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位置: 趙永祥 > 禪門公案
by 趙永祥 2015-04-23 14:50:28, 回應(0), 人氣(611)


一串念珠遺失之禪宗公案

有個寺廟,因藏有一串佛祖戴過的念珠而聞名。
念珠的供奉之地只有廟里的老住持和7個弟子知道。
7個弟子都很有悟性,老住持覺得將來把衣缽傳給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光大佛法。
不想那串念珠突然不見了...7位弟子沒人承認拿了念珠
老住持問7個弟子:
“你們誰拿了念珠,只要放回原處,我不追究,佛祖也不會怪罪。”弟子們都搖頭。
7天過去了,念珠依然不知去向。
老住持又說:“只要承認了,念珠就歸誰。”
但又過去了7天,還是沒人承認。
老住持很失望:“明天你們就下山吧。拿了念珠的人,如果想留下就留下。”
第二天,6個弟子收拾好東西,長長地舒了口氣,乾乾淨淨地走了。只有一個弟子留下來。
※念珠不在,佛還在
老住持問留下的弟子:“念珠呢?”
弟子說:“我沒拿。”
老住持說:“那為何要背個偷竊之名?”
弟子說:“這幾天我們幾個相互猜疑,有人站出來,其他人才能得到解脫。
再說,念珠不見了,佛還在呀。”
老住持笑了,從懷里取出那串念珠戴在這名弟子手上。

這個故事,讓我感悟了很久。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說清楚。
然而比說清楚更重要的是:
能承擔;能行動;能化解;能扭轉;能改變;能想自己,更能想別人,這就是法。

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釋,不理解的人解釋也沒用。

這不僅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大智慧。

Buddhist Life Mission 佛教生命协会的相片。
by 趙永祥 2014-10-02 08:09:22, 回應(0), 人氣(348)


              瞎忙


在一個山谷的禪房裡有一位老禪師,他發現自己有一個徒弟非常勤奮,不管是去化緣,還是去廚房洗菜,這個徒弟從早到晚,忙碌不停。但是這小徒弟的眼圈越來越黑,終於,他忍不住來找師父。

他對老禪師說:“師父,我太累,可也沒見什麼成就,是什麼原因呀?

”老禪師沉思了片刻,說:“你把平常化緣的缽拿過來。”

小徒弟就把那個缽取來了,老禪師說:“好,把它放在這裡吧,你再去給我拿幾個核桃過來裝滿。”小徒弟不知道師父的用意,捧了一堆核桃進來。這十來個核桃一放到碗裡,整個碗就都裝滿了。

老禪師問小徒弟:“你還能拿更多的核桃往碗裡放嗎?”“不行,已經滿了。”

“哦,你拿些米粒過來。”小徒弟又捧來了一些米,他沿著核桃的縫隙把米倒進碗裡,竟然又放了很多米進去,一直放到都開始往外掉了。小徒弟才停了下來,突然間好像有所悟:“哦,原來碗剛才還沒有滿。”

“那現在滿了嗎?”“滿了。”

“你再去取些水來。”小徒弟又去拿水,他拿了一瓢水往碗裡倒,在小半碗水倒進去之後,這次連縫隙都被填滿了。老禪師問小徒弟:“這次滿了嗎?”小徒弟看著碗滿了,但卻不敢回答,他不知道師父是不是還能放進去什麼東西。

老禪師笑著說:“你再去拿一勺鹽過來。”老禪師又把鹽化在水裡,水一點兒都沒溢出去。小徒弟似有所悟。

老禪師問他:“你說這說明了什麼呢?”

小和尚說:“我知道了,這說明了時間只要擠擠總是會有的。”

老禪師卻笑著搖了搖頭,說:“這並不是我想要告訴你的。”

接著老禪師又把碗裡的那些東西倒回到了盆裡,騰出了一隻空碗。

老禪師緩緩地操作,邊倒邊說:“剛才我們先放的是核桃,現在我們倒著來,看看會怎麼樣?”

老禪師先放了一勺鹽,再往裡倒水,倒滿之後,當再往碗裡放米的時候,水已經開始往外溢了,而當碗裡裝滿了米的時候,老禪師問小徒弟:“你看,現在碗裡還能放得下核桃嗎?”

老禪師說:“如果你的一生是一隻碗,當碗中全都是這些米、鹽 (必要但不急的事)時,你的那些核桃(重要的事)又怎麼放得進去呢?”小徒弟這次才徹底明白了。 如果您整日奔波,異常的忙碌,那麼,您很有必要想一想:“我們有那些重要的事要裝進自己生命的碗當中呢?該怎樣區別核桃和米呢?”


結語:如果每個人都清楚自己重要的是什麼,生活就會簡單輕鬆了。


趙夫子  合十

by 趙永祥 2014-07-17 18:13:07, 回應(1), 人氣(579)


《修行之境界》


被貶到長江北邊任職的蘇東坡,自以為很有修行而賦詩偈「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標榜人生境遇上的「稱、譏、毀、譽、利、衰、苦、樂」八種風,已經吹不動他了,就好像已然端坐在紫金蓮台上紋風不動般,深感自得,旋乃囑書僮拿到江南給好友佛印禪師獻寶,佛印隨意看了就在詩偈上批了兩個字讓書僮送回,蘇東坡見書僮折返,急問究竟,書僮回稱好像有寫字,蘇東坡忙接過來,赫然只見「放屁」兩字,氣急敗壞地過江責問佛印,佛印早在岸邊等候,甫見蘇東坡即哈哈大笑道:

「學士!學士!你不是八風吹不動了嗎?怎麼一屁就打過江了呢?」


修行!修行!


說時容易做時難,修行如果光説不練,不過是說食數飽、畫餅充飢,唯有如法躬身實踐,才能究竟圓滿。


趙夫子  合十


2014/7/17


by 趙永祥 2014-03-22 08:08:13, 回應(1), 人氣(603)

「空」與人生


「空」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空」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只有空的杯子才可以裝水,空的房子才可以住人.每一個容器的利用價值在於它的空.空是一種度量和胸懷,空是有的可能和前提,空是有的最初因緣。

佛經裡有「一空萬有」和「真空妙有」的禪理。人生如茶,空杯以對,就有喝不完的好茶,就有裝不完的歡喜和感動。




趙夫子  合十
2014/3/22
by 趙永祥 2013-12-22 10:59:38, 回應(0), 人氣(393)




<禪宗公案之3> 【溢出的杯茶】



南隱是日本明治時代的一位禪師。有一天,有位學者特來向他問禪,他只以茶相待。他將茶水注入這位來賓的杯子,直到杯滿,而後又繼續注入。


這位教授眼睜睜地望著茶水不息地溢出杯外,直到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終於說道:「已經漫出來了,不要再倒了!」

「你就像這只杯子一樣,」南隱答道,「裏面裝滿了你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教授你不先把你自己的杯子空掉,如何對你說禪?」



趙夫子 合十

2013/12/22
 

by 趙永祥 2013-12-22 10:55:16, 回應(0), 人氣(488)



              <禪宗公案之2> 快樂與痛苦








曇照禪師每日與信徒開示,都離不開:
「快樂呀!快樂呀!人生好快樂呀!」


可是有一次他害病了,在生病中不時叫說:
「痛苦呀!痛苦呀!好痛苦呀!」


住持大和尚聽到了,就來責備他:
「喂!一個出家人有病,老是喊苦呀,苦呀,不好看呀!」


曇照:「健康快樂,生病痛苦,這是當然的事,為什麼不能叫苦呢?」


住持:「記得當初你有一次,掉進水裏,快要淹死時,你且面不改色,那種無畏的樣子,視死如歸,你那豪情如今何在?你平時都講快樂,快樂,為什麼到病的時候,要講痛苦,痛苦呢?」


曇照禪師對住持和尚道:
「你來,你來,你到我床前來!」
住持到了他床邊,曇照禪師輕輕地問道:
「住持大和尚,你剛才說我以前講快樂呀,快樂呀!現在都是說痛苦呀,痛苦呀!請你告訴我,究竟是講快樂對呢?還是講痛苦對呢?」 


人生有苦樂的兩面

太苦了,當然要提起內心的快樂;
太樂了,也應該明白人生苦的真相。
熱烘烘的快樂,會樂極生悲;
冷冰冰的痛苦,會苦的無味;

人生最好過不苦不樂的中道生活。




趙夫子 合十

2013/12/22
 
by 趙永祥 2013-12-22 10:51:28, 回應(0), 人氣(412)



<禪宗公案之1>  兩把劍






公案內容

韓國近代有位慧月禪師,是鏡虛禪師的弟子,他常說:「我有兩把劍,一把是殺人劍,另一把是可以讓人重生的活人劍。」


這話傳到一位日本將軍的耳裡,他打算去會一會禪師,看他有何能耐。
 
一見面,這位將軍就抽出長劍,指著慧月禪師說:「聽說你有兩把劍,一把是殺人的,一把是活人的,一個出家人怎麼會有劍呢?請把劍拿出來給我看吧!否則,我就用手中的這把劍把你殺掉。」 

慧月禪師聽了,神色自若地說:「您想欣賞我的劍?可以啊!」
 

將軍不耐煩地大喝:「那就快拿出來!」 這時,慧月禪師忽然向將軍身後一指,說:「它就在您背後,請看吧!」 
等將軍一回頭,慧月禪師立刻揮拳把這位日本將軍打倒在地,然後說:「這就是我的殺人劍,您已經死了!」 
將軍一臉驚訝地慢慢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心想,自己一生征戰無數,今天竟然會被一個出家人所擊倒,不禁深為慧月禪師的勇氣及定力所折服,於是恭敬地向禪師禮拜。 

禪師哈哈大笑,說:「將軍,您看到了嗎?現在這一把就是我的活人劍。」 
慧月禪師先以殺人劍斬斷將軍的傲慢及妄念分別,接著以活人劍開啟了將軍本具的佛性,使他在一念之間,由惡轉善,由迷轉悟。 

對禪者而言,在大事未明時是「迷」,與死人沒什麼兩樣,要等到「悟」了以後,才可以算是一個活人。在這過程中,必須歷經千生萬死,正所謂「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不經大死一番的淬煉,如何能激發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悟境? 

禪門常以「殺人刀」與「活人劍」來接引學人,這其實是一體兩面的運用,究竟殺了什麼?活了什麼?這當中的一生一死,正如《碧巖錄》所云:「若論殺也,不傷一毫;若論活也,喪身失命。」吾人能會意否? 


趙夫子 合十

2013/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