990年代全球化趨勢加速後,台商更建立以台灣為運籌基地的產銷模式,扮演亞洲資源整合者及關鍵零組件與原材料提供者的角色,在全球供應鏈上佔有重要地位。但金融海嘯後,因為全球供應鏈大幅調整,加上近年紅色供應鏈快速崛起,台灣角色被逐步取代,出口競爭力大幅下滑。現在川普更執意逆轉全球化趨勢,要讓美國重返製造,這項新變數對台灣及兩岸台商更造成龐大壓力。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在美國優先及重返製造的思維下,不僅要求美國企業將海外生產線移回美國,而且積極向外商招手,根據最近一則國內財經報導,在台灣投資碰一鼻子灰的台塑集團,在美國州政府積極邀請下,擬在德州及路易斯安那州加碼投資擴廠,計畫總金額高達新台幣5,000億元,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難掩在國內的委屈、失望,強調「我沒有選擇」,是被逼出走。同時,台塑也正評估加碼投資大陸寧波及北崙廠。

不僅石化業積極前往美國及大陸布局,台灣出口主力的資訊電子業亦動作頻頻。據報導,鴻海集團由日本夏普帶頭,將投資70億美元(約新台幣2,180億元)在美國蓋液晶面板廠;另總裁郭台銘投資的日本堺顯示器公司亦與大陸廣州市政府簽署協定,將在增城投資人民幣610億元(約新台幣2,800億元)興建10.5代顯示器全生態產業園區。鴻海集團傾全力在海外擴廠,雖是為企業本身發展,但相對於在台灣投資的保守,也顯示國內投資環境已大不如前。

光是台塑和鴻海的海外投資計畫,總金額就超過新台幣1兆元,在政府積極鼓勵企業投資創新之際,台塑及鴻海大舉布局美國及大陸,用腳決定本身最有利的落腳點,這兩大企業在國內皆有強大影響力,如果台商紛紛棄國內而前往海外投資,對台灣經濟無疑是致命性的打擊。

面對美國新變數及紅色供應鏈的威脅,政府理應全力排除國內投資障礙,讓台商留在台灣投資,鞏固製造業基礎。況且,蔡英文總統將提振台灣經濟列為今年最重要的任務,而誠如國發會主委陳添枝所說, GDP成長關鍵就在民間投資,因為資本形成約占GDP的20%,其中有九成來自民間投資,如果今年民間投資成長能夠超過10%,GDP成長率就能破2%,因此,如何留住台商,政府更是責無旁貸。

陳添枝直言,投資是信心問題,台灣投資率連香港都不如,顯示國內投資環境確有問題,如果企業在投資上有任何困難,「不管是缺什麼,找我、找政府就對了!」但問題在於,兩家代表性企業上兆元海外投資,用腳對政府投下否定票,如果內閣都一籌莫展,無能為力,那又如何能說服眾多台商擴大投資、根留台灣呢?

蔡政府自上任以來,為打造經濟發展新模式,致力推動5+2創新產業計畫,並宣稱將組成「國家隊」,在物聯網、新一代面板、綠能、農業、影視等產業上,進行大規模投資,估計總投資額逾新台幣7,000億元。但迄今為止,這些計畫很多都還在籌備階段甚至停留在書面規劃,而且主要投資者都是公營事業或政府基金,民間參與熱忱似乎不高。政府應該認真思考,如果這些計畫都是台灣產業的未來,為何眾多台商尤其是指標性企業,沒有參與投資未來的雄心和動能呢?

台灣經濟遭遇很大困境,眾所皆知,但台商並沒有被擊垮,而且還保有可觀的投資能量,台塑及鴻海就是最好例證。面對各種不確定因素,各國政府都致力改善投資環境,積極招商,台商仍是備受重視的招攬對象,台商投資首選當然是生活所在地的台灣,但台商的未來在哪裡,就要看當前內閣團隊有無決心和能力營造良好投資環境,為留下台灣經濟命脈而努力。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0-February-2017
by 趙永祥, 2016-12-06 17:19, 人氣(370)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4 
台灣品牌在中國大陸撤離之省思

近年來,台商在大陸投資經營日益困難,不僅以代工出口為業的眾多台商面臨生存危機,而且著眼於大陸廣大內需市場的業者亦遭遇愈來愈多困難。最新一期商業周刊報導,2010年因為大陸「瘋台灣」而讓台灣品牌在大陸幾無往不利,但六年後的今天,台灣品牌已經陸續從大陸商場大撤退,知名品牌包括法藍瓷、太平洋百貨、永慶房屋、錢櫃KTV、東京著衣、達芙妮鞋子等,在大陸生意冷清、虧損、縮編、甚至吹熄燈號撤出大陸。大陸台商經營困境無疑戳破大陸市場的迷思,未來兩岸經貿要何去何從,是必須嚴肅思考及面對的課題。

台商在大陸發展已有二、三十年,早期是以製造業為重心,初期集中在成衣、製鞋、玩具、運動器材等傳統產業,再逐漸發展到資訊電子等高科技產業,台商更藉由兩岸分工,建立以大陸為生產基地、替國際品牌大廠代工製造的龐大代工出口產業,也為台灣出口締造了另一個高峰。

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中國大陸經濟一枝獨秀,適逢馬政府上任,兩岸關係從解凍到增溫,2010年6月雙方更簽署ECFA,當時被南韓媒體捧為如出柙猛虎的「Chaiwan」,意指中國(China)加上台灣(Taiwan)的兩岸聯手合作,即中國大陸資金及市場,結合台灣產業經驗及人才技術,對南韓產業尤其是資通訊產業造成極大威脅。在「中國崛起」的誘惑及磁吸下,兩岸產業合作快速升溫並蔚為風潮,愈來愈多的台商著眼於大陸內需市場亦掀起新一波大陸投資熱;潛力無窮的大陸市場似乎成為解決台灣經濟問題的一劑強心針。

然而,兩岸經濟合作的熱潮很快地受到各種經濟現實的挑戰,台商「以大陸為工廠」的代工出口產銷模式,因受到大陸生產成本逐年攀升及紅色供應鏈崛起的雙重衝擊,台商出口競爭力每下愈況,不僅很多產業陷入「茅山道士」(「毛利三到四」諧音)的慘況,甚至淪為替大陸品牌代工的窘境;以代工製造為主的大陸台商,若不尋求新的出路,未來前景至為黯淡。

另一方面,受惠大陸消費市場迅速擴大及對台灣品牌的偏好,很多主攻大陸內需市場的台商表現亮麗,如「賣筆電不如賣方便麵」、「富士康不如康師父」等順口溜,充分展現大陸內需市場的活力,但隨著大陸經濟成長放緩,官方禁奢令全面實施,以及對台灣品牌熱度退潮及大陸本地品牌快速崛起,台商榮景曇花一現,從高峰迅速墜落,台灣文創精品瓷器法藍瓷11月宣布大幅縮編,並優退25%員工,就是錯估大陸市場的典型案例;即使經營大陸市場多年的台灣食品龍頭「康師父」、「旺旺」等,近來獲利也都大減,充分反映大陸市場愈來愈嚴酷的競爭趨勢。

大陸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目前雖遭遇若干困難,惟若能貫徹「深化改革」和「經濟創新」的政策路線,未來仍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市場,尤其,兩岸經濟脣齒相依,台商更不可能捨大陸市場而不顧,這是台灣必須面對的經濟現實。

但另一方面,大陸市場日趨成熟,競爭日益激烈,亦是不爭的事實,台商無論以大陸為工廠或著眼內需市場,「賺容易錢」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台商惟有不斷創新生產和經營模式,才能在大陸市場長期深耕、立足,不被淘汰。

至於兩岸產業合作,也須走出長期來以「垂直分工」為主的舊思惟,打造嶄新的合作模式,兩岸目前都在積極推動經濟改革及產業創新,雙方如果能夠建立合作共識,在不同領域截長補短,可以避免資源浪費及重複投資,這對兩岸雙方都是最有利的做法。在短期政治因素尚無法改變情況下,從兩岸民間企業合作切入,可以作為一個選項,這也是筆者對兩岸當局領導者的懇切呼籲。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06-December-2016
by 趙永祥, 2016-11-08 20:45, 人氣(389)



中華徵信所公布2016年台灣集團企業排名


根據中華徵信所新公布的2016年台灣集團企業排名,以國泰人壽為主體的霖園集團資產排名居冠,總資產達7.6兆,但富邦集團也以7兆資產緊追其後;台積電則以超過3千億元的獲利再居獲利王,鴻海亦不改快速成長特性為台灣營收最高的企業。

不過,這次的名單也顯示台灣企業競爭中,幾乎看不到新面孔,各項排名居冠或入榜的幾乎全部是已稱雄多年的企業。

中華徵信所指出,儘管2015年受全球景氣不佳影響,百大集團資產成長、營收成長及獲利成長均遜於2014年,總體營運表現不理想,但其中有部份集團逆勢而上表現優異。其中資產總額、營收淨額及稅後純益同步成長的集團包括霖園集團、富邦集團等26個集團。其中玉山金控集團、台積電集團、宏泰集團、可成科技集團、大立光電集團、華通電腦集團6個集團,在這3項指標中成長均達10%以上,可成科技及大立光電集團更在3項指標成長率都達20%以上,可說是百大集團中逆勢成長的代表性集團。

資產總額排名 霖園連14奪冠  富邦虎視眈眈

2015年百大集團的資產前10大集團仍由金融集團主導,10名之中就占了7名。榜首霖園集團已連續14年奪下資產排名冠軍,其資產總額成長8.96%,達到7兆6,431億元,已直逼8兆元;同時資產成長13.19%的富邦集團,資產總額達到7兆334億元,成為繼霖園集團之後第2個資產總額突破7兆元的集團,主因中華徵信所首度將蔡明忠家族所實質掌控的凱擘公司及其所屬有線電視群納入富邦集團。由於這兩大集團間資產總額的差距進一步縮小,也使得兩強集團爭冠態勢更加白熱化。

百大集團在資產總額成長率方面,由於合併大眾銀行,使得元大金控集團的資產總額,由2014年的1兆2,967億元遽升至2兆元,並以高達54.31%的驚人成長,登上資產成長率第1名的王座。大立光電集團,則在蘋果產品加持下,持續加碼投資擴充產能,資產總額連續兩年增加超過200億元,以資產成長率36.65%摘下后座。


2016中華徵信所百大集團
 

但值得注意的是,百大集團資產總額雖然成長5.43%,但第100大集團的資產總額取決點,僅由2014年的471.47億元,小幅成長至478.88億元,成長幅度僅1.57%,2013年至2015年第100大集團的取決點更僅成長1.13%,由第100大集團取決點提升緩慢來看,百大集團明顯缺乏新秀。

營收總額排名三冠王鴻海再創歷史新高

營收總額排名部分,鴻海科技集團連續9年稱霸,並持續改寫集團營收紀錄,再創4兆8,499億元的歷史新高,較2014年成長7.18%,並連續兩年營收成長都達7%以上,顯示營收成長動能穩定,這與鴻海科技集團近年朝向多角化經營,不斷扶植子公司上市、以併購及參股模式進行全球智財權布局有關。另外同樣是資訊科技集團的和碩集團2015年營收也達到1兆2,137億元,營收排名從第6名躍升至營收第3大集團。

稅後純益排名台積電蟬聯獲利王  和碩成長勢頭猛烈

稅後純益排名部分,同樣受惠於蘋果訂單加持,台積電集團稅後純益首度突破3,000億元大關,創下3,071億元歷史新高,連續第6年蟬連獲利王。另一方面,儘管原油價格下跌,但台塑集團反而得利於低油價刺激油品需求,石化原料利差擴大,稅後純成長17.48%,來到1,845億元,創下2008年以來新高。

https://tw.news.yahoo.com/%E4%BC%81%E6%A5%AD%E9%9B%86%E5%9C%98%E6%8E%92%E5%90%8D-%E9%9C%96%E5%9C%92%E8%B3%87%E7%94%A2%E5%B1%85%E5%86%A0-%E5%8F%B0%E7%A9%8D%E9%9B%BB%E7%8D%B2%E5%88%A9%E7%8E%8B-%E9%B4%BB%E6%B5%B7%E7%87%9F%E6%94%B6%E6%9C%80%E9%AB%98-061400732--finance.html

by 趙永祥, 2016-10-28 06:13, 人氣(270)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3
台灣經濟發展動力充滿諸多不確定因素


林全率多位閣員與工商業界座談,原為溝通意見,但雙方缺乏共同語言,互動不暢。業者在會中提出八項建言,僅獲一項明確答案,其餘皆淪為經濟理論與現實間高來高去的大哉問,雙方只能「盍各言爾志」。表面上看,林全內閣有「財經內閣」之名;但在施政上,卻缺乏財經面之施展,不能不說是一個尷尬的現象。

觀察企業界在該會上的發言,可看出他們普遍感到焦慮,也難掩失望。

10月26日才在台積電運動會上發出四.三億元「大紅包」給員工的張忠謀,這次在林揆面前說了重話,要求政府不要「盲目」追求分配與創新,憂慮之情溢於言表。其他,還有多位攔路申訴的企業家,卻無法獲得回應。

蔡政府上台後,由於兩岸政策上的變化,先衝擊了陸客相關的觀光、遊覽車、土特產等業;影響雖眾,但多半僅及中小型企業。值得注意的是,五個月來政府在勞工、電力、產業發展上的各種作法,逐漸讓大型企業及科技大老感到不安,不知政府將把台灣經濟帶向何方。這股瀰漫在工商產業圈的不確定感,恐怕不是無病呻吟;至於台灣能否平順渡過這次激烈轉型的陣痛,似乎仍看不清前方的路。

歸納企業界在該會中的建言,大略可分為以下五點:

第一,縣市政府利用地方自治法規對企業的干預,有愈形嚴重的趨勢;

第二,因非核、減碳、停機而影響供電,對產業的穩定經營是一大威脅;

第三,政府經濟三主軸定調為創新、就業和分配,忽略了「成長」才是關鍵;

第四,處理勞工休假議題,應考慮企業承受力;

第五,其他各種金融稅制、證券化、及股利所得分離課稅的檢討。


從上述建議看,撇開第五點是任何時期都有企業要求減稅的情況不談,其餘四點都是蔡政府上任後才發生的變化,因此備受關注。這些變化,包括非核減碳、重視分配和創新、勞資關係的再平衡等,主要是蔡總統基於不同的經濟路線及社會理念而來,自有其理想性,很難一筆抹殺。如果民進黨真能透過精準而英明的決策,落實社會公平及產業創新的理念,把台灣帶向更均富的境界,當然是令人期待的事。


問題是,我們並不是生在一個真空、無菌的世界,而是活在一個荊棘密布、充滿競爭的世界。蔡英文要改造台灣,不能無視於我們目前身所處的主客觀環境,以為僅憑總統之意志即可隻手打造出一個理想國。她必須審慎評估其間的變數和阻力,並設法突破障礙,找出實現之路。而目前看來,無論是在企業家或一般民眾眼中,蔡政府的態度恐怕都太過樂觀,乃至一廂情願;她的許多政策,似乎只訂得出目標,卻畫不出路線圖。舉例而言,政府誇示發展綠能,卻無力面對缺電危機;奢談亞洲矽谷及創新產業,卻停留在「蓋園區」的思維;連平抑蔬菜價格都反應遲緩,且失業率不降反升,卻高談闊論分配正義;這些,都是目標和手段背離的例證。


企業界對台灣發展前景的焦慮並非無的放矢,許多民眾其實也有同樣的憂心,只是內容未盡相同。人們擔憂的,並非經濟或營業成長的高低,而是政府勾勒的國家願景究竟有多少實現可能;主要理由是:

一,蔡政府上任至今,在整體施政上表現得相當生澀,不時脫線;以這樣的團隊表現,恐怕連維持穩定發展都有困難,遑論大步跳躍向前。

二,林全內閣雖有財經內閣之名,卻因政府應對上的生疏屢屢陷於困境,且其團隊忙著推動總統的競選承諾,幾乎無暇潛心思考經濟發展。

三,目前林揆的職位已汲汲不保,若偌大的國家預算和經建基調都在他手中倉促定下,未來這些宏大的藍圖將何以為繼?

財經內閣和企業界沒有共同語言,不是人們關心的事;

台灣的生命力根源在經濟,然而,林全真的比張忠謀更懂經濟,又更懂分配嗎?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7-October-2016
by 趙永祥, 2016-10-25 08:05, 人氣(603)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2
金融科技 (Fintech) 對金融產業發展之觀察


自從世界經濟論壇(WEF)於2015年發布未來金融服務研究報告以來,金融科技(Fintech)不僅成為金融服務業創新的代名詞,更是各大金融集團、創投與科技新創企業的競技場。

WEF在2016趨勢報告中,提出六項創新洞察:

一、Fintech的發展與對傳統金融業的破壞性是可以預期的;

二、最大衝擊來自於平台、大數據與輕量資產的商業模式創新;

三、短期影響最大的是銀行業,中長期影響最深的是保險業。

四、金融業將會採取與新創Fintech公司競合的平行策略;

五、健全的發展來自於政府、金融業與新創Fintech公司三方的協同合作;

六、Fintech的破壞性創新將會逐漸改變消費行為、商業模式,與產業結構。


總體來說,Fintech是一個可以預期的趨勢,如何從消費者的觀點出發,結合大數據、人工智慧、移動、雲端運算等科技,進行轉型升級與創新,是傳統金融業很大的難題。想像未來,金融服務的市場將持續擴大,例如透過科技實現機器人理財與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等,但是產業結構將會發生巨大變化,不再是以實體分行為核心,而且是針對性更強、服務更深、更快的社群金融,以及運用大智移雲為核心的科技平台服務。如果未來的情境如此,那麼取勢謀遠的關鍵是什麼呢?


事實上,Fintech的重點不只是科技,更重要的是運用科技經營社群:透過社群互動深入挖掘隱而未顯的需求與可能的服務模式,然後再用Fintech新服務來對應。要發展金融科技,不能落於金融業的科技化,需要更專注於用科技解決消費者的真正需求。亦即創造出那些現在沒有、不方便或不便宜的金融服務,並且連結社群,設計符合年輕世代使用行為的新服務。


由此觀之,我們有必要重新詮釋與定義Fintech:

重點不在於金融+科技,而在於數位世代的金融服務。

金融與科技融合只是Fintech的表象,真正的意涵在於世代行為的翻轉。

面對來勢洶洶的金融科技浪潮,政府與產業應有以下幾點認知:

1. 首先,科技的穿透力是很難阻擋的,隨著世代交替,Fintech的服務將會跨越國界。

因此,Fintech並不是一個新創公司與傳統金融業的競爭,而是一個台灣金融業與新創公司合作一起面對全球大廠的賽局。我們的速度如果不夠快,最後的結局可能連台灣的市場都很難保住,因為,科技常常被用來突破市場限制,改變營運模式,以及消滅傳統產業。

2. 其次,Fintech將不只是傳統金融或新創公司重新分配台灣市場的競爭,更關鍵的是台灣金融業如何運用Fintech的趨勢來進行產業的數位轉型與升級。而且,不論我們願不願意,國際大廠總有辦法借重科技與平台,侵入台灣市場。

3. 想像未來,有一群Apple Pay或Android Pay的重度使用者,他們是經常需要跨國移動的商務菁英。這群創新應用的領頭羊,不僅樂意接受國際級的Fintech服務,而且會將這些應用快速擴散至更多的中產階級。


結語

最後,傳統金融業更應思考,如何槓桿新創Fintech的優勢,來對應數位世代的新服務,在轉型升級的過程當中更大程度的攜手共創未來金融,採用雙模並進的方式:

一方面策略性的調整當前的金融服務,

一方面與新創Fintech共同創造未來的新事業模式。

從產業史觀之,當前的領導企業更容易被第一曲線的成功所蒙蔽,當產業典範轉移,進入第二曲線的時候,往往就措手不及;柯達、百事達等都是經典案例。數位世代是一個善於分享與互動的新世代,也是Fintech的重度使用者,傳統金融業需要歸零思考,如果現在或十年後重新創建金融服務,我們會怎麼做?

因此,在我們思考Fintech的策略布局時,需要強化對於數位世代行為的洞察;數位世代對於科技的應用能力,遠遠超過傳統金融業決策高層的想像。這種先天的不對稱性,將會是傳統金融業發展Fintech的最大盲點。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5-October-2016

by 趙永祥, 2016-10-13 10:07, 人氣(271)


      主要產油國減產協議之我觀


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阿爾及利亞會議終於原則達成「減產」協議,同意將原油產量目標訂在每天3,250-3,300萬桶,亦即每天將減產25-75萬桶。至於何時開始減產?那些國家減產多少?這些細節仍有待11月底OPEC部長會議決定。然而OPEC這回究竟是玩真的抑或虛晃一招?關鍵就在於一些細節,因為「魔鬼藏在細節中」。

OPEC這次能夠達成協議,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對伊朗做出讓步。沙、伊兩大石油出口國今年來已演出「凍產三步曲」;年初時沙國主張「大家凍產」,因伊朗拒絕參與協商而破局;9月沙國又向伊朗提議「我減產,你凍產」,伊朗又予拒絕,只同意出席會議;最後沙國再讓步,終於達成「我減產、你隨意」的協議。

沙國之所以節節退讓,主因油價下跌對兩國經濟造成的痛苦程度不同。伊朗財政對石油收入的依賴較低,且經濟制裁結束後外資開始回流,石油出口量增加。伊朗今年經濟預估成長4%,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不到2.5%,經常帳收支接近平衡,顯示已經擺脫「撙節」期。

反觀沙國,從去年元月到今年7月共燒掉1,150億美元外匯存底,政府已大幅削減各項補貼,對公務員減薪並停發獎金,基礎建設計畫紛紛延後。今年預算赤字占GDP比率預估將達13.5%,經濟成長率僅1%,經常帳也出現逆差,沙國的苦日子才剛開始。兩相比較,伊朗是「苦盡甘來」,沙國卻是「由奢入儉難」;面對低油價,伊朗仍有轉圜餘地,沙國卻再也拖不起。

伊朗不須凍產,因此裡子、面子都有;但沙國雖有失面子,卻未必輸了裡子。沙國的算盤其實非常之精,因為減產協議是以8月的產量為基礎,而夏天正是沙國產量及國內油品需求旺季,原油日產量本來就比春季高出約50萬桶;因此就算沙國同意減產50萬桶,出口量並不會有多大改變。

至於伊朗雖一再宣稱今年內將把原油日產量由目前的360萬桶,提高到400萬桶,但沙國估計以伊朗目前的產能,至多只能增產10萬桶。因此沙國對伊朗讓步,其實是惠而不費;但若油價因減產協議而上漲,沙國卻能得到實惠。

真正值得關心的是國際油價是否就此大幅回升?仍面臨多項問題。

以下提出筆者近期觀察之看法

第一,由誰減產?減產多少?要到11月才正式決定。

如果決定只減產25萬桶,國際油市供給量將不減反增。就算總共減產75萬桶,且由沙國大部分承擔,但伊拉克、利比亞與阿爾及利亞卻可能要求增產,結果真正減產的數量可能微不足道,何況OPEC各國一向不大遵守產量目標。

第二,須考慮其他國家的產量動向

油價目前回升到每桶50美元,美國頁岩石油業者已能夠存活,若再向60美元靠近則美國更會增產。另外哈薩克卡沙干油田將於10月起投產,每天約生產35萬桶。至於俄羅斯,產量已增加到每天1,100萬桶;OPEC當然希望俄國也減產,但俄國大部分大型油藏都在西伯利亞,氣候及地質條件惡劣,油井一旦停工便會被冰封,加上俄羅斯正大力爭取亞洲市場的占有率,因此暫時性「凍產」應是最佳選擇。

第三、另一項變數,則是沙國與伊朗仍在葉門及敘利亞進行代理人的戰爭

因此一旦地緣衝突升高,11月油長會議不排除撕毀協議的可能。

除了產量外,油價的另一壓力在於庫存龐大。美國能源資訊局估計,到今年底已開發國家的商用原油庫存量為30.9億桶,且預估明年夏天前庫存量還會繼續增加,這絕非OPEC區區減產之數就能迅速消化得了。

結語

總之,OPEC雖達成減產協議,但基於14個會員國內部意見分歧,俄羅斯及美國等非OPEC國家產量大增,加上各會員國未必會遵守協議,因此油價的上漲空間有限,仍難擺脫每桶40-60美元的區間。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13- October-2016
by 趙永祥, 2016-09-20 07:57, 人氣(286)


台灣經濟產業前景不佳、投資不振 應走「供給側改革」路線

台灣經濟的病因,人人都能指陳一二:過度集中、依賴電子中上游產業,代工為主、升級不足,過度競爭、微利搶單,因而導致產業前景不佳、投資不振、低薪難解。新政府的「五加二」創新研發計畫試圖打破窘況,用意良善,但似乎缺乏全面性的關照,容易流為一個個看似相互協力,卻也容易相互掣肘的計畫。台灣當前所需要的經建規劃,應該要有一個更上位的指導概念,更需要有資源盤點、重整重置的整體思維。雖說新政府有「創新、就業、分配」的執政目標,但如何以「五加二」計畫來落實,則顯得缺少全盤方針。

大陸與台灣經濟、產業發展路徑相似,遭遇全球經濟衰退,面對的挑戰不會比台灣少。大陸當前的「十三五規劃」與其中重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或可作為台灣經建規劃的參考。

「供給側改革」是大陸十三五規劃的經濟工作主線,目的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也要解決其國內生產過剩的問題,優化現有生產要素配置和組合,確實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以滿足需求,進而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打造新引擎。

根據十三五規劃,供給側改革的主要方向是減少無效供給、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結構的適應性。當前重點是推進「三去一降一補」:「去產能」要削減製造業過剩產能,「去庫存」要消化房地產住宅存量、「去槓桿」要消除銀行和非金融企業債務及政府債務,「降成本」擬防止工資上漲超過勞動生產率提高、完善價格機制以降低企業成本,「補短版」要彌補經濟社會發展的薄弱環節、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支持企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加強農村和中西部基礎設施建設。這「三去一降一補」是共通性的原則方針,並沒有特別針對特定產業。以台灣的術語來說,就是「功能別」而非「產業別」的政策,當然也就與我們的五加二創新研發計畫大異其趣。

對於台灣而言,「供給側」也面對類似的問題。當產業過度單調集中,又多數處於與對手國高度競爭的環境中時,就出現過剩產能的問題,太陽能產業只是率先吹起了警示的號角;國內太陽能電池龍頭大廠茂迪因訂單急凍擬縮減200名人力、約總員工數的4%,震撼業界。太陽能業遭遇的困境,其實是台灣產業深度鏈結全球經濟的縮影。台灣產業過去因全球景氣佳而輕易受惠,如今因景氣不佳而容易受害。景況好時,我們容易因嚐到甜頭而怠於改變,而當景況差時,能否判斷未來、勇於改變,才是價值所在。我們窮盡生產資源,面臨五缺問題,卻創造不出像樣的附加價值,顯示資源被無效率的運用,存在許多無效率的產業或產能;我們的人均碳排量在全球名列前茅,顯示我們的生產活動仍存在不夠環保的高汙染狀況。這些不是單一產業的特定現象,當然需要整體解決方針。因此,台灣也需要自己的「供給側改革」-同樣必須致力減少無效供給、將有限資源用於擴大有效供給。「優化現有生產要素配置和組合,確實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既是中國大陸供給側改革的目標,對台灣而言,難道不是更迫在眉睫的課題?

結語

中國大陸總書記習近平在日前G20峰會上指出,中國正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從「去產能、調結構、穩增長」出發,主動調節供求關係。他也呼籲各國應該創新發展方式,挖掘增長動能,調整政策思路,作到「短期政策和中長期政策並重」,「需求側管理與供給側改革並重」。

如不以人廢言,習近平的談話也有可供參考之處。

一來,台灣必須根治的老毛病正是「重短期輕忽中長期」,「重供給輕忽需求」;

二來,正為經濟成長動能不足煩惱的台灣,若想要「穩增長」,則「去產能、調結構」其實是必須勇敢面對的課題。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0-September-2016
by 趙永祥, 2016-08-29 08:36, 人氣(635)


           我對政府新南向政策之看法

總統府「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近日談到台灣對外經濟戰略說,
「中國大陸市場已經站滿了大象,螞蟻進去能爭什麼。」
他的說法犯了兩大錯誤:
一是自我矮化,把台商小看成「螞蟻」;
二是戰略思維錯亂,南向拓展是基於多元、分散之需,而不是和大陸市場互斥。

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指中國「已經站滿一群大象,螞蟻進去爭什麼」,新南向勢在必行。不過,蔡總統要國人不要用百日來衡量她的政績,但個人對百日成果失望透頂,卻正是來自日前的「新南向政策綱領」,百日成果竟然只是一紙數百字,令人傻眼,更讓工商企業人士大失所望。

如果說「新南向政策綱領」,是蔡總統端出的一項國家戰略,從目前呈現的數百字內容來講,質與量都太過於簡略,絲毫沒有掌握東協趨勢發展重點,如「東協共同體路徑圖」或「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所陳述的願景。

首先,就綱領兩項長期目標來說,若新政府有注意目前東協經濟共同體的推動狀況,就不會整理出如此空洞不具體的綱領。

短中程目標有四項,是有告訴國人新南向政策,政府要努力的方向,但這四項目標其實馬政府時代早就在做,但依然比不上「東協共同體路徑圖」或「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內容。至於十大行動準則,個人感覺有講等於沒講,細節內容都沒有,其中第九項「兩岸善意互動及合作」更是一廂情願,沒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兩岸互動連門都沒有,因此更讓人覺得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規畫工作一點都沒有準備好。

要特別提醒新政府,東協在去年將「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定稿後,發布宣言及提出「互聯互通總體規畫」,並在今年起陸續規畫農林礦業能源合作與交通通信等多項戰略計畫,政府要南向不妨就從參與這些計畫出發。

馬政府時代本來就承續扁政府時代的南向政策,因此也持續編列經費進行南向工作規畫推動。假如新政府幕僚能多用點心,盤點馬政府時代南向政策的推動計畫與研究,個人深信就不會拿出區區數百字的「新南向政策綱領」,讓國人懷疑新政府的治國能力。

身為新南向辦公室負責人,黃志芳提出失當的「螞蟻說」,反映這個專案缺乏視野與具體可行的執行計畫。試想,台商在對岸廿多年深耕,僅鴻海集團僱用的人數就將近百萬人,黃志芳怎麼會用「螞蟻」來貶抑台商?其中原因,主要是民進黨因長年反中而昧於事實,到了漸要見真章的時候,卻突然變得如此卑微。更糟的是,若是自視為「螞蟻」,又要拿什麼膽識南進?

以想像混淆事實,正是新南向政策的盲點所在。新政府若自我認知矮化,連目標都說不清楚,又畫不出明確路徑,卻呼喚全民南進,其實是很危險的事。我們試舉一例,即一目了然。

就在蔡總統提出新南向十大行動準則之際,有廿多年歷史的淡江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卻因長期招生不足,在八月一日吹了熄燈號。至此,全台大學的東南亞研究,僅剩暨南大學獨撐。試想,從李登輝時代台灣就不斷鼓吹南向,但伴隨政策而生的系所,多年來竟仍招生不足,可見政府始終未脫虛浮的口號,根本無法誘發學生起而研究、學習動機。更弔詭的是,蔡政府的新南向號角一響,最近馬上又有政大和台北教育大學等校申請成立東南亞學系;這會不會演成學術市場的「蛋塔現象」,則令人擔憂。

對外政策能否成功,理當構築在雙向互惠的基礎上,而非片面的一廂情願。民進黨把新南向政策提升為「國家總體對外經貿戰略」,卻忽略了東南亞各國與大陸的綿密政經關係;政府大聲呼喚人民前進,卻只見抽象的目標,而不見具體的路徑。當年企業家戴勝通「跟著政府腳步」去海地投資,結果慘賠而歸,終告倒閉,政府又負了什麼責任?

東南亞十國擁有六點五億的人口,且是全球最年輕的市場,當然有其重要性。關鍵在,政府在政策操作上,必須要多一點經濟、少一點政治,以符合國內經濟、就業的需求與國際政治的現實。觀察推動南向政策最成功的日本,其經驗或可供我借鏡。

日本從一九七○年代開始推動南向政策,它是由政府開發援助、貿易振興會、亞細亞經濟研究所協力構築的產官學「三位一體」的經濟大戰略。首先,是透過國家的經濟援助為名,協助企業進入當地內需市場。日本政府以日圓貸款、基礎建設等方式提供經援,讓日本企業協助東南亞國家進行交通及機場建設,並藉此打進東南亞市場。反觀台灣企業,目前在東南亞僅扮演單純的投資者角色,無非利用當地的廉價勞工,並無打進當地內需市場的著眼。

其次,是重視東南亞人才的培育。日本「貿易振興會」協助企業培育東南亞人才,它不但開設東南亞語言、經貿及文化等各類課程,也為企業進入東南亞市場提供專業諮詢,針對企業的產業特性量身定做市場策略。反觀台灣,一直以為只用英語即可行遍天下,東南亞語在大學乏人問津,企業也找不到東南亞語言人才,不利於在當地生根。

最後,是深化對東南亞的研究。為推動南向政策,日本政府成立「亞細亞經濟研究」,對東南亞十國進行長期性的系統分析,每年出版東南亞政經白皮書。而台灣目前的東南亞研究則散落大學和研究機構,欠缺統合主導的機構,也因此削弱我對東南亞的研究動能。


新政府若能虛心採納馬政府時代的研究成果,加上自己覺得可以力推的獨特工作,並深入探討最新的「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內容,不是就可讓政策更完善?否定前人成果另起爐灶往往事倍功半,一紙數百字的「新南向政策綱領」就是最佳寫照。

盼望蔡總統與新政府團隊能再細膩、周延、深思新南向政策,否則只會讓國人看破新政府的治國能力不過爾爾,更會讓日韓貿易對手國與中國大陸看穿台灣未來無競爭能力。

新南向是台灣對外投資的新天地,而不是阻擋企業西進的特效藥;是產業轉型的契機,而不是抗衡中國的武器。就這點看,黃志芳所提出的「螞蟻說」,完全是錯估現實的矮化論。因此,政府所提出的新南向政策應是台灣對外投資之新天地而非阻擋企業西進之特效藥。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9-August-2016
by 趙永祥, 2016-08-09 09:21, 人氣(222)


「中小企業財務融通電子報」Vol.37 (July/2016)
by 趙永祥, 2016-07-10 07:14, 人氣(428)


小英政府新南向政策之風險管理解析


新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希望加強台灣和全球、區域連結,並降低對大陸市場的高度依賴。但近日由台塑集團和中鋼轉投資的越南台塑河靜鋼鐵廠,因環境污染問題遭到越南政府罰款達5億美元。此事也引起大陸台商相當關切,大陸全國台企聯會長王屏生指出,此一事件已讓欲投資越南的台商謹慎以對,期盼政府要慎重推動南向政策,不要讓台商孤軍奮戰,若造成鎩羽而歸,反將影響台灣的經濟發展。

根據政府及學者專家的觀點,新南向政策和1990年代推動的南向政策主要有以下幾項差異:

1. 過去以政治考量為主,並夾帶經貿、投資利益。目前除了經濟利益外,尚包括分散對大陸經貿投資過度集中的風險,藉由經貿投資得以深化參與區域整合的能量。

2.以往以東協為主,新南向則加入印度,同時,也以大型企業,而非中小企業的投資為主導力量。

3.不限於製造,亦包含服務業的開拓,取代降低成本的思維模式,並減少勞資衝突及汙染的形象。

4.雙向而非單向,除貿易、投資外,尚包括人才、文化交流與觀光等。

除上述差異外,筆者認為在新南向政策上,政府應扮演積極的角色,如下說明

一、資訊的提供、資料庫的建置及租稅協定的簽署至為重要。

資訊提供上包括各目標城市的消費者行為研究、產官學研及公協會專家的資料庫,並建立排解投資困難、疑慮的平台。

二、區域整合協定的促成及租稅協定的簽署,都有助於降低廠商的投資障礙及經商成本。

三、在融資上,官股銀行的融資支援,國家及投資基金的購併、合併協助。

四、人才的充沛供應除了培育台灣研究東協人才及既有在東協、印度留學、工作人才外,善用外勞、外配、華僑、僑生人脈,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另外根據國內智庫的研究,南亞和東南亞各國有不同的產業發展強項,例如東南亞的汽機車、紡織、電子資訊業已有相當基礎,台灣廠商融入供應鏈機會較大。印度方面,台灣的硬體,結合印度的軟體有雙贏機會。在傳統產業上,印度的機械、塑膠、化工等領域競爭力仍有所不足,也是台灣廠商可以切入的空間。在服務業上,根據全球透視(Global Insight)的推估,2030年左右60%的中產階級在亞洲,包括東協、大陸及印度,這也是台灣利用海外市場發揮規模經濟,突破年輕人低薪困境的絕佳機會。台灣的文創、美食、3C產品在緬甸、越南應有市場潛力。台灣醫療也有一定的水準,或引介病患前來台灣醫療,或前往設立據點,轉介病人回台,均大有可為。

不過,目前韓流已有相當布局,日本的次文化早已打入東南亞市場,動漫、文創、美食均深受當地人喜愛,中國大陸和國營企業也已投入龐大戰力打造行銷通路,因此,台灣進入東協、印度應有更細緻的產業政策與規劃。包括目標市場的選定、可能的策略,產品的選定、消費者行為研究等。例如印尼、馬來西亞、緬甸等國習慣於傳銷模式,且電視購物相當普遍,韓國政府甚至協助買下電視頻道,推銷韓國產品。此外,跨境電商在東南亞已為兵家必爭之地,或搭上其平台、或由官方協助搭建平台協助拓展,也值得正視。

再者,針對東南亞、印度的目標市場,邀請其退休官員、稅務專家、勞工、食安專家及公協會領袖,前來台灣舉辦說明會,讓中小企業了解海外投資的困難、機會及可能網絡,降低中小企業南向的風險,並對政府政策有感。又如,海外投資如能結合對國內原料、加工食品的需求,將使海外投資延伸國內產業需求,爭取國內中小企業更大的認同。例如泰國餐廳前往海外設點,70%的食材、設備均由泰國出口,有效使海外投資創造國內需求的擴大。

當然,海外投資的風險也不容輕忽,例如東協國家的工資水準呈上漲之勢,勞資衝突亦時有所聞,泰國目前面臨缺工,也開始輸入外勞,馬來西亞亦有勞工短絀的問題。加上熱錢的流出入,匯率也呈現波動之勢。同時,菲律賓、緬甸、越南在經商的便利性均不佳,越南、印尼的排華風潮亦不容輕忽。印度的種姓制度、法規的桎梏、設廠及撤廠的高度困難均值得廠商在前往投資前審慎評估。

由於東南亞各個國家的文化、語言和產業發展差異極大,政府除了要有更精緻的產業政策外,更要進一步凝聚社會共識,民眾和企業才能支持新南向政策,這是一個持續且長遠的工作,但因為這是一個新的發展政策,若政府能以對的方法有效率的推動,民眾和企業很快就會有感。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10- July-2016
by 趙永祥, 2016-07-08 20:24, 人氣(318)


              英國公投脫歐對中國人民幣匯率走勢之影響



圖片來源:jason lee / reuters/Reuters

英國公投脫離歐盟對中國央行帶來一線希望,6月23日的英國脫歐公投擾動全球市場,推動美元大漲,很多其他貨幣下跌。人民幣也因此出現貶值,但與此前兩輪貶值不同的是,沒有引發恐慌和資本外流。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之際,很多經濟學家認為中國需要讓人民幣貶值。

在英國脫歐公投後的兩週時間里,中國央行已讓人民幣兌美元下跌1.6%。這使得人民幣成為英國脫歐後亞洲表現最差的貨幣。相比之下,人民幣兌美元在今年1月第一週下跌1.9%,去年8月曾在兩天時間內貶值3%。中國央行通過設定人民幣在中國內地市場每日交易區間來調控人民幣匯率。

此前的幾次人民幣迅速貶值導致中國國內市場下跌,資本外流規模猛增,而這次人民幣貶值時,中國股市和債市表現堅挺。週四公佈的官方數據顯示,備受關注的資本流動指標——中國外匯儲備餘額在6月末增加134億美元,至3.2萬億美元。不過該數據只覆蓋到英國脫歐公投後不到一週的時間範圍。

然而,經濟學家和投資者警告稱,如果人民幣繼續以現在的速度貶值,可能再次引發中國企業和個人將資金轉移至海外,以尋求更好地保值,如果資金外流過多影響外匯儲備將出現大問題。分析人士估計,2015年這類資金外流規模在7,000億-1萬億美元。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 C)預計,今年資金外流規模可能達到5,732億美元。

新加坡券商大華繼顯有限公司(UOB Kay Hian Holdings Ltd.)的中國經濟學家朱超平認為,如果中國央行繼續允許人民幣貶值,該央行在控制資本外流方面將面臨更大挑戰。朱超平將6月份外匯儲備增加歸因于資本管制導致的資本外流放緩。

人民幣在7/7小幅升至1美元兌人民幣6.6830元水平,但人民幣兌美元較今年年初已貶值約2.5%。分析人士認為,中國一些出口商已開始囤積美元,把利潤留在海外,這一轉變可能減少外匯流入,衝擊中國的美元儲備,從而使銀行缺乏可供借貸的資金。來自中國東部省份江蘇省的紡織品出口商徐鵬(音)稱,考慮到人民幣近來的下行趨勢,出口商的合理做法是持有美元,而不是急於將美元兌換為人民幣。許多交易員和投資者均表示,一個緩解人民幣貶值帶來的緊張情緒的因素是,中國央行採用更透明的人民幣定價機制並加強了和市場的溝通。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央行實施了一套機制﹐實質上是允許央行將人民幣與美元或是由13種貨幣組成的貨幣籃子掛鉤。美元貶值時﹐中國央行傾向於保持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基本穩定﹐甚至略微升值﹐而相對於一籃子貨幣貶值;在美元升值時﹐就如英國脫歐後的作為﹐中國央行會借機引導人民幣貶值(這對中國出口商有利)﹐同時努力控制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貶值幅度。

中國在為資金流入國內提供便利的同時,還收緊了對資金流出的限制措施,從而遏制任何潛在的資金外流。中國銀行業官員和公司高管表示﹐政府部門已加強了對想要把資金轉移至海外的公司和個人的審查﹐暫停受理新的個人海外投資計劃申請﹐並收縮香港可供銀行發放貸款及投資者押注人民幣的人民幣資金池。中國政府還對中資公司將海外舉借資金匯回國內給予了更大靈活性。

瑞銀集團(UBS Group)估計﹐在這些收緊對資金外流控制舉措的作用下,中國資本外流規模從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的每月超過1,500億美元減少到最近的每月約400億美元。

隸屬於中國央行的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否認收緊對資本的控制

中國央行成功做到讓人民幣按照其希望的步伐下跌的一個跡象是,境內和境外人民幣匯率已幾乎在相同水平上交投。人民幣在境外市場可以自由兌換。今年1月,由於全球投資者做空人民幣,境內和境外市場人民幣匯差擴大至有史以來最高水平,促使中國央行出手對離岸市場進行了干預,並實施了提高做空人民幣成本的規定。

不過,中國在防止人民幣過快、過長時間下跌方面仍有充分理由。在二十國集團(Group of 20, 簡稱G20)今年9月於中國召開會議之前,若人民幣大幅走軟可能會引起貿易夥伴國的不滿。此外,人民幣走軟還會削弱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力,可能損害中國向消費驅動型經濟增長模式轉變的努力。據接近中國央行的官員和顧問稱,該央行似乎認為未來美元不會長時間持續上漲。如果美元走弱,中國央行將有機會調高人民幣匯率。其中一名官員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波動性將加大,但人民幣未來仍將在一個區間內保持基本穩定。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8- July-2016
by 趙永祥, 2016-06-07 21:13, 人氣(294)

中國政府如何處理「產能過剩」和「僵屍企業」之問題?


深度分析


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中的報導,中國第一季度實現創紀錄的信貸增長,推出一系列前重後輕的基礎設施專案,在這種情況下,《人民日報》週二刊登了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份的一篇講話稿。習近平在講話中稱,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是工作重點。這是對最近以刺激措施促增長的經濟政策的委婉批評。當前中國經濟,在政府最近大規模放鬆銀根之後,高層對於適當的刺激力度存在分歧。


2016年第一季度,中國銀行業信貸規模達到創紀錄的人民幣4.6萬億元,超過了2009年初金融危機嚴重時期的規模;第一季度財政支出同比增長15.4%,而年度目標為增長6.7%。在今年510日《人民日報》文章中暗示:中國政府可能會加快速度應對產能過剩和僵屍企業(即無力償債的公司)的問題。今年早些時候,中國政府承諾將在幾年內把鋼鐵和煤炭行業的過剩產能削減約10%,同時減少180萬個工作崗位。行業分析人士稱,這只是使供需達到更好平衡狀態所需採取措施的一小部分。


習近平在其最近公開講話稿中指出,經濟增長放緩不應成為不解決問題的理由,不能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看成是西方新自由主義的翻版,中國不是需求不足(這一點從大量中國遊客赴海外瘋狂購物可以看出),而是中資企業的適應能力和創新能力不強。鑒於習近平掌控中國多數主要經濟資產,有關對他的講話所指物件的看法不一。


在經歷三年來習近平強硬的領導風格、大手筆的反腐行動以及對經濟壟斷的打擊後,中共最高層內部出現了分歧。現在出現更多公開爭論,刺激措施帶來的風險已經成為現實,決策者在踩油門的同時也在刹車,因此汽車搖搖晃晃,但也有一種想法是,只要不失控就能夠得過且過。筆者認為,導致官方所釋放資訊不一致的另一個因素是日益複雜的體系。儘管習近平最近試圖使中共、中國媒體和政府機構的口徑一致,但比起10年或20年前,社交媒體、智庫、海外平臺和高校提供了更多資訊披露和表達異見的管道。


最終,經濟走軟的壓力(比如債務不斷增加、產能過剩和社會不穩定風險加劇)往往會引發不滿情緒,使中共一旦不能掌握好平衡所面臨的風險加大。標準普爾評級服務公司(Standard & Poor's Ratings Services)稱,中國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目前估計為280%,高於2007年的160%。自1990年以來,沒有哪一個新興經濟體國家債務增長如此之快而未發生銀行業危機的。


結 論

據筆者近期觀察研究,歸納出以下四結論

1. 大陸經濟當前面臨「新常態」,各方面矛盾都十分突出,適當提高赤字率是要支撐經濟實現「中高速」增長,同時著力進行結構性改革。他形容,政府加大槓桿是要為整個經濟降槓桿。至於提高的赤字,首先是要保證基本公共服務和重點民生支出,以及支持「去產能」過程中人員安置方面的支出。在這方面今年預算已經安排了人民幣500億元,明年也準備再安排500億元。

2.另一方面,則是用於推動5月1日起全面「營改增」(營業稅改徵增值稅),將試點範圍擴大到建築業、房地產業、金融業及生活服務業,以及取消一些行政事業性收費所導致的稅收減少。這方面將會為個人和企業要減少約人民幣5,000億元的稅費負擔。2016下半年,大陸的財政收入潛在增長率將有下降的趨勢,財政收入的形勢是嚴峻的。

3.目前中國政府債務約占GDP的40%,在可比國家中仍然是比較低的,也還有一定的空間。重要的是,要將這些債務空間利用好,特別是支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讓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起來。目前中央政府債務問題不大,規模約人民幣11兆元,關鍵是地方政府會不會在預算法的規定之外出現新的債務,防止地方政府利用各種方式變相發債而導致債務風險提高,這就需要同各級財政加強管理。

4.中國政府確實難以重獲全球信賴,因為其很難進行實際的去杠杆化操作,去杠杆或引發金融危機。中國現有債務的利息與GDP之比為20%。中國政府是在走鋼絲。2013年,中國政府曾承諾讓市場在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而在去年夏季股市大跌時政府卻出手大力干預,去年8月又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推出新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令人擔心可能爆發全球貨幣戰。中國應如何應對其債務習慣尚有相當程度之挑戰,甚至提到有可能引發債信危機。


Written by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7- June-2016
by 趙永祥, 2016-06-07 21:09, 人氣(370)

「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影響全球情勢之我觀

第八次「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將於2016年6月7、8兩日在北京舉行,這是歐巴馬總統卸任前最後一次美中雙邊高層官員的磋商和對話,具有總結並傳承八年美中關係成果的重要象徵意義。

美國小布希總統時代,和中國大陸已開啟「美中戰略對話」和「美中戰略經濟對話」之機制;2009年歐巴馬總統就任後,他和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一致同意將雙軌對話合併為「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由雙邊元首指引方向,討論範疇涵蓋涉及雙邊、區域和全球的安全與經濟等議題,從而成為美中高層官員戰略與經濟對話和磋商的最重要平台。

此一對話平台原本是加強美中雙邊合作的機制,但因為中國經濟快速崛起及向外擴增影響力,又遇上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美中緊張關係不斷升高,雙方戰略合作逐漸轉變成戰略競爭,結合數十個對話磋商機制、由眾多政府首長參加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乃成為雙方「增信釋疑」、「管控分歧」的年度大戲。

回顧歐巴馬總統近八年任內,美中關係的矛盾與日俱增,癥結原因在於「既有大國」的美國和「新興大國」的中國彼此間的競爭和利益衝突。從經濟面來看,近年大陸經濟快速崛起,GDP規模迄今約為美國的六成,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根據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預測,到2025年、至遲2030年大陸GDP就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到2050年大陸GDP規模可能達美國的兩倍,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經濟體。而中國的市場潛力,也是美國無法忽視的巨大商機,歐巴馬總統任內,美國對大陸出口增加近一倍,中國已是北美以外地區的美國商品最大市場、最大的農產品市場及最有潛力的服務出口市場。

對現為全球經濟龍頭的美國而言,「中國威脅」與「中國機會」無疑是齊頭並進;近年美國的經濟戰略,包括聯準會升息、重返強勢美元政策、推動TPP(泛太平洋夥伴協定)等,都隱含遲滯或制衡中國經濟崛起的作用。過去美中經濟爭議的焦點大都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但去年開始人民幣匯率由升轉貶,大陸資金外逃嚴重,人行外匯存底遽降,因而美國關注的課題也從人民幣匯率轉向讓美國業者及工人焦慮不安的大陸產能過剩及產品廉價傾銷全球的問題,尤其是鋼鐵業的長期產能過剩;預料此議題將是這次經濟對話的重點之一。另外,攸關市場准入的美中雙邊投資協定(BIT)負面清單談判,亦是雙方重視的對話議題。

再從安全層面來看,北京在經濟崛起後,企圖強化在亞洲乃至全球的政軍影響力,尤其是突破美國和亞洲盟邦共同建立的所謂「西太平洋島鏈」,但美國為守住在亞洲的戰略利益,在軍事和政治上與日本及東協國家聯手,以致在東海及南海和中國衝突不斷。另外,中美在人權、網路安全等議題亦齟齬不斷,因而近年雙方戰略對話皆針對雙方重大分歧,試圖建立各種機制,以避免誤判及擦槍走火。

所幸,美中雙方在朝鮮情勢、反恐、氣候變遷等區域和全球議題上,存在共同的利益,是以,雙方戰略對話雖在敏感議題上不易達成妥協,但彼此仍有可以相互合作與配合空間,這也是美中關係磨擦不斷,卻能維持「鬥而不破」的關鍵。

預料第八次「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也將為今年9月G20杭州峰會期間的「歐習會」預作準備,雙方當可為八年來中美關係作成總結。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直強調美中間應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在歐巴馬任內已難成局,明年無論是民主黨希拉蕊或共和黨川普接任美國總統,中美關係肯定會較過去八年挑戰更高,「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將何去何從,無疑是美中雙方的戰略考驗,也是影響全球情勢的重大變數。

Written by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7- June-2016
by 趙永祥, 2016-04-21 04:01, 人氣(391)


中國大陸未來貨幣政策對物價和房地產的影響


中國大陸一季度信貸增長部分反映階段性周期性因素,未來貨幣政策要避免企業杠桿率過快上升,還要考慮對物價和房地產的影響。

一季度貨幣信貸快速增長,引發市場對中國再度大放水刺激經濟的猜測,部分人士擔憂通脹由此攀升,更有觀點認為相當一部分流動性並未進入實體經濟,轉而流入房地產市場和資本市場。

信貸增速確實較快,但有一定階段性、周期性的原因:如基建項目啟動比較集中,房地產市場回暖帶動按揭和開發貸款快速增長,以石油為代表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回暖,也使得企業補庫存。大陸目前貨幣政策主要考慮是為穩增長提供所需要的貨幣條件,但他同時提醒,最近一些經濟指標開始回暖,未來貨幣政策除了要繼續支持穩增長,也要注意防范宏觀風險,尤其要避免企業杠桿率過快上升,還要考慮到貨幣信貸增長對未來物價走勢和房地產價格的影響。在減弱市場對大放水擔憂的同時,或也意味著未來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有限。

中國官方新華社英文網在今年4月10日評論,未來數月貨幣政策仍會維持一定程度寬鬆,但鑒於通脹攀升、而人民幣匯率近期穩定使資本外流緩和,因此今年降息降準將更審慎,央行會轉而更多依賴中期借貸便利(MLF)等影響更小的工具來調節經濟。央行此前數據顯示,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4.61萬億元,同比多增9301億元,超過2009年一季度的4.59萬億元,創下單季歷史最高紀錄。3月底人民幣信貸餘額同比增14.7%,比M2增速高1.3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增速高0.7個百分點。同時,3月末廣義貨幣供應(M2)餘額同比增長13.4%,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8個百分點。中國政府年初制定的今年M2增長目標為13%左右。

隨著一系列寬鬆措施出台,中國經濟3月份現復甦跡象,包括用電量、採購經理人指數、進出口和工業增加值等在內的諸多數據均有所好轉,但同時通貨膨脹也持續攀升,房地產市場尤其是一線城市更是暴漲。

Written by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1-April-2016
by 趙永祥, 2016-01-23 16:19, 人氣(392)


中國紅色供應鏈威脅下 台商應何去何從?

今年以來,台灣出口成長率連續衰退,原因之一是全球經濟不景氣,另一方面,與大陸「紅色供應鏈」快速崛起有密切關係。30年來台商大量赴大陸投資,帶動大陸產業全面發展,兩岸的主要產業型態十分相似,尤其是電子資訊產業。大陸本土企業在提供原材料與零組件的能力建立之後,開始取代外資企業提供的原材料與零組件,形成所謂的紅色供應鏈,而這些供應鏈所生產的正是台商的產品,因此對台商的影響最為明顯。

1980年代末期台商開始赴大陸投資時,主要是把大陸子公司當做生產基地,先從台灣母公司進口原材料和半成品,在大陸組裝和加工之後,再出口到第三地,兩岸因此形成垂直分工的情況。台灣對大陸投資愈多,生產愈多,台灣對大陸的出口也就愈多,而且主要是以零組件和半成品為主,在早期台灣對大陸出口產品中超過九成是零組件與半成品;其後,由於大陸本土企業逐漸成長,部分取代了台商企業的生產,也取代了一部分台灣的進口,使得近年來台灣對大陸出口中零組件與半成品的比重逐漸下降,但既使如此,現在台灣對大陸出口產品中,零組件和半成品的比重仍然維持在七成左右,這種「產業內貿易」的特色主要就是台商投資所帶動的結果。

最近幾年來,由於大陸市場本身具有大規模的特性,使得大陸本土企業的生產技術與生產規模逐漸擴大,其中不但有許多產業的發展與台商相似,而且由於規模經濟的特性,大陸產業也逐漸發展出許多台灣並不具有生產優勢的產業。

重要的是,由於大陸本身想要加速其產業發展,在政府大力鼓勵或直接投資下,造成許多產業都出現過度投資的現象,例如DRAM、LED及太陽能電池等產業。當大陸過度投資在這些產業時,由於其規模夠大,立即造成這些產品價格下跌,結果不但大陸廠商蒙受損失,也間接造成台灣生產相同產品廠商的損失。

傳統產業也出現類似的狀況,包括汽車、石化與紡織等,當大陸大量投資在這些產業時,他們生產這些產業的零組件與半成品的能力逐漸增加,對於進口的需求就會漸漸減少,也就是說,當紅色供應鏈逐漸擴大時,大陸也正在進行所謂的「進口替代」,而台灣對大陸的出口就受到直接的衝擊。

由於大陸生產成本低於台灣,台灣產品的競爭優勢快速流失,因此兩岸台商都必須嚴肅面對此一問題,我們建議:第一,台商必須加速研發,提高技術層級,唯有一直保持與大陸廠商的技術差距,才有可能減輕競爭壓力。

第二,台商必須進行產業轉型,這對於位在大陸的台商更是需要,比方說,要儘速從勞力密集型升級為技術密集或是資本密集。

但是,依據經濟發展的經驗來看,通常產業升級的方式是淘汰現有技術層次較低的廠商,引進技術較高的廠商,也就是說,現存廠商想要直接升級並不容易;比較可行的方式可能是讓現有廠商轉型到其他產業,比方說,轉型為服務業,強調物流、通路與品牌;或是直接改到其他產業,例如房地產開發等等。

第三種解決的方式,就是利用兩岸協議擴大兩岸產業合作,深化兩岸分工與合作,包括避免重複投資等,但是此種作法必須允許雙方企業相互投資,以分享市場及利潤。在兩岸交互投資仍然十分敏感的現在,尤其是不易開放陸資來台投資的情況下,此種深化分工與合作的政策可能不容易實現。

最後一個建議就是,兩岸的貨品貿易協議應該加速談判並簽署,因為如果台灣的產品得以免稅銷售到大陸,可以讓台灣產品更具有競爭力,協助台灣廠商爭取到更多的機會。


Written by 趙永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3-January-2016
by 趙永祥, 2016-01-22 21:15, 人氣(445)


WEF:未來5年將有500萬個工作不見 行政、白領衝擊最大




精華簡文

WEF:未來5年將有500萬個工作不見 行政、白領衝擊最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4564


作者:陳竫詒編譯  Web Only


WEF在最近發表的報告中指出:人工智慧、機器人和生物科技將破壞目前的商業世界,就像當初工業革命一樣。2020年,將比現在少500萬個工作機會!

每年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各國領導人及產業重要人士的世界經濟論壇,這次調查了15各世界主要經濟體,來自350家國際企業的高階經理人,涵蓋全球65%的勞動力。

WEF調查發現全球已開發國家將因為精簡人力以及自動化,丟掉710萬個工作,新的領域例如新的科技、工程、專業服務等領域將創造210萬個新機會。一增一減,兩相抵銷,未來五年將有500萬個工作機會不見了。

最有可能受到「第四次工業革命」衝擊的,將是行政工作和白領上班族。

未來5年工作最可能消失的產業,是醫療、能源和金融服務。新的工作機會則來自資訊、通訊科技、新媒體和娛樂。

另一方面,報告中也提到,多數的女性勞動力可能淘汰出局。

原因是女性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產業的勞動參與程度比較低,這些產業的成長機會女性幾乎分不到一杯羹,增加了一個就業機會,在其他產業卻可能有20個機會被淘汰。不過女性有機會進入更高階的管理角色。

巴克萊銀行的前首席執行長Antony Jenkins警告,銀行將面臨「Uber時刻」(Uber moment),未來10年,在金融服務業的就業人數可能比現在少一半。

「如果要跟上這個快速的變化,避免人才嚴重短缺、大規模失業,以及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國家必須有所行動,在勞動力的轉型上進行投資,」WEF的主席Klaus Schwab表示。

投資教育和成人學習計劃,是很好的開端。

現在開始念小學的小孩,有65%未來從事的是目前都還不存在的工作,未來的學習培訓更是至關重要。雇用多元化的勞動力,不論是性別、種族和年紀各方面,將是未來企業在快速變動的世界獲得成功的關鍵。

資料來源:CNN、衛報、WEF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3981#sthash.hienDpvb.dpuf
Prev12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