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Position: 趙永祥 > 財經論壇
希臘經濟改革對台灣政府當局的重要啟示
by 趙永祥 2015-03-07 13:26:20, Reply(0), Views(302)



      希臘經濟改革對台灣政府當局的重要啟示

                  趙 永 祥 博士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打著反緊縮、重新擴大公部門職位及調漲薪資等民粹大旗而當選的希臘新政府,面對國際紓困貸款專案即將到期,不但沒有申請展延,反而遊走德、法等債權國,要求直接一筆勾銷債務。最後接連碰壁後,終在上周低頭提出伴隨著改革計畫的四個月展延申請,並獲得同意,從歐洲至全球都被迫坐了一次「希臘式」的雲霄飛車。

希臘政府要如何回過頭說服選民,目前不得而知,但這一個月來的戲劇性發展,卻對同樣面對困境的台灣,有很大的啟示。

希臘的經濟問題,有很多遠因,但近因則是國家財務入不敷出,靠借錢度日,導致累計了高達3,220億歐元的公債,是其國民生產毛額(GDP)的174%(相對而言,台灣的公債約占GDP的40%)。公債高不一定是問題,然而希臘自2009年開始受歐債危機經濟蕭條影響,陷入還不出款的困境後,才變成危機。眼見希臘跳票將直接波及歐元區各國甚至影響世界經濟,由歐元區國家、歐洲央行及國際貨幣基金(IMF)組成的救援小組,決定提供希臘2,440億歐元的紓困貸款,讓希臘得以在短期內償還外債,並對頻遭擠兌的金融體系注入現金避免崩盤。

不過及時雨並非免費午餐。國際紓困貸款的主要條件,就是希臘必須提出相對應的改革承諾,並且要在獲得貸款成員國同意後,才會撥款。希臘的問題既然起因於國家財務入不敷出,因此改革項目也多集中裁減公部門雇員、縮減社會福利支出、延後退休年齡、凍結基本薪資等緊縮政策,以及引進新稅、打擊走私與黑市交易,活絡市場經濟等增加收入的事項上。想當然爾,公部門開始裁員減薪,失業者及弱勢的社會福利又減少,即便保有工作者也面對薪資凍漲、退休年齡延後等既快又狠的改變,使得弱勢者的處境更加艱困。

希臘新當選的左派政府,過去一直是反緊縮社會運動的先鋒,更嚴厲批判過去政府的軟弱與談判失敗,以及與財團巨商的勾結。這次以眾多社會改革議題作為政見,打動了已經痛苦不堪的希臘人民,取得政權,其競選政見包含了重新恢復公共及社會部門的雇用職位、提高基本薪資近30%、提供低收入戶免費的健保、電力及食物消費券,並要求債權國取消債務,且將停止民營化政策及房屋稅。這些即便是從台灣的角度來看都極誘人的政見,立即橫掃民意支持度。台灣政府當局應從此一事件學到一些啟示。

但問題是,要花錢的項目沒有預算,要取消的債務沒有問過債權人,要停止先前答應的民營化政策與房屋稅,卻不符救援小組的要求。

新政府上任後的政見再三跳票,德、法等債權國對取消債務的要求毫不考慮,因此改革計畫中,不但不談恢復公部門職位,反而還承諾要裁撤四個部會、調高基本工資改成長期目標,免費的健保、電力及食物消費券也予以縮減。

當然,走這一遭不是沒有收穫。希臘民意似乎認為新政府至少替希臘討回了一些尊嚴,打擊有錢人的逃漏稅與走私也獲得歐盟各國肯定,弱勢者的福祉獲得了重視。但總結而言,希臘國內一廂情願式的民粹主義,就像迷幻藥一樣給了人民一時的紓解,但藥效一退還是發現,世界不但沒有因為希臘而改變,反而自不量力的結果是讓過去四年好不容易才累積的些許底蘊不斷流失。

在台灣,我們固然沒有債務危機,但其實也處在類似的困境難題中:薪資停滯倒退、兩岸問題幾乎無解、產業升級緩慢、區域經濟整合被日韓拋在腦後,經濟發展與公平正義要重新尋找平衡點。

結論

希臘的經驗告訴我們,特別是在如此艱困的時間點,一定要踏實拿出辦法,勇於改革,迷幻式地一時爽快,只會換來更多痛苦。誠摯期望,台灣政府當局應從此一事件學到一些啟示,將台灣經濟帶向繁榮的發展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