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漁樵問對》01 翻譯 ( 邵雍:《漁樵問對》01)
1


          《漁樵問對》01 翻譯

漁者垂釣於伊水之邊。有一樵者路過,放下柴擔休息,坐在大石頭上,問漁者:能釣到魚嗎?

答:能。

問:魚鈎上不放魚餌能釣到嗎?

答:不能。

問:釣到魚不是魚鈎而是魚餌,可見魚因吃食而受害,人因吃魚而受利,都是因吃其利一樣,而結果不一樣。請問這是為什麼?

漁者説:你是打柴的,與我工作不一樣,又怎麼能知道我的事呢?然而我可以給你解釋一下。你口中的利就像你看到我釣到了魚,你口中的害就像你看到魚丟失了性命。你只知道眼前事件的利害關係,並沒有看到影響眼前事件的利害關係是多方面的。魚的利和我的利是一樣的,魚的害和我的害也是一樣的。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魚受利於食,我也受利於食,魚受害於食,我也受害於食。你只知魚終日有食吃而為利,又怎知魚若終日無食吃而為害呢?如此,食物的害處太重了,而釣魚的害處卻輕了。你只知我終日釣到魚而為利,又怎知我若終日釣不到魚而為害呢?如此,我受到害太重了,而魚受到的害卻輕了。若以魚為本,人吃了魚,則魚受到了傷害;若以人為本,以魚為食,人無食吃則人受到了傷害。更何況在大江大海里釣魚,又是多麼的危險?魚生活在水裏,人生活在陸地,水與陸地不同,其利益一樣。魚受害於餌,人受害於財,餌與財不同,其害處一樣,又何必分彼此呢!你説的,只是事物的本質,而不知事物的變化。

樵者又問:魚能生吃嗎?

答:煮熟之後可以吃。

問:那必然用我的柴煮你的魚了?

答:當然。

問:那我知道了,我的柴因你的魚而發生了變化。

答:你知道你的柴能煮我的魚,可你不知道你的柴為什麼能煮我的魚。用柴煮魚的方法早就有了,在你之前人們就知道,可世人卻不知道柴的作用是火。如果沒有火,你的柴就是堆積如山又有何用呢。

樵者:願意聽你説其中的道理。

漁者:火生於動,水生於靜。動靜相生,水火相息。水火為用,草木為體。用生於利,體生於害。利與害表現在感情上,體與用隱藏於性情中。一明一暗,只有聖人才懂柴與火的道理。就像我的魚,沒有火燒煮直到腐臭爛掉,也不能吃,又怎能養人身體呢?

樵者問:火的功能大於柴,我已經知道了。那為什麼易燃物還要柴引燃呢?

答:柴是火的本體,火是柴的作用。火本無體,通過柴燃燒後才有體。柴本無作用,待火燒起後才為有用。因此,凡是有體的物體,都可以燃燒。

問:水有體嗎?

答:有。

問:水能燃燒?”

答:火的性質,遇水後能與之對立而不能與之相隨,所以滅了。水的性質,遇火後能與之相隨而不能與之相對立,所以熱了。因此有熱水而無涼火,是因為水火相息的原因。

問:火的功能來於用,它有體嗎?

答:火以用為始,以體為終,所以火是動的。水以體為始,以用為終,所以水是靜的。因此,火有體,水有用,二者既相濟又相息。不止水火,天下的事物都如此,就在於你如何應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