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9 台灣前五大壽險公司如何面對鉅額匯兌損失?
by 趙永祥, 2019-01-21 15:52, Views(563)




趙博士財經分析之29

台灣前五大壽險公司如何面對鉅額匯兌損失?


一. 前言

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2018年12月是損失最慘重的一月!台灣地區各大壽險公司發布2018年12月自結獲利,前6大壽險公司卻有5家出現虧損。國泰、富邦人壽2大龍頭,單月合計虧損破百億元。當大多數台灣民眾把大量儲蓄都擺在保險,當壽險公司大量把這些資金用於海外投資,這時,匯率一有風吹草動,容易導致壽險公司的大額虧損。金管會統計,2018年1月到11月本國壽險公司淨匯損金額,已達2千零80億元,加上12月,全年匯損將超過2千2百億元。Furthermore, 未來值得擔憂的一件事是,由於美元走弱、全球股市下行,壽險業在2019年的表現可能會更每況愈下。此一問題已經是存在已久、處理起來卻極為棘手的大問題且嚴重性正在正加速擴大。

1. 台灣地區保險滲透度與海外投資率皆奪下全球第1

2. 2018年12月本土壽險業遭遇匯損、美股投資失利的虧損海嘯,源於台灣的另一個世界冠軍──壽險業資產的海外投資比重佔比全球第一

這不只牽涉金融股的獲利與股價,更牽涉到台灣保戶手中所持有的保單。從台灣壽險業屢屢拿下的另類「世界冠軍」,就可知其嚴重度。近年台灣人愛買保險的程度,稱冠全球。

二. 台灣地區「保險滲透度」& 「保險密度」分析

當年度壽險保費收入占一國GDP(國內生產毛額)比率,被稱為「保險滲透度」,代表一國保險業對於該國經濟的重要程度,根據一份瑞士再保公司統計資顯示: 2017年度資料,台灣以17.9%,居全球之冠。

當年度總保費收入除以總人口,則被稱為「保險密度」,根據一份瑞士再保公司統計資顯示: 2017年台灣人均壽險保費高達4195美元,僅次於香港、丹麥,排名全球第3。

根據柏瑞投資(PineBridge Investments)統計2015年數據,美國保險業的海外投資,只占總資金的12%;近乎零利率、投資報酬不高的日本,最有動機做海外投資,比重為21.6%,較多數國家高。台灣地區則以57%奪冠!

再者,這3年此比重仍持續攀升,保險事業發展中心(以下簡稱保發中心)數據顯示,2018年11月本土壽險公司海外投資比重,達68.7%的歷史新高。

這些世界之最加總起來的結果是,當民眾把大量儲蓄都擺在保險,當壽險公司大量把這些資金用於海外投資,這時,匯率一有風吹草動,容易導致壽險公司的大額虧損。金管會統計,2018年1月到11月本國壽險公司淨匯損金額,已達2千8億元,加上12月,全年匯損將超過2千2百億元。

三. 投資本土獲利薄弱,台灣地區保險機構甘冒高風險賺海外高報酬投資項目

有兩大問題值得深思:

1. 為什麼台灣壽險業竟敢擁抱這麼高的風險?

2. 為什麼台灣人比外國人更愛買保險?

ANS: 因為本土的存款、債券利率實在太低。

過去保險業最愛買台灣政府公債,2008年金融海嘯,占壽險資產比率還有高達14%,現在只剩下5.65%。過去10年,本土公債殖利率從超過2%,跌至不到1%,台股殖利率雖然高達4%到5%,但波動較高,能投資的比率有限。

一般民眾也面臨定存利息只有1%出頭的困擾,當保險業者推出利率比定存好的保單,便大量吸納存款戶投保。

一位曾任金融業總字輩的高層不諱言,這是一環套一環,呈現出難解的局面。目前國內利率偏低,但壽險公司新保單競爭激烈,往往要祭出利率2.5%甚至3%的保單,才能吸引到客戶。

當投資報酬低於承諾的保單利率,必定虧錢。於是壽險公司大量改購買美國公債、公司債,可以獲得4%、5%獲利,扣除匯率避險成本1%到2%,可以從中賺取利差,才造成台灣獨步全球的壽險高海外投資比重。

四.開放國際板債券,搶吃「蘋果」股票進而閃避國際投資上限

金管會在2007年修法,放寬壽險業海外投資上限至45%,已經高於韓國的3成、中國的1成5。但,壽險業依然很快投資「到頂」。

2014年為了發展台灣的國際板債券市場,金管會再度放寬壽險業投資來台掛牌的國際債券,不計入海外額度。此一結果出現2大奇怪現象。

奇怪現象一,壽險業為了解決「到頂」問題,搶吃「蘋果渣」

台灣的國際板雖吸引如蘋果、英特爾等知名公司來台發債,已掛牌的發債金額將逾1千8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5兆6千億元),但一點也不「國際」,絕大多數都被本土壽險業者給買走。而且,蘋果等公司看準壽險公司弱點,來台發行的利率與條件,其實是比海外條件差了許多的「蘋果渣」。

奇怪現象二,搶買本土掛牌的債券ETF(指數型基金)

為避免壽險業承受的匯兌風險過大,並鼓勵多投資台灣,金管會在2018年還是關上了國際板不計入海外額度的大門,國際板債券加計國外投資,上限定為65%。

但壽險業發現另一條逃生之道──轉買以追蹤海外債券為標的、在台灣發行、以新台幣計價的債券ETF,享受海外債券利率,但不計入金管會所定的上限。

從2017年台灣第一檔美國公債ETF掛牌以來,根據證交所、櫃買中心資料,整體債券ETF規模,在去年11月底突破新台幣3千億元大關,榮登亞洲債券ETF龍頭。

加速狂增的新保單,增加了業者對海外投資的龐大需求。2017年全年壽險保費達3兆4千2百億元,創歷史新高,年成長高達9.15%。2018年前11個月,在壽險公司被金管會要求停賣賠錢保單下,保費年成長率只剩下3%。

既然錢多無處去,赴海外投資還得靠鑽漏洞,保險業為何要如此打腫臉充胖子?一位金融業總經理分析,日本公債利率比台灣更低,但日本壽險的保單利率就只有1%,不會像台灣業者推2.5%利率的保單打腫臉充胖子。

五. 台灣地區保險機構潛伏危機與因應方案

對台灣地區保險機構理而言,較為理想方式如下所述,

量出為入,也就是能做多少投資、就賣多少保單,

報酬率低、就賣保證利率較低的保單。

筆者觀察,目前一大潛伏性的重大問題在於

保險業10多年前賣出太多6%、8%的高利率保單,必須靠大量販售現在較低利率的保單,將整體資金成本用平均值拉下來。例如歷史悠久的國泰、新光人壽,資金成本都在4%以上。若金管會下重手限制保險業者衝新保單,業者資金成本下降速度恐將減緩,後段班業者要多虧好幾年。

六. 結語

(一)股匯債投資失利,對台灣地區保險機構理而言,2018年財報數據不好看

海外投資曝險程度高,是2008年金融海嘯前的6倍

2019年對台灣保險業是一大考驗年。例如摩根士丹利證券預告,2019年美股表現不會比去年好,只怕會更差;而美元匯率在美國聯準會(Fed)採鴿派態度,今年很可能只升息2次的狀況下走弱。今年保險業不只在投資上,股市沒有太高的資本利得可期待,債市因升息而持續弱勢,匯率上則可能蒙受巨大的匯損。

筆者觀察,台灣地區壽險業短期而言不會有立即風險,中短期內不至於出現需要政府出面幫忙賠付的現象,不像銀行,一旦財務體質變弱可能發生擠兌問題,壽險韌性高多了,但怕的是患了慢性病卻不醫治,長期失血而不斷惡化。

事實上,台灣壽險業資金運用的槓桿之高,也是全球少見。保發中心數據顯示,2017年底,本土壽險業的淨值比為5.58%(淨值占資產比率,數字越大代表槓桿倍數越少,越有能力應付意外的鉅額虧損)。到2018年11月底,這比率降到4.25%,是2011年以來最低,還有保險公司低至3%。

(二) 筆者觀察,台灣壽險業的平均淨值比,不論是4%或5%,跟外國業者比,明顯偏低。金管當局應該高度重視台灣這些另類的世界第一,當台灣的保險滲透度高居全球冠軍,代表台灣的命運被綁在保險公司的操作與操守上。當台灣壽險資產的海外投資部位達金融海嘯前的六倍,當海外市場大跌時,單單保險公司將(投資虧損)災難傳導回台灣的後果,就會比2008年可怕6倍。

(三) 保險安定基金水位低: 保戶自保,別碰後段班高利保單

由於壽險公司淨值下滑,資金槓桿越來越高,等於用小錢玩大錢。萬一虧損侵蝕淨值低於安全下限,這時,大股必須要掏錢再注資,做不到?就等著被政府接管。

但保戶的權益,屆時能否全額獲得保障?恐怕很難!負責維護保戶權益的保險安定基金,在接管國華人壽、賠付880多億元後,壽險部位提撥金額僅剩90億元。

事實上,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早在2015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將台灣壽險業列為低利率環境中的虧損高風險群,理由是,台灣壽險公司在本土低利環境下,賣高保證獲利的保單,比起外國同業,必須採取更積極、大膽的投資策略,除了有較大比率的資金投放在房地產、海外,也存在嚴重的「以短支長」問題,投資金融資產的合約存續期,比保單平均存續期,短了5年到8年。

(四) 當壽險業陷入虧損高風險,民眾該怎麼自保?最直接的,別碰經營體質較差的後段班壽險公司所推出,保證利率異常高的保單產品,因為,未來有可能血本無歸。

雖然多數壽險業經營沒有立即危機,但投保人也要多留心,你的資產正被體質日益脆弱的壽險公司操盤。未來金融市場若遭黑天鵝襲擊,以目前保險安定基金的水位,不可能全部賠付,保戶能拿到的賠償,恐將大幅縮水。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1- January-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