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我對新南向政策之看法
by 趙永祥 2016-08-29 08:33:48, Reply(0), Views(1168)


我對新南向政策之看法


總統府「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近日談到台灣對外經濟戰略說,
「中國大陸市場已經站滿了大象,螞蟻進去能爭什麼。」
他的說法犯了兩大錯誤:
一是自我矮化,把台商小看成「螞蟻」;
二是戰略思維錯亂,南向拓展是基於多元、分散之需,而不是和大陸市場互斥。

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指中國「已經站滿一群大象,螞蟻進去爭什麼」,新南向勢在必行。不過,蔡總統要國人不要用百日來衡量她的政績,但個人對百日成果失望透頂,卻正是來自日前的「新南向政策綱領」,百日成果竟然只是一紙數百字,令人傻眼,更讓工商企業人士大失所望。

如果說「新南向政策綱領」,是蔡總統端出的一項國家戰略,從目前呈現的數百字內容來講,質與量都太過於簡略,絲毫沒有掌握東協趨勢發展重點,如「東協共同體路徑圖」或「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所陳述的願景。

首先,就綱領兩項長期目標來說,若新政府有注意目前東協經濟共同體的推動狀況,就不會整理出如此空洞不具體的綱領。

短中程目標有四項,是有告訴國人新南向政策,政府要努力的方向,但這四項目標其實馬政府時代早就在做,但依然比不上「東協共同體路徑圖」或「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內容。至於十大行動準則,個人感覺有講等於沒講,細節內容都沒有,其中第九項「兩岸善意互動及合作」更是一廂情願,沒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兩岸互動連門都沒有,因此更讓人覺得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規畫工作一點都沒有準備好。

要特別提醒新政府,東協在去年將「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定稿後,發布宣言及提出「互聯互通總體規畫」,並在今年起陸續規畫農林礦業能源合作與交通通信等多項戰略計畫,政府要南向不妨就從參與這些計畫出發。

馬政府時代本來就承續扁政府時代的南向政策,因此也持續編列經費進行南向工作規畫推動。假如新政府幕僚能多用點心,盤點馬政府時代南向政策的推動計畫與研究,個人深信就不會拿出區區數百字的「新南向政策綱領」,讓國人懷疑新政府的治國能力。

身為新南向辦公室負責人,黃志芳提出失當的「螞蟻說」,反映這個專案缺乏視野與具體可行的執行計畫。試想,台商在對岸廿多年深耕,僅鴻海集團僱用的人數就將近百萬人,黃志芳怎麼會用「螞蟻」來貶抑台商?其中原因,主要是民進黨因長年反中而昧於事實,到了漸要見真章的時候,卻突然變得如此卑微。更糟的是,若是自視為「螞蟻」,又要拿什麼膽識南進?

以想像混淆事實,正是新南向政策的盲點所在。新政府若自我認知矮化,連目標都說不清楚,又畫不出明確路徑,卻呼喚全民南進,其實是很危險的事。我們試舉一例,即一目了然。

就在蔡總統提出新南向十大行動準則之際,有廿多年歷史的淡江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卻因長期招生不足,在八月一日吹了熄燈號。至此,全台大學的東南亞研究,僅剩暨南大學獨撐。試想,從李登輝時代台灣就不斷鼓吹南向,但伴隨政策而生的系所,多年來竟仍招生不足,可見政府始終未脫虛浮的口號,根本無法誘發學生起而研究、學習動機。更弔詭的是,蔡政府的新南向號角一響,最近馬上又有政大和台北教育大學等校申請成立東南亞學系;這會不會演成學術市場的「蛋塔現象」,則令人擔憂。

對外政策能否成功,理當構築在雙向互惠的基礎上,而非片面的一廂情願。民進黨把新南向政策提升為「國家總體對外經貿戰略」,卻忽略了東南亞各國與大陸的綿密政經關係;政府大聲呼喚人民前進,卻只見抽象的目標,而不見具體的路徑。當年企業家戴勝通「跟著政府腳步」去海地投資,結果慘賠而歸,終告倒閉,政府又負了什麼責任?

東南亞十國擁有六點五億的人口,且是全球最年輕的市場,當然有其重要性。關鍵在,政府在政策操作上,必須要多一點經濟、少一點政治,以符合國內經濟、就業的需求與國際政治的現實。觀察推動南向政策最成功的日本,其經驗或可供我借鏡。

日本從一九七○年代開始推動南向政策,它是由政府開發援助、貿易振興會、亞細亞經濟研究所協力構築的產官學「三位一體」的經濟大戰略。首先,是透過國家的經濟援助為名,協助企業進入當地內需市場。日本政府以日圓貸款、基礎建設等方式提供經援,讓日本企業協助東南亞國家進行交通及機場建設,並藉此打進東南亞市場。反觀台灣企業,目前在東南亞僅扮演單純的投資者角色,無非利用當地的廉價勞工,並無打進當地內需市場的著眼。

其次,是重視東南亞人才的培育。日本「貿易振興會」協助企業培育東南亞人才,它不但開設東南亞語言、經貿及文化等各類課程,也為企業進入東南亞市場提供專業諮詢,針對企業的產業特性量身定做市場策略。反觀台灣,一直以為只用英語即可行遍天下,東南亞語在大學乏人問津,企業也找不到東南亞語言人才,不利於在當地生根。

最後,是深化對東南亞的研究。為推動南向政策,日本政府成立「亞細亞經濟研究」,對東南亞十國進行長期性的系統分析,每年出版東南亞政經白皮書。而台灣目前的東南亞研究則散落大學和研究機構,欠缺統合主導的機構,也因此削弱我對東南亞的研究動能。


新政府若能虛心採納馬政府時代的研究成果,加上自己覺得可以力推的獨特工作,並深入探討最新的「東協共同體二○二五年—攜手前行」內容,不是就可讓政策更完善?否定前人成果另起爐灶往往事倍功半,一紙數百字的「新南向政策綱領」就是最佳寫照。

盼望蔡總統與新政府團隊能再細膩、周延、深思新南向政策,否則只會讓國人看破新政府的治國能力不過爾爾,更會讓日韓貿易對手國與中國大陸看穿台灣未來無競爭能力。

新南向是台灣對外投資的新天地,而不是阻擋企業西進的特效藥;是產業轉型的契機,而不是抗衡中國的武器。就這點看,黃志芳所提出的「螞蟻說」,完全是錯估現實的矮化論。因此,政府所提出的新南向政策應是台灣對外投資之新天地而非阻擋企業西進之特效藥。

Written by Dr. Chao Yuang Shiang (趙永祥 博士)
Faculty in Dep. of Finance, Nan Hua university
(南華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暨財務管理研究所 專任助理教授)

29-August-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