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登入
位置: 趙永祥 > 星雲說偈
by 趙永祥 2016-05-01 11:26:36, 回應(0), 人氣(271)

星雲大師

《生涯的規劃》【全集】1~2.- 揚州講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3AbxlXUaFA

by 趙永祥 2016-05-01 08:16:22, 回應(0), 人氣(236)


星雲大師廈門南普陀寺佛學講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7YwlRvola8

by 趙永祥 2016-04-26 20:40:59, 回應(0), 人氣(146)

星雲大師  中國大陸演講合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5WEfFXP0ig

發佈日期:2014年7月17日

(1)北京大學:禪文化與人生.

(2)江西宜春:禪與人生.

(3)揚州大學:人生幸福

(4)廣州中山大學:人生財富知多少.(5)澳門大學:世間財富知多少.(6)廈門大­學:空有之關係.(7)江西心之聲像湖講壇:生命的發展與昇華.(8)廈門南普陀寺.­(9)江西真如禪寺.

by 趙永祥 2016-04-26 06:16:54, 回應(0), 人氣(233)


星雲大師: 江西真如禪寺佛學講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rzJclzXfg8

by 趙永祥 2016-04-13 05:16:46, 回應(0), 人氣(228)

星雲大師《空有之關係》

地點:廈門大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BaM1u76wk&nohtml5=False

by 趙永祥 2016-04-04 17:26:54, 回應(0), 人氣(223)


星雲大師《佛教的生死學》【全集】1~2


講演主要內容

各位嘉賓、各位佛教的護法信徙們,大家晚安!阿彌陀佛!

  我繼講「佛教的生命學」之後,今天講「佛教的生死學」。過去有一些人,忌諱談生死,其實,你忌諱也沒有用,生死是一個很現實、很真實的事情,你面對它,生也好,死也好,都很可愛。中國有一句古話「視死如歸」,把死亡看成似回家一樣,回家不是很歡喜的事嗎?人喜歡生,不喜歡死,主要原因是:生我能感受到、我知道;死了以後,我不知道了,我畏懼我不知道的未來。假如當您了解到生之可愛,死了以後也能可以了解。所以,生也好,死也好,都沒有什麼介意了。

  有一個人家,老年得子,歡喜慶祝之時,來了一個禪師,站在門口,一直流淚,這家人就問:「我們老年得子,這麼歡喜,你在這裏哭什麼呢?」他說:「我哭你們家裏又多了一個死人」。其實,生,就已經知道要死;死,也不必悲傷,知道又要去生了。像大家用的汽車,老舊了,要淘汰、報廢了,就好像人老了要死;假如把汽車報廢淘汰,換一部新的汽車,不是很歡喜嗎?同樣的,我們身體老了、腐朽了,換一個新的身體,不是也應該要歡喜嗎?楊柳枯了有再發青的時候,花兒謝了有再開的時候,為什麼我們人不能再來呢?

  大家要深深的相信、深深的知道:「人是死不了的!」我曾講過:一個茶杯掉到地上碎了,你要再把它複原,就不可能了,因為它破碎了;可是茶杯裏面的水,雖然流到地上、桌子上,如果用麻布、拖把,把它再拖回來,水一點都不少。人生生命之水,在人生長河裏流淌着,是無止無盡的,是無限的未來。人類沒有瓦斯、電器之前,我們都用木柴來燒火,一個木柴燒完之後,接續着再添加一根木柴、再添加一根木柴......,就像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人生,生命之火可以一直延續下去,不會熄滅。所以生死呀,生了要死,死了又要生,它是輪回的。所以生也不必太歡喜,生也很辛苦;死也不必悲傷,可能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人,生了要死,就好像要換衣服,這一件衣服破舊了,換一件新衣服,換一個新的身體給我們居住,這個也是很好的事呀!

  因此,對於生和死,不要把它看成是不相幹的兩回事,其實生和死是一件事,就好像是手有正面和背面,一紙兩面。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我們不要妄自分別。在世間上,有的人要生,但也有少數的人,他好像為了點什麼事情想不開要死。其實貪生也不是很好,怕死也不是很好。我還是用香港剛剛過世的名人--黃霑的一句話:「用平常心來看無常的生死」,生是好、是不好,這不一定的,不過你可以把它做的很好。孔老夫子曾說:「未知生,焉知死?」可見,我們要能懂得生,你去推而想像,也會知道死。

  過去有一位道吾禪師,他說:「我既不說生,也不說死,為什麼?因為生死是很自然的,不需要給它說什麼。」生和死之間好像有一個區隔,這個區隔用佛教的專有名詞,叫「隔陰之迷」。「陰」就是身體,陰陽的「陰」。五陰、五蘊,就是有五個東西結合,色即物質、受、想、行、心識的識,色受想行識這五個積聚的東西成為人。死了意識,色、受、想都沒有了,只有一個叫「中陰身」,「中陰身」就是生和死之間的一個東西,這個東西在還沒有投胎以前,它會縹縹緲緲的,好像在哪個空曠的地方,它要找一個受生的地方,這個時候他叫「中陰身」。就是我們隔了這個陰,忽然前生後世我們就不知道了。你告訴他,說死後怎麼好怎麼好,他不知道,他就很顧忌,這是人大概怕死的最大原因。可是你怕死,也不是就沒有死亡的。佛教裏面把死叫作涅槃,涅槃是死嗎?不是的,涅槃是不生不滅。我們是有生死、有生滅的,可是,你修行到一個階段的時候,會不生不死、不生不滅的,那叫涅槃。

  在經典裏面記載這樣的一段事:一個婦女,死了兒子,哎呀!青少年的孩子正是可愛的時候,死了,她怎麼也想不開,就傷心呀,啼哭呀,甚至於去找佛陀,「佛陀!您有辦法能讓我的孩子活起來嗎?」佛陀說:「只有一個辦法,你去找一棵草,叫吉祥草,這個草你找到了,就可以救你的兒子再活起來。」「噢,這個草在哪裏?」佛陀說:「你去問,哪一家沒有死過人,他家裏一定有吉祥草。」這個婦女就挨家問:「你家裏死過人嗎?你家裏死過人嗎?」當然一般人都不喜歡,認為她神精兮兮的。後來她才悟到:「噢,原來沒有一個人家不死人的,死、生,這是一個很真實的人間實相啊!」所以,你如果要違背自然實相,這就叫不懂得生死了。

  有一位做大官的信徒,與他很有感情的父親過世了,年紀也很老了,但是他看不開,家裏幾十個兒孫一直在哭、一直在哭,甚至找我去替他做告別儀式,他們一家還是在哭,我說:「哭什麼呀?這個老人移民到外國,到佛國,到阿彌陀佛淨土的國家去了,你們應該很歡喜呀!」移民我們不是都要弄一些什麼菜呀,請他吃,恭賀呀,替他歡喜送行了,你們應該歡喜替老人家送行呀,他移民去了,你不這樣想,想什麼?人類最愚癡的,父母死了,趕快找人念經、超度,為什麼?可能做鬼了,可能墮到地獄了,真是最大的不孝。為什麼想父母做鬼,墮到地獄呢?為什麼不想父母是到佛國往生去了呢?

  我今天跟你們講的佛教生死學,主要的就是要讓我們認識生死,會處理生死,甚至一定要達到解脫生死,就是了生脫死了。跟昨天一樣,用問題提出來問答,就比較容易了解。現在請覺梵法師提出第一個問題:

  覺梵法師:「請教大師,以您在宗教界見多識廣,為我們介紹一下瀕臨生死邊緣的經驗或者例子。」

  星雲大師:在我近八十年的人生歲月裏,看到別人死了,哎,過了幾天又活過來了,這樣的例子看過幾次。有一位幫我看門、煮飯的人,他忽然死了,大家都念佛,祝福他上升佛國。但是他身上的熱度一直都沒有退,雖然沒有氣,究竟是生、是死也不知道?大概過了三天,他忽然又坐起來,他看到我們在念經,就說:「你們在幹什麼?」把我們嚇一跳。你剛才問我:有什麼在死亡邊緣的經驗?有,在我這一生當中,算一算在死亡邊緣的時候,甚至從死門關又再回來,這一生當中約有十次左右。我曾說過,在我年輕的時候,從佛學院剛出來,就遭遇到不幸。因為我住的地方,白天是國民黨的政權,晚上是共產黨的政權,國民黨有時候把我抓起來,說我是共產黨的匪諜,要槍斃我;有的時候,共產黨也把我抓起來,說我是國民黨的國特,也要槍斃我。其實我通通都不是,我只是一個年輕的出家和尚。記得有一次,把我五花大綁,從這個房子帶出去,我想這是槍斃了,因為好多人常常都是這樣被槍斃的。眼看他人死,我心急如火,不是傷他人,看看輪到我。我記得那天下午,天氣很好,陽光普照,但是,當我在路上走的時候,我覺得面臨死亡,好像太陽沒有顏色,很昏暗。我並沒有很害怕,只是想:「哎!我今年才21歲,就這麼死了,父母也不知道,師父也不知道。哎!人生等於水泡一樣,就這麼破滅了。」當然後來不是槍斃,是把我帶到另一個地方去審問,假如是槍斃的話,當然沒有今天我在這裏跟你們講話了。

  青少年的時候,有一段時期,我們住的寺廟距離街上大概有十幾華裏,要去街上買東西,由我負責。路很遠,就騎着腳踏車,又好玩,又快,真喜歡騎腳踏車。有一次騎在一個小路上,對面來了兩個小學生,糟糕!路這麼窄,怎麼能和他們錯過去呢?心念一動,就從很高的路上摔到路旁的深溝裏,大約有現在的三層樓高,人和車子一起掉到下面的深溝裏,下面都是石頭。當時在空中就想:「哎呀!這下完了,這次一定會死。」頭先到地,撞到石頭,噢!好像世界粉碎了,滿天金星,我失去了知覺,應該有好幾分鍾,我等於死過去一樣。等到醒了,以為自己已經在陰間,坐起來,看看周圍,哎!陰間怎麼跟世間一樣嘛,有黃土、有青草、有樹木,怎麼死跟不死都是一樣的。這樣想一想,我究竟死了還是沒有死?摸摸頭,這是我嘛;看看手,這是我嘛,我沒有死呀!我再注意一看,我的腳踏車,摔的粉碎,散在四周。但我找自己的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也沒有感到疼痛,就去把腳踏車一塊一塊的再撿起來,用繩子捆綁好,想到這些廢鐵還可以賣一塊、兩塊錢,於是就把這些廢鐵背起來,背回到寺院去。在路上就想,哎,腳踏車原來我騎它,現在它又騎我。因為多次在死亡的邊緣,慢慢的訓練了自己,也感覺到生也好,死也罷,都是這麼一回事。

  在七、八年前,因為心髒繞道手術,當時醫生就問我:「您怕死嗎?」以前他也這樣問過我。這個問題很難回答,說怕死,他會笑話我:「這個沒有用的出家人」。說不怕死,小螞蟻、小蜜蜂都貪生,怎麼能說不怕死呢?不過因為我長期與人交往,對這些問題我也懂得怎麼回答,我說:「死不怕,痛很怕」。為什麼?因為痛有個極限,萬一超過極限了,我自覺得自己是英雄,忍不住這個痛,就變成狗熊了。在佛教裏面,過去的古德們,對生死好像遊戲一樣。

  例如有一位登穩峰飛石禪師,他有一天就跟大家說:「喂,人死了,都是睡下來,頭北腳南,手東西,這個你們都看過的,不過我問你們:坐着死,你們看過嗎?」大家都說:「看過,過去在哪裏哪裏看過的。」「坐着死你們看過,站着死你們看過嗎?」大家又說:「在某某地方也看過。」「那頭在下面,腳在上面你們看過沒有?」大家說:「沒有看過」。飛石禪師說:「好!我死給你們看。」他頭朝下,腳朝上,倒立着死去。大家要幫他處理後事,動也動不了他,像個鐵柱子一樣站在那裏。後來,大家沒有辦法,就通知他在另外一個庵堂出家的妹妹,說你哥哥什麼時候死了,現在倒立着在那個地方,動也動不了。他妹妹來了,說:「哥哥,你活着時候常常做怪迷惑別人,難道你死了還要做怪嗎?」一推他,就倒下了。我從《高僧傳》裏,或者從自己個人瀕臨死亡的經驗裏,對死亡有一些了解。

第二個問題:佛教對生與死的關係是怎麼看的呢?

  身體上的死亡,大家都看了很多,也常遇到,甚至自己也免不了的。除了身體上的生死以外,我們思想上也有生死。比如思想上的矛盾呀,好像生死糾纏,如果思想上豁然開朗了,噢!我懂了,這就是所謂「了生死了」。像有一些修行悟道的人,在他一生悟道的過程當中,經曆了千生萬死,覺悟了多少的生死,才蛻換了人生。像在我們精神上、心靈上的世界,好像一天一天的不同,就像是一期一期的生死,不一樣的。總之一句話,無論是身體上、精神上、心靈上、煩惱上、道德上,人都是不斷的在生死裏面兜圈子、打轉。

  世間上,什麼東西最平等?要找平等的東西好難啊!生死最平等,帝王將相、家財萬貫、貧窮乞丐,不管誰,生死都是一樣的。生了以後要死,這是很平等的,大家都一樣,這是很必然的,沒有不同的;這個是很普遍的,沒有什麼特權。在這個很公平的、很平等的生死裏,當然也不是受神明來控制、來擺布,也不是受任何外來的力量來擺布我們。實際上這個生死,有好的生死,有壞的生死,主要的,還是在於我們自己的行為,也就是我們的業力來決斷生死如何的情況。

  在佛經裏面有說,眾生的生死叫作分段生死。「分段生死」就好像念珠一粒一粒不同,好像我們今天做人,來生做什麼,後世做什麼,這前生後世、六道輪回,做什麼不一定的,這叫分段生死。如果是有修行的人,如證羅漢果的,他就不像我們一定要死了以後再生,生了以後再死,一段一段的,他是「變異生死」。所謂「變異生死」,就是在精神上不斷升華,不斷進步,慢慢的,煩惱去除了;慢慢的,束縛解脫了;慢慢的,感到自在了,所以,了生脫死了。法國文藝複興時期有位人士,他說了一句話:「人生永遠不會謝幕的」。就等於基督教有一句很好的話:「信者可以得永生」。但是我現在可以再進一步的說:「信者固然得永生,不信他也不會死」。人本來就不死嘛,就像我剛才講的,身體可以死亡,我的生命、精神還會再來的。

  第三個問題,生和死有多少的種類?我們能選擇要最好的那一種嗎?

  生有很多的種類,死也有很多的不同,主要的是緣分、業力,它會讓我們的生死有好、有壞。世間上的生命,在佛教裏說,一切眾生都是眾緣和合而生。不一定是人,空中飛的鳥,山林裏的虎豹,水裏的遊魚,土裏的蚯蚓、昆蟲。在宇宙間,眾生各種的類型很多。像佛教裏說的,有的是寄生的,有的是胎生的,有的是卵蛋生的,有的水草裏面濕生的,還有化生的,神鬼是屬於化生的。生命怎麼樣生存,實在是種種型、種種色、種種類,很多。

  至於死的種類,也有各種不同。我們看到,有的人死的很好,有的人死的實在很可憐、很淒慘,也有種種的不同。有的人很安祥而死,甚至睡夢中死去,那真是很好啊!有的有修行的人,他能可以要生有生,要死也很自然就死了,因為那種人他已經把生死看成是一個。當然也有的人福報用完了,死了;甚至天上的人,福報完了,他墮落到人間來了。壽命完了,壽盡了,他自然就死了。有的人看起來應該死,有的人看起來不應該死、冤枉死了,其實,這個世間,在因果上沒有冤枉的,它當然有一些錯綜複雜的因緣,我們沒有辦法了解。 有的人要去坐飛機,到了飛機場了,忽然覺得身體哪裏不舒服,不能上飛機,退票了,哪裏知道空難!他撿回來了一條命;有的時候,本來不是這一班飛機,他到飛機場去的很早,哎!有這一班飛機提早,好!換個票。糟糕!遇上劫難。所謂「黃巢殺人八百萬,在數在劫命難逃。」這是他的業力、果報,等於是「閻王叫你三更死,不會讓你到五更。」

  我們面對生死這個問題,一方面,我們所做的業,對生死的影響重大,我們要留心,就是不要留下污點,壞了我們的清白。另一方面,要訓練自己,不但要有智慧,更要有堅強的力量!有的時候意志力、精神力,也能與死亡搏鬥,延長你的生命。盡管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不過能可以把死亡做得很安然、很自在,看的透、放的下,這也是很幸福。

  在原始佛教的時候,有一位比丘尼,叫優波先那,她被毒蛇咬了,毒液馬上散布全身,她一點也不慌張,見到舍利弗說道:「尊者大德,我剛才被毒蛇咬了,我快要死了。」舍利弗說:「哪裏會呢?你精神飽滿,眼神很好,哪裏像是被毒蛇咬了呢?」她說:「是真的,尊者舍利弗,我正在觀空(虛空的空),毒蛇能咬我的身體,但它能咬空嗎?」好比用拳頭打虛空,打的到嗎?

  「空」是真理,它能咬到我所證悟的真理嗎?我覺得把死視作滅亡、消滅,不好聽。現在社會有些名詞也在改變,像人死了,不叫作「死」,而叫「往生」了。死了又往那邊去生了,那死有什麼可怕呢?像佛陀,釋迦牟尼佛有十個名號,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善逝」,就是我們講的逝世了,「善逝」就是會得死,就是「涅槃」。人會的生,也會的死,這是很奇妙的事。說到死亡,當然有的人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甘願把仁義看得比死亡重要。但也有的人,因為想不通、煩惱,為了金錢而死、為了愛情而死。所以,還是有很多人對生死不了解,不過總之一句話,用世間上稍微有一點修養的看法,「死亡」等於放下重擔,做個休息。

  有一個大富翁,到了臨死,律師問他哪一筆財產要給誰?要他做個遺囑,他看看大家好久、好久,說了一句話:「我好累呀!」就這樣死了。確實在世間上活的好累呀!總之,生死問題,我們了解,生重於死啊!因為生是很現實嘛,在佛教裏面常常超度呀,度亡、度死呀,在我的感覺,我們出家人的責任是:「度生,重於度死!」度死可以,但度生更重要。比如,父母活着的時候,應該好好的盡孝,等到父母不在了,想要孝順沒有了。所以,在生的時候,你不好好度生,等到死了以後,再讓其得度,這也很為難。現在社會的進步,人死了好像都不太計較,知道這是免不了的,不過死亡時候的尊嚴也很重要。

第四個問題,佛教是怎麼來維護死亡的尊嚴呢?

  中國自古以來也很重視死亡的尊嚴,比方說:死了以後,一定要為亡者換上很好的衣服,甚至在他的面孔上、身上還要用布蓋起來,不要讓人家看到他的樣子,留下人們對他過去美好的印象。最近撰寫《南京大屠殺》的作者自殺了,因為她有腦神精衰弱,非常痛苦,她想自殺來解脫,就跟家人說:「請你們記住我幾年前健康時候的笑容,那是我永遠的面貌。」或者是人死了,用一個布幔圍起來,不能讓不相幹的人,隨便看到他的遺體。

  現在的人因為怕死,要求生,到生命最後,要求醫生急救、插管子、打針,其實,有的時候增加痛苦,也劃不來。我們的親人,看到他臨終的時候,身上都是插管子、針,那個印象讓人難以忘懷。所以在死亡的那一刻,最好是死的很泰然、很自然、很安祥。

  你說我們的愛人、眷屬、家人,在生的時候好好相愛,好好的相互尊重、幫助,到了死的時候,比如,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分飛。所以,在生的時候,好好的做些彼此敬愛、幫助的事情,不要到了他死亡的時候,你在那裏不停的哭,讓他掛念、不放心。從佛教的角度講,在人死亡的時候,連哭泣也不應該。

  據說,孔子有一個很窮的弟子叫顏回,他死的時候,應該有一塊布蓋起來,但他窮的沒有這塊布,勉強的找到一塊布,又太短了,蓋到頭,就蓋不到腳,蓋到腳又蓋不到頭。後來有人說,哎!這樣好了,把它斜過來,這樣頭和腳都能蓋起來了,他了不起的太太說:「不可以。顏回一向都很正派、很正直,寧可正而不周,也不要斜而有余。讓他露出來好了,露出來就露出來吧。」還是正比斜重要!我本來想在這裏告訴大家,一般凡夫死的情況;一般二乘人,或者菩薩(的生死問題),即有余涅槃、無余涅槃,「涅槃」也有好多的種類,不過太專業了,我也不去講了。剛才講到自殺的問題,好像自殺呀,我們這個社會不應該讓它蔓延,這是一個錯誤的行為。就等於我昨天講放生,有很多是錯誤的,自殺也是錯誤的。

  第五個問題,自殺真的可以獲得解脫嗎?還是會導致更悲慘的後果?

  現在的社會,自殺的人不一定是老年人,也不是貧窮,現在的青少年,甚至家世也很好,他是想不開,活得不耐煩。自殺是錯誤的,是弱者的表現,應該說是懦夫。有的人說厭世,討厭這個世間,凡事看不慣、聽不慣,「唉,算了,死了幹淨。」其實,死了不幹淨,為什麼?因為你死了,是在逃避責任。你說我負債、情感不如意......,這應該有另外的方法可以解決,你想不開自殺,自殺,也是殺人一樣,生命是自然的,你怎麼可以殘忍的把它結束呢?這也是犯罪。

  人想不開是很愚癡的,我記得還沒有出家以前,大概十歲左右,就很喜歡養鴿子。有一次我的鴿子跟隨別人家的鴿子一起跑了,飛到人家去了,我就非常的舍不得,就讓媽媽再替我買回來,媽媽不肯,說:「隨它去吧。」但是我不行,就用自殺來威脅母親。我家附近剛好有一條河,我就跳河自殺。其實,這只是一時之氣,哪裏會真的自殺,因為我會遊泳,從這邊跳下去,從那邊又出來了,只是嚇嚇母親而已。

  不過現在的夫妻吵架,有的時候弄假成真。這個自殺,不能隨便玩這一套遊戲。人生,等於是一個框框,你自己把它框起來,自己束縛起來,解脫不了,就想不開。我是在想:「死你都不怕,要自殺,其它還有什麼可怕的呢?你應該面對現實來解決問題。即使是負責呀,沒關係,跟債主說,我去擺地攤、做小工,慢慢的再還你的錢,比自殺好呀?你說感情上問題,他不愛我了。不愛我有什麼了不起?天上的星星千萬顆,地上的人兒比星多,為什麼自殺只為他一個呢?這劃不來的呀!」自殺的人總想到難以解決的問題,我也解決不了,就選擇自殺,以死了之。真的死了就了了嗎?不能了!在罪業上、因果上,甚至造成家人、親戚朋友的痛苦。你就這麼殘忍,不顧別人的感受嗎?

  我們佛光山在日本富士山下本棲湖附近,建了一個本棲寺,本棲寺旁邊有一個自殺森林,森林裏經常有人在那裏自殺,一年都有幾百人進去自殺。森林裏樹木參天,沒有陽光、暗暗的,在裏面死了,沒有人進去收屍,也沒有人敢去。只有到十月、十一月,冬天樹葉落盡了,警察才用繩子係着,慢慢的進去找死人的骨頭。你為什麼想不開呢?我看到樹林的外面牌子上寫了字:「你可以再想一想,要再往前走嗎?你的家人、還有很多可愛的東西、還有許多事情未了,你仔細想一想,再等一等好嗎?」雖然是簡單的幾句話,對自殺者也應該算是個警鍾!自殺、一時想不開,你幫助他、救他一下,他過一會,想法就不一樣了,他不會輕易的迷糊,走上絕路自殺。當今這個社會,愚昧的人士很多,我們大家要提高愛心,給這許多一時迷惑的人士,幫助一下,助他一臂之力,不要自殺,好死不如賴活。我覺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要想自殺,我們大家應該提高愛心,對社會、許多的人,要給予一些愛,這是義務,也是責任。

第六個問題,剛才講過「隔陰之迷」,那麼死亡後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呢?希望大師能為我們詳細介紹,死亡之後會遇到什麼?

  星雲大師:死亡以後的真相,我在想,死了以後的人,比我們活着的人要好一些。像我們現在活着,有這個身體,這也等於是一個屍體,我們每天背着這個屍體在做活動,負擔也很重。假如說人死了,沒有這個身體了,這個身體又成了另外的物質,那個不死的精神,比我們現在人還好。他可以穿牆入壁,沒有阻礙。甚至於他

  現在想要到北京、到日本的東京,即刻就到了,因為他是精神的作用,就沒有什麼阻礙。我覺得那不是很自由嗎?

  我記得幾十年前,在《讀者文摘》上有一篇文章提到:有一個地方發生了車禍,車子上的四個人全部死亡了,這時候警察、村民都圍着觀看,大家都覺得奇怪,這個車子怎麼會出現這樣的車禍呢?這個人怎麼會這樣死呢?大家就在討論,警察還用科學儀器在測定、鑒定。死者當中的一個人,竟然就站在旁邊說:剛才的車禍是怎麼樣、怎麼樣發生的,我們是怎麼樣死的。因為是他精神作用在講話,旁邊的人都不知道。講話的死者就很生氣說:「喂!我是權威,我是親自參與的,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不聽,你們在那妄自爭論,是什麼意思?」他講話別人不知道,因為他沒有肉體、沒有身體。所以死亡了以後,假如是我們的親人,他不應該說是一下子就離開了,應該他還是與我們常相左右。所以死亡後的情況,第一個是,肉體死亡後,他全身的痛苦都沒有了。所以,一死,就好像解脫自在了。

  因此,死亡呀,他不會一下就離開,是我們看不到而已。佛教不講靈魂,我們用通俗的話說,他的神識還會和我們同在一起的。死了以後,人到哪裏去,據記載,假如是生到善道,它有一個隧道,是白色的光,通過它,可能就升到天上了,或者再來人間了;假如隧道是很黑暗的,你進去了,那就不是很好了。在經典裏面記載,人死的時候,從他身上最後的熱度,也可以測知他到哪個地方去了。比方說:「頭頂上最後有熱度,這個人一定會生天;如果說最後腹部還是熱的,那就墮落了;如果人死了以後,膝蓋、腳板底熱度最後才沒有的,那必定墮地獄、畜生」。有的大善、大惡的人,他此處死,彼處即刻就生了。如果說一般的人,不能即刻生,一個禮拜,這七天,會轉世的。在佛法裏面,「七」這個數字是很奇妙的,如果七天不能往生,七七四十九天,所謂的「中陰身」,他一定會找到一個歸宿,就是到哪裏去生了;四十九天不能往生,後面就難以預定了。「往生」就是死了以後到哪裏投生,有的是憑業力--好的、不好的,很強的業力把他引導到什麼地方去;有的是憑着意念,平時記住什麼,對哪裏的印象很深刻,比如淨土宗念佛、念佛,主要的就是在往生的那一刻,哎呀!「阿彌陀佛!」能夠記住一念,可能就往生淨土了。大家可能會說,那我們平常就不必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到了臨命終時「阿彌陀佛」念一句就好了,就怕你到了那個時候沒有習慣,記不得念這麼一句「阿彌陀佛!」

  第七個問題,對親人臨終時的關懷與幫助。

  現在社會進步,人類都會互相關懷,不一定親友,就是不相識的人,到了人生要緊的時刻,也講究關懷、幫助,所以問到臨終的關懷,還有生前的契約。假如萬一我在死下來的時候,有人幫助嗎?找個地方訂下生前契約,所以這樣的問題,我想現在的人應該要多一些了解。臨終的關懷,最重要的,我們和他接觸的人,要有會善說好的語言,比方說:「你要很歡喜啊!你一生好有成就啊!你放心吧,如果世緣還沒有了,你會再健康起來的;如果世緣了了,要放下,到佛國去也很好啊!你看,你的面前不是有一尊佛像嗎?好莊嚴啊!你有看到他嗎?」說一些給他安慰的、歡喜的話,雖然他自知大限已到,可能會要死了,你也要說一些安慰吉祥的話。但是有的人不會說話,人家才一點感冒住院,他就說:「哎呀!感冒很危險的,會轉為肺炎呀!我的朋友前天就去世了。」除了說一些好的語言之外,一定要讓他住的地方通風、冷暖適中,他喜歡的人,在他的左右旁邊照顧也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一個臨終的人,要讓他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他容易顛倒,胡思亂想,舍不得,對死亡痛恨,不接受,他好像覺得我不應該死。在掙紮以後,會慢慢的接受,這個時候要讓他的身體感到舒服,不要讓他痛苦,生嗔恨心。當然方便的話,有一些佛教梵唄、音樂、偈語、念佛的音聲,在他身邊慢慢地讓他聽慣了,熟悉這許多莊嚴、清淨、美好的聲音,現在錄音機很方便。他平時歡喜的什麼事、什麼人、什麼東西,當然不要引起他的貪心,不過偶爾在他的耳邊、眼前示現一下,他會微微的感到接受、安心,這也很好。有的老人家,怕他的百年之後,子女不孝順,不按照他需要的意思去做,他就與另外的社團或什麼機構訂立「生前契約」,在人間,這個契約究竟效力有多大?當然我們不否認在法律上的效力,可是在他死亡的時候,那許多契約都很有效力嗎?付托的人、最信賴的人,可能比契約重要。現在有預立遺囑,我覺得這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可以及早預備遺囑,世緣沒了,你可以常常換嘛,所以我覺得立遺囑還是很好的。

  第八個問題,生死是有痛苦的,用什麼方法可以了生脫死呢?

  了生脫死,了脫生死,你們有看過什麼人了生脫死的嗎?不過你把了生脫死局限的看成是成仙、升天或者是奇異的瑞相,那是比較不容易的。我們不要把了生脫死的範圍局限的很小,其實,照我的想法,世間上了生脫死的人很多了。我舉些例子說,第一點,對生存的滿足,對死亡的不畏懼,有這種想法的人,他就是了生脫死了。第二點,在生的時候,能有一些力量幫助別人,給別人得到歡喜、安樂,這也是在了生呀!如果說,自己死亡了,還有一些好的語言給人引用,還有一些好的道德給人懷念,還有一些功勞讓人讚美,所謂「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可以留在這個世間,這也是了生脫死了。第三點,可以在很自然的狀況下死亡,也沒有什麼貪戀、留戀、顛倒;或者他也能夠想到乘願再來。我自己就許願:「我來生再做和尚」。假如我真的能再來做和尚,我也了生脫死了!第四點,感到自己在生命結束時,以我身口意的行為,不至於墮到地獄、惡鬼、畜生等惡趣;我多少善的行為的力量,會助長我能可以往生佛國,那就了生脫死了!第五點,覺得我能可以生到善趣,好的地方,心中充滿着善念、光明啦,不會淪落惡趣,不會輪回了,不至於墮落了,這就是了生脫死了。照我這樣講,我們能可以了解生死、安排生死,或者是了生脫死,生死不就是平常事嗎?我們講了生命、講了生死,明天我們用另外的角度,不同於社會一般的生活,我們談生活學,明天再見! 

http://bodhi.takungpao.com.hk/sspt/zhiyanzhiyu/2013-08/1855416_4.html




by 趙永祥 2016-04-03 09:30:40, 回應(0), 人氣(168)

星雲大師對話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
- 暢談成功與修養之道


發佈日期:2013年8月26日

主持人:彭詩婷

嘉賓:星雲大師,劉長樂

簡介:

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和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行政總裁劉長樂先生2013年6­月4日在南臺灣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就成功與修養之道再次舉行對話。世間人都追求­成功,星雲大師認為,成功並不是有錢、有地位,成功最重要是正派、有道德,能夠在思想­上、學術教化上和行為示範上影響別人,做社會大眾的表率。身為一個領導者,劉長樂總裁­認為,成功一般指一個人確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標,逐漸向目標努力的過程。佛家的角度來講­,確定一個很好的目標,發心很重要。他認為成功主要是三個立:立誌、立德和立身。立誌­是確立目標,立德是品德的塑造,最後才能夠立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37ns54bQlo














by 趙永祥 2016-02-19 22:05:32, 回應(0), 人氣(232)


by 趙永祥 2016-01-15 09:09:37, 回應(0), 人氣(246)


我遇惡知識,造作三世罪;
今於佛前悔,願後莫更造。

~《大般涅槃經》


人生活在世間上總要與人往來,有時候遇到好人,有時候會遇到壞人,佛教裡稱他們為「善知識」和「惡知識」。如果福德因緣好,交到好的朋友,就是善知識,善知識會給人啟發、鼓勵、指導,跟隨這樣的人學習,就能有所進步、有所成就。

如果福德因緣不好,遇到一些惡知識,比如喜歡挑撥離間、瞋恨心重、愛撒謊欺騙的惡友,他們有很多錯誤的見解:不信三世因果、不信善惡有報、不信生死輪迴、不信無常真理,這都會引導我們走入歧途。現今社會上這種惡知識很多,如果遇到了,要懂得及早回頭,否則造作了三世罪,未來受報就悔之已晚。

所謂「三世」就是過去、現在、未來,「我遇惡知識,造作三世罪」,遇到了惡知識,因此而造作罪業,由於因果通於三世,會影響我們三世的果報。不但現世個人受影響,連家庭、親友、祖先,都可能因為自己不當的所作所為,而受人議論、指點,讓他們跟著蒙羞。社會上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因為誤交惡友而丟了工作,甚至家庭破碎,故而交友不能不謹慎。

「今於佛前悔,願後莫更造」,假如不幸遇到惡知識,趕快自我檢討,在佛前懺悔自己的過失,發願今後不再與惡友往來,不再造罪業。犯了過失,只要肯得懺悔改過,生命就可以得到重生。

奉勸青少年,不可感情用事,不可一意孤行,若交到壞朋友,更不可一錯再錯,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回頭是岸,能夠懂得及時轉身,抽身而退,還是一個聰明的人。這首偈語提醒大家,交友要有所注意、有所選擇,萬一做錯了事,更要及早懺悔、改過。

星雲大師【星雲說偈】的相片。
by 趙永祥 2016-01-12 11:51:27, 回應(0), 人氣(305)


若見貧人令得財,若見破戒起悲救;
以悲愍心為開曉,如是勝法如來教。

~《月燈三昧經》

當看到貧窮、困苦的人,應該如何對待?不幫助他嗎?嫌棄他嗎?不和他來往嗎?這樣有失做人之德。一個學佛的人,見到貧困者,心中要歡喜祝願他能發財,甚至幫助對方。人有一種不好的心理,不歡喜別人富有,嫉妒別人比自己擁有更多。

學佛最難能可貴的,就是佛法教導做人要心存善念、不嫉妒,對貧富都平等視之。

「若見破戒起悲救」,假如有人犯了法,不守規矩,或者破戒、捨棄梵行,又應該怎麼看待呢?一般人見到別人做了壞事、造了惡業,就鄙視他,看不起他,甚至與之斷絕往來,這不是一個學佛人應有的行為。

對於這種破戒犯法的人,更應該心生慈悲,拉他一把,給他一個得救的機會,幫助他導入正途。

凡是人都會犯錯,不能因為一時的錯誤,就眼看著對方毀壞一生,而不給一個悔改重生的機會,這是不可以的。

「以悲愍心為開曉,如是勝法如來教」,因此,對於這一類的人,要以慈悲心、悲憫心來開導,讓他知道取捨,明白善惡好壞,懂得權衡輕重,並引導他持戒守法,有是非觀念,這比給對方錢財更寶貴。尤其犯戒的人,能夠給予如來的慈心教示,這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協助貧困、犯錯的人,讓他們有機會向上提升,不再沉淪,這是如來的勝法教導,學佛者應該奉行實踐。

星雲大師【星雲說偈】的相片。
by 趙永祥 2016-01-11 23:06:08, 回應(0), 人氣(215)


佛光山星雲大師

《看見夢想的力量- 從禅门公案说起》


地點:廣西人民大会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FB1P_9CTGk

by 趙永祥 2016-01-11 22:38:51, 回應(0), 人氣(270)

星雲大師佛學講座

八識講話【全集】1~3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qLZop-CC_Y

by 趙永祥 2016-01-06 08:41:35, 回應(0), 人氣(245)


智者居世間,常習吉祥行;
自致成慧見,是為最吉祥。
~《法句經》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間,是一半一半的世間。

善人一半,惡人一半;智人一半,愚人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白天一半,夜晚一半,連佛和魔都各擁有一半的世界。在這「一半一半」的世間裡,想求得百分之百的圓滿,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們能努力以好的一半來影響壞的一半。


「智者居世間」,有智慧的善人,他居住在世間,經常帶給人幸福、安樂、吉祥,讓社會更溫暖、更美好。相反地,愚癡的惡人,卻經常製造暴力、衝突、紛亂,把整個社會搞得烏煙瘴氣、黑暗恐怖。

每一個人都應當學習做智者、做善人,要「常習吉祥行」,常行好事。做什麼樣的好事呢?比方說,處世有道德,待人有慈悲,出言善美寬厚,歡喜廣結善緣,時時給人方便,給人入道因緣,助人奉獻。凡有利於他人的好事,都樂意為之。


「自致成慧見」,做好事,不需要人家鼓勵,也不用別人帶動,更不必希冀對方回報,自動自發的去做好事,把做好事當成是自我的見解,內化到心裡。在服務奉獻中,自我成長、自我覺悟、自我成就,則自他都能受益。


「是為最吉祥」,社會的每一個人,通通都做好人、做好事,那麼人人是智者,則社會風氣必能改善。社會的良善與否,都在於人心。一念善,社會風氣淨化提升;一念惡,社會風氣敗壞沉淪。所以,大家一起努力,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發願做個好人,那麼社會必能祥和無諍,這就是最吉祥的事了!

星雲大師【星雲說偈】的相片。
by 趙永祥 2016-01-05 10:06:02, 回應(0), 人氣(171)


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戒定慧》香港紅磡【全集】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pWRHOksL2o

by 趙永祥 2016-01-05 09:12:34, 回應(0), 人氣(263)




by 趙永祥 2016-01-01 07:06:23, 回應(0), 人氣(339)

2016年星雲大師致護法朋友的一封信


各位護法、朋友們,大家吉祥!

  送走乙未羊年,迎來丙申猴年,佛光山走過半世紀,春風依舊百花香。新的一年,祈願每個人都能聰敏靈巧,增福增慧。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教育是百年樹人大計,所以我一向重視。去年元月,我飛往菲律賓關心光明大學的購地、開學等情況,並和當地信眾、藝術學院、佛教學院的學生們接心座談,我雖然看不到他們年輕的臉龐,但從他們開朗歡喜的音聲,我深信,教育可以改變未來。
  三月,不惜老邁之軀,到澳洲雪梨出席國際佛光會大洋洲聯誼會及南天大學啟用典禮,有澳洲總理Tony Abbott、臥龍崗市長Gordon Bradbery等四千餘人出席。澳洲是個美麗和善的地方,我以「南天廣開聖賢路,大學廣展狀元門」期勉學子。此次,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南華大學校長林聰明、菲律賓光明大學校長Helen Correa等人齊聚,為此也召開「佛光山系統大學五校合一會議」。
  辦大學不容易,佛光山在四個國家創辦了五所大學,一路走來的艱辛,真是點滴在心頭,只有對所有功德主、護持者萬分致意。我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勉勵五校發揮犧牲奉獻的精神,互相支持,積極合作,培育出更多優秀的人才。
教育方面,全國唯一的國家級「教育部生命教育中心」,也於三月在南華大學正式揭牌成立。由教育部政務次長林思伶和南華大學副董事長慈惠法師主持,有全國學者、教師共襄盛舉,一同為生命教育的推廣開啟新的里程碑。
  三月,由於慈濟功德會在內湖園區開發之事,引來媒體的撻伐,掀起軒然大波,甚至波及到佛光山和整個佛教界。我不得已出來,以「貧僧有話要說」為題,在《人間福報》上發表文章。原本是為了釐清真相、說明事實而寫,預計寫一說、二說就可以結束,沒想到文章發表後,支持佛教的海內外信徒、各界人士非常熱烈的回響,希望我能繼續說下去,我在感動之餘,藉此把佛光山為社會興辦的文化、教育、慈善事業等,一切攤在陽光下,對社會和信徒做個整體性、回饋性的報告。也為了讓佛光弟子在修行上能有所依循,我將自己九十年的體驗,例如要有慈悲、勤勞、平等的性格,要有「佛教靠我」、「與病為友」等等觀念提供出來。
  文章在報上刊登時,各方湧來的回響有將近一萬篇,我出家七十七年來,從未見過佛教徒對弘法護教如此熱絡,因此將發表的四十說輯成《貧僧有話要說》,從回響中選出具有思想性、建設性的內容,編輯成《貧僧說話的回響》,兩本書一併贈送給社會大眾,期盼讀者能對人間佛教有正確的認識。此書簡體字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十月底在北京國家博物館舉行新書發表會。
  提到出版,去年八月,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教授把我幾十年來,對國家、社會,對佛教、大眾,乃至兩岸等相關問題的撰文論述,選了一百篇,編輯成《星雲智慧》一書。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智慧,但如高教授所言,我對國家、眾生念茲在茲,提出紀錄、想法與建言,確實是我經常自勉的。
  二○一六年總統大選在即。每到選舉,由於少部分人強烈的意識形態,讓台灣族群分裂,人民與政府相互抗爭,對立衝突,選民與政黨交相指責;社會彌漫著叫囂謾罵的硝煙,失去了和諧的禮讓友好。我生長於戰亂中,深知戰爭的可怕,極不願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再點燃戰火,同室操戈。因此,以趙無任之名,在《人間福報》上寫了七十篇的「台灣選舉系列評論」文章,希望對台灣的未來、兩岸的和平能有所助益。後來,也由天下文化出版,書名為《慈悲思路.兩岸出路》。
  大陸和台灣分治相隔六、七十年,兩岸領導人終於在十一月七日見面、握手、會談。「馬習會」不只讓海內外十幾億的中華兒女欣喜感動,也令全球矚目。我有感而發寫了三篇文章,讚歎這歷史性的珍貴時刻,期待兩岸能重新向前開步,共同創造和平興盛的未來。
  佛陀成道以後,仍然關心國事,有不少國王常向他請教治國之道,他還以智慧化解了兩國的戰爭。我想我也只是盡一分僧人的心力,秉持「問政不干治」的原則,關心國家社會的安危,關心百姓的幸福吧!
  四月在佛陀紀念館舉辦「萬人歌頌偉大的佛陀音樂會」,來自佛光山各別分院及海內外五十餘個國家地區、超過一萬個老中青的愛樂人齊聚菩提廣場,以佛教聖歌來讚歎佛陀,以妙音來展現人間淨土的美好。
  去年,我四度飛往大陸。春暖三月,我受邀出席「二○一五年博鰲亞洲論壇」。這次增加了「宗教分論壇」,讓伊斯蘭教、基督教、佛教共同發表對世界、社會、人民的看法,非常有意義。我提出了四點意見:一、佛教希望人我和諧,不希望彼此對立。二、佛教希望同中存異,不需要異中求同。三、佛教希望家國和諧,不希望國家分裂。四、佛教希望世界和平,不希望戰爭殘殺。
  不同的宗教,能在一起討論人心的淨化、宗教的發揚、善行的傳播等,實在是可喜之事!
  四月,適逢揚州建城二千五百年紀念,應揚州市政府之邀,在鑑真圖書館揚州講壇,連續三天講說「般若心經的宇宙觀與人生觀」。有來自廣東、河南、河北、陝西、江西、山東、內蒙、四川等萬人以上聆聽,反應相當熱烈。
  接著前往北京,受邀出席人民出版社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簡體版《獻給旅行者365日──中華文化與佛教寶典》新書出版座談會。首刷公益贈書有一百一十萬冊,並且接受《人民日報》的採訪。在各國弟子的努力下,如今《365日》不僅簡體版在大陸出版,中英文版、法文版、韓文版也已在歐、美、韓國等國家印行。
  隨後應邀出席湖州市博物館「一筆字書法展開幕式」,並於湖州大劇院主持「禪與生活」講座,計有一千三百人聽講。二十日,應湖州市政府、湖州法華寺住持印可法師邀請,主持「白雀山法華寺道迹總持比丘尼真身殿重建奠基典禮」,開示並為說偈:「總持比丘尼,觀世音化身;重建真身殿,普蔭世間人。」
  於大陸地區主辦的「素食博覽會」,到今年,揚州第三屆,宜興已第四屆,一年比一年更見熱鬧盛況。此次也應邀出席於宜興市體育館舉辦的「茶禪四月到宜興」文化講壇,以「茶禪閒話」為題講演,有三千多人參加。
  八月,出席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首度的供僧法會,特別是,歷時十年重建的宜興大覺寺,十月十八日舉行大雄寶殿暨多寶白塔開光典禮,禮請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和尚等十一位大師主法,各地區諸山長老齊來祝賀。現場湧入了美洲、大洋洲、亞洲、歐洲、非洲等逾八十餘國、近三萬名的佛光人與會見證。
  同日下午,舉行「二○一五國際佛光會第六屆第一次理事會議開幕典禮」。佛光會自一九九二年在美國洛杉磯成立以來,年年在世界各地輪流舉辦大會、理事會,此次在大陸舉辦,可說是寫下新歷史。感謝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國宗局局長王作安、宜興市委書記、市長等人的大力護持,讓大會得以圓滿成功。
  十一月三日,在北京師範大學英東學術會堂,與北師大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長許嘉璐一起談「教育的智慧」。有五百多名師生聆聽,且回響和提問不斷。最後我告訴大家:佛陀的教育是自覺的教育,教育非依靠老師,而是老師點亮燈光,讓學生朝目標、朝自覺與自悟的方向去努力。
  中國四大名山是佛教徒嚮往的聖地。浙江普陀山、山西五台山、四川峨嵋山,我都曾去參訪禮拜。唯獨安徽九華山一直沒有因緣,此行也撥空前往參拜,圓滿佛弟子朝禮四大聖地的心願。
  世間的天災人禍,見證成住壞空的無常,實令人慨嘆唏噓!四月,尼泊爾大地震,災情慘重。國際佛光會與中華搜救總會、高雄長庚醫院等民間團體,組成「四合一救援總隊」前往賑濟,發揮了「人間有愛.同體共生」的救難精神。
  另外,去年有幾件特殊、具重要意義的事情:
  前年,有兩位信徒送給我一尊漢白玉釋迦牟尼佛佛首。經過多方查證,知道是河北省幽居寺供奉的三尊佛像之一,敬造於北齊天保七年(西元五五六),於一九九六年被盜。
  我認為佛教文物是人類重要的文化資產,應該讓佛首回歸原處。後來大陸國家文物局也接受我的建議,將佛身運來佛光山,讓身首合一,並留在台灣一段時間,供民眾瞻仰禮拜,等過完年春暖花開再請回去。
  因此,於五月二十三日,與中華文物交流協會會長勵小捷共同主持「金身合璧.佛光普照──河北幽居寺佛首捐贈儀式」。希望藉由佛的關係來往,讓兩岸人民在同一個信仰之下,都是一家人,都是一家親。尤其捐贈儀式在全球媒體直播下,傳送到世界各地,不僅促進兩岸間中華文化的交流,也讓國際人士認識佛教藝術與文化,共同建立保護文化遺產的理念。
  佛的身體是法身,法身如虛空。虛空不能砍斷,佛的法身一直如如不動。但是有相的身體,則由於人的自私、缺德、圖利,而令身首分離。如今,「佛身和合」這件事,在兩岸和平來往中,應該是有意義、有價值的好事。
  另外,佛陀紀念館於二○一一年落成後,不斷有許多神明來參拜。於是訂定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為「世界神明朝山聯誼會」,各地上千尊的神明在眾多信徒護擁下,相聚佛陀紀念館,令人讚歎宗教界的團結和諧!
  由此因緣,在六月成立了「中華傳統宗教總會」。第一屆總會長由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擔任,副總會長有宗委會主席心保和尚、立法委員許添財、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北港朝天宮董事長蔡咏鍀、新港奉天宮董事長何達煌等人,高雄市市長陳菊則擔任首席顧問,由佛光會中區協會督導陳嘉隆做秘書長。目前有一百家宮廟入會,四百一十二位個人入會。
  我一向主張所有宗教只要「同中存異」,不必「異中求同」,不同的信仰之間要能相互尊重,彼此包容。希望藉著總會組織,和正信宮廟及信徒友好往來,達到宗教融和、社會和諧的功能。
  人間佛教就是佛教,就是佛陀的教法;不管傳統或現代,所弘揚的都是人間佛教。不過,所謂「法久則生弊」,佛法流傳久了難免有些毛病,因此,前年出席由大陸國家宗教局主辦的「首屆兩岸中青年佛教聯誼交流會」,那時我以「談傳承」進行專題講演。
  欣見兩岸中生代為了復興佛教而聚會交流,我提議成立「中華人間佛教聯合總會」,高舉「人間佛教」的旗幟。經過幾次開會討論,於八月隆重成立。教團會員有法鼓山、靈鷲山、圓光佛學院、香光山寺、福智佛教基金會、中華佛教青年會、中華佛教居士會等近二百所寺院、佛教團體。會中推舉明光法師、慧傳法師、淨耀法師、如證法師、慈容法師、黃書瑋等六人為輪值主席,首愚法師為監事長,覺培法師為秘書長。
  有「會」就有力量,有「會」就有團結,祈願藉由這個組織,大家能凝聚共識,共發菩提心,振興佛教,為人間注入真誠善美的力量,在人間締造歡喜和諧的淨土。
  去年四月,接受上海副市長趙雯女士的建議,上海星雲文教館舉行揭牌儀式,加上北京光中文教館的啟用,往後以「星雲文化教育基金會」來推展各種文教的弘法事業,相信當能利益更多眾生。
  從二○○九年開始,我的「一筆字」到世界各地展出已有七年;這幾年,以大陸地區的展覽最密集、最熱烈。去年展出的地點有:蘇州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湖州博物館、河南博物館、寧波博物館、宜興市博物館、安徽博物院等。日復一日,我就著僅存的微弱狹小的視線,在桌前奮勉的寫了一張又一張。字寫得好看不好看,不知道,但是心香一瓣,字字句句是我衷心為大眾的祝福。
佛陀紀念館落成四年,在館長如常法師領導的團隊共同努力下,已將佛館推向國際,成為台灣的地標之一。除了瞻禮,所舉辦的論壇、講座、書展暨蔬食博覽會等文化活動,都更豐富多元、更具深度。如:洪易地景裝置展、上海民間繪畫展、閩台木偶藝術展、畫說紅樓──紅樓夢畫冊展、以法相會──明清水陸畫展等,以及山東雜技團、河南〈玄奘〉大型原創歷史豫劇、〈傳燈〉大型禪宗人物黃梅劇等演出。
值得一提的是,水陸畫展、水陸法會及學術研討會,體相用三者一體,於十一月,在佛光山同時舉行,可說是難得的、歷史性的一刻。佛館也分別與安徽博物院、蘇州博物館、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締結「友好博物館」,並簽署五年合作協議,成為兩岸博物館的佳話。
  年初來自山東的孔子像和來自山西的關公像,同步在佛陀紀念館舉行安座典禮。從此,本館兩旁、大佛座下,有了至聖殿和伽藍殿。中華文化講究文武全才,文有文思,武有武德,現在文武二聖和佛陀在一起,也象徵著儒釋道三教的融和。同年九月,岳飛的青銅造像也來到佛光山。令人歡喜的,佛光山不僅有諸佛、菩薩、諸上善人海會雲集,也成為古聖先賢安住之處。
  在建設上,去年比利時天空寺開光;巴黎佛光山、台南福國寺也重建開光;潮州講堂新建工程上梁;日本法水寺朝山會舘興建完成並開放使用。值得一提的,今年,代表「法寶」的藏經樓將完成。如此,和代表「僧寶」的佛光山教團、代表「佛寶」的佛陀紀念館,由佛光大道連結成一體,整個佛光山是「佛法僧」三寶俱全了。
  老病死生,是世間的實相,是宇宙顛撲不破的真理。今年我九十歲了,雖然身軀老邁,但我依然如孔子言「發憤忘食,樂以忘憂」,寫字、寫文章、開示、錄影、會客、課徒等等,仍是我精勤不懈的工作。
  我在台灣弘法近七十年,而剛滿五十歲的佛光山,正值蓬勃興盛、成熟穩健的壯年。期勉所有佛光弟子能繼續以熱忱、以活力為大眾服務,也祝福各位朋友新的一年平安吉祥、福慧圓滿!

二○一六年元旦
於佛光山開山寮



https://www.fgs.org.tw/events/2016ny/letter/

by 趙永祥 2015-12-30 06:17:11, 回應(0), 人氣(218)


星雲大師【星雲說偈】

惱起業感報,報還生煩惱;煩惱復生業,亦由業有報。

~《緣生論》


這首四句偈旨在說明:煩惱從何而來?

人生活在世間,難免有種種的煩惱,比如:煩惱沒有房子住,但是有房子租不出去也很煩惱;沒錢可用很煩惱,錢太多又怕讓人倒閉;沒有兒女很煩惱,兒女太多又煩惱教育費。真是擁有也煩惱,沒有也煩惱,簡直無一不煩惱。有的煩惱是由於外境引起的,但很多時候是從自己的內心生起的,像妄想、欲望都會招來煩惱。

煩惱究竟從哪裡而來?

「惱起業感報」,煩惱是從業感而來的。每個煩惱的生起,都有它的原因,這個原因就是「業」。業,是由過去的身、口、意所造作。有了造作就種下業因,故而受報,所以稱「業報」。既種下了惡因,當然就會承受苦果,因苦又生起煩惱。然後因為煩惱,又再度造業,復受苦報。有了苦報,愈加煩惱,繼續造業,如是輾轉,無有止息。所以,惑(煩惱)、業、苦三者相續,循環不已,因此說:「報還生煩惱,煩惱復生業,亦由業有報」。

人出生以後,色身日趨衰老,老了就多病,最後終究會死亡,可是死後還會再生,生了還會再死,生、老、病、死就像一個相續不斷的環形。世間有成、住、壞、空的演變,如房子興建了,經過數十年可能就傾頹毀壞,可是仍然可以重建,然後再度落入成、住、壞、空的循環。就連我們心念的變化,也有生、住、異、滅,遷流不停,可是依然在惑、業、苦裡流轉。

人由煩惱而生業,由業再生苦報,因受報而生煩惱,始終在惑業苦的循環中流轉,使身心飽受

痛苦。

所以,我們能不起業,就不會造業,當然更不會受煩惱之苦。

這四句偈說明煩惱的起因,我們應該淨化心念,淡泊物欲,就能夠掙脫煩惱的綑綁,不再墮入

惑業苦的輪迴。


by 趙永祥 2015-11-20 07:07:54, 回應(0), 人氣(189)

                量大福大

釋永益的相片。
釋永益

貧富貴賤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人的道德操守、身分地位,形形色色,萬象百態;有賢愚忠奸、有貧富貴賤、有正義直言、有猥瑣諂媚。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分別?為什麼會有貧富貴賤的不同呢?荀子問:「我欲賤而貴,愚而智,貧而富,可乎?」以下就來談談如何改變「貧富貴賤」:


  第一、貧者因勤而富:人,因為沒有錢財而貧窮;貧窮的人,常因沒有財富而失學。不過,人只要肯努力勤勞,不怕失敗,不灰心喪志,就有成功、發財的希望。富蘭克林說:「貧窮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為命中註定貧窮。」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日本電氣大王松下幸之助、台灣商業巨子王永慶等人,不都是窮苦出身的嗎?但是他們都能運用智慧,加上自身的勤奮努力,終能經營企業有成,因而成為巨富,所以貧者因勤而富。


  第二、富者因位而貴:一些有錢的富豪,往往不因有了財富而滿足,他們除了金錢以外還想擁有地位、權利與受到別人的尊重,因此總想從事官職,以求得名位。一旦有了官位,就擁有勢力;有了勢力,就會有名譽上的榮耀,進而與顯要往來,以提昇自己尊貴的身分,所以富者因位而貴。


  第三、貴者因私而賤:有的人身分顯貴,卻讓人看不起,為什麼?因為他「拔一毛有利天下,吾不為也」;因為他「自掃門前雪」;因為他官商勾結、貪污舞弊、搜刮民膏,所以在別人的眼裡,他就如流氓惡霸般的讓人敬而遠之。所以,即使是一個有錢、有勢、有地位的人,如果沒有人品、沒有道德、沒有操守,而又自私自利,對國家不愛護,對社會不關懷,對人民的苦難無動於衷,就會失去人心,即使有名有利,也得不到人民的尊敬,所以貴者因私而賤。


  第四、賤者因佛而尊:有的人雖然沒有錢,沒有地位,甚至沒有學問、能力,乃至上無片瓦,下無立錐,這樣的人照說應該是為人所看不起的。但是有時這樣的人反而能獲得別人的尊敬,為什麼?因為他有正確的信仰,信仰的教義讓他雖貧「不以賤易志」;宗教的薰陶讓他「見利而不動」,他很有慈悲心,他與人為善,他奉行正道,因而讓人更為尊敬,所以賤者因佛而尊。


  胸襟,可以決定一個人的貧富;內涵,可以決定一個人的貴賤。

人生的「貧富貴賤」並非恆常如是,只要自己改善因緣,貧者可以致富,卑賤可以為人所尊,所以「貧富貴賤」的決定因緣有四點:


  第一、貧者因勤而富。


  第二、富者因位而貴。


  第三、貴者因私而賤。


  第四、賤者因佛而尊。

by 趙永祥 2015-11-19 07:30:21, 回應(0), 人氣(282)


◎《星雲禪話》〈不肯承擔〉~ 擒山中之賊易,捉心內之賊難
文/星雲大師

利蹤禪師有一次在深夜裏,站在僧堂前大叫道︰
「有賊!有賊!」
叫聲驚動了堂內的大眾,這時,剛好有一位學僧從堂內跑出來,利蹤禪師就一把抓住
他道︰
「糾察師父!我抓住賊了。」
學僧推拒道︰
「禪師!你弄錯了,不是賊,是我!」
利蹤不放手,大聲道︰
「是就是,為什麼不肯承擔?」
學僧驚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利蹤禪師說偈道︰
「三十年來西子湖,二時齋粥氣力粗;
無事上山行一轉,借問時人會也無?」


有道是「擒山中之賊易,捉心內之賊難」,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眼、耳、鼻、舌、身、

意等六根,向外執取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欲樂,引生種種煩惱痛苦。三十年的修

行,每日的二時粥飯,都只為了降伏心中的盜賊,能夠如此領會,上山一轉,心賊一捉,佛法

就此當下了!

利蹤禪師對禪者的一番考驗,實在是禪師的大機大用。

六根門頭盡是賊,晝夜六時外徘徊;


無事上街逛一趟,惹出是非卻問誰?


晝夜二十四小時,如何守護我們六根的門戶,不使它蠢動妄為,是修禪不可忽視的功課。

by 趙永祥 2015-11-19 05:32:00, 回應(0), 人氣(222)

星雲大師【星雲說偈】

染塵容易出塵難,不斷塵勞總是閒;


情性攀緣空費力,不成道果也徒然。 

--明.憨山德清

Kano Meyu 的相片。



「染塵容易出塵難」,人,很容易被世間六塵境界(色、聲、香、味、觸、法)染污,人們每天在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法的五欲六塵裡打滾,追求聲色美,品嚐甜蜜滋味,享受馥郁香氣,種種觸覺,形成種種的攀緣。六塵染污了我們的本性本心,要能放下、超越世俗知見是很難的。

「不斷塵勞總是閒」,如果放不下名利,離不了人情,就永遠受名利的束縛、人情的左右。

「情性攀緣空費力,不成道果也徒然」,很多人為了人情、名利、不得不去攀緣、找關係、走後門,從事種種的拜託,沉淪在人情世相裡,認不清自性,失去了本真,如何能成就覺悟的自己?

南北朝時的僧旻禪師要閉關時,信徒想廣發通告做個法會,僧旻禪師始終沒有答應。因為做法會就要拜託你,拜託他來參加,自己還要灑掃、煮食的接待,種種費力,又不能安心用功修道,與閉關有何意義?所以僧旻禪師一生不做法會,不輕易攀緣。

民國初年,北京街道上的清道夫在塵土彌漫、望不到盡頭的大街上,每天一勺一勺的灑水,哪管酷烈可怕的陽光,哪怕風吹塵揚。竟日,曬的儘管曬,灑的儘管灑,灑得又遠又均勻,直到日落天黑了,他們才抬著空桶慢慢走回,心中想到只是「今天的事做完了」。胡適先生對這種平凡本分者,特別有一份心靈的悸動。

今天的青年學子,應該先把自己健全起來,自己站不起來,東拜託、西找關係的攀緣也無用,不但凡事做不出成果,也終會被人輕視、貶抑。不如安分守己,充實自我,斷一分塵勞,守一分心閒。

Prev1234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