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社群ePortfolioLogin
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緣起與星雲大師「一筆字」墨寶
by 趙永祥 2018-07-28 22:42:16, Reply(0), Views(295)

星雲大師「一筆字」緣起
星雲大師「一筆字」墨寶

說明

地點: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法寶山藏經樓

日期: 2018-07-10

星雲大師|一筆字緣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RSX3vaxND0







星雲大師罹患糖尿病四十餘載,致近年視力模糊,但依舊揮毫不輟,並憑藉「心眼」和「法眼」齊用,成就獨門「一筆字」書法絕學。

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巡迴展今起在佛光緣美術館台北館起跑,大師特別撰稿自敘心情和期望,本報取得文稿,以饗讀者。


二00九年年底,徒眾如常法師為
星雲大師舉辦「一筆字書法展」,在世界各地巡迴展覽,說起這個因緣,還是拜疾病所賜。

因為眼睛看不見,一定要一筆完成

星雲大師這一生一直與病為友,五十幾年前,因為宣導影印大藏經,把腿子壓壞了,醫生說恐有鋸斷之虞。星雲大師當時心裡想:失去雙腳,正好可以專心寫文章。後來,心臟出了問題,星雲大師也想,正好體會「人命在呼吸間」的可貴。

四十多年前,
星雲大師因過度的飢餓,罹患了糖尿病,數十年來,倒也相安無事,只是這些年來糖尿病引起的併發症,使我的視力逐漸減弱,甚至人事物漸漸模糊看不清了。經過美國明尼蘇達州梅約醫院的診斷,說星雲大師受了糖尿病的影響,眼底完全鈣化,沒有醫好的可能了。

說起寫字的因緣,大約是在一九八○年代,當時
星雲大師在台北弘法,住在民權東路普門寺,寺裡正在舉行「梁皇寶懺」法會。因為四周圍很小,除了佛殿以外,其它都不容易有空間走動,於是星雲大師就坐在一個徒眾的位置上打發時間。

剛巧,這個徒眾在桌子上留有毛筆、墨水、硯台,
星雲大師就順手在油印的白報紙上寫字。這時候,有一位信徒,名字也記不得了,他走近我的身旁,悄悄地遞給星雲大師一個紅包。星雲大師一向不大願意接受信徒給予紅包,因為在普門寺進出,就算是和信徒講話、說法,也都是從後台進、後台出,沒有和信徒有個別的接觸。

這一次,這位信徒終於找到機會從我身邊經過,把紅包遞給我。
星雲大師打開一看,赫然十萬塊新台幣,「不該有這麼大的紅包吧!」星雲大師趕緊找人把他叫回來,要退還給他,他怎麼樣都不肯接受。在那樣的情況下,拉扯也不好看,星雲大師就拿起我手邊剛寫好的一張紙,上面寫了「信解行證」四個字,星雲大師就說:

「好吧!這張紙就送給你。」
星雲大師總想,應該要有個禮尚往來才是。

得到這一張紙的信徒,他拿到佛堂裡面跟人炫耀,大概他向大家說是
星雲大師剛才送給他的字。在那個佛殿裡,大約有四百人在拜懺,聽到這件事,也想要跟星雲大師要求送他們幾個字。這位信徒就向大家說:「我是出十萬塊供養,才有這張字的。」

信徒們基於他們的信仰,平常對我除了聽法以外,也不容易建立關係,紛紛藉這個機會要求說:「我們也要出十萬塊錢,請大師送一張字給我們。」

因為信徒的盛情不好違背,第一天我就寫了四百多張字,因為平常沒有練字,寫得我手疼腰酸背痛。第二天,又是一場法會,也大約有四百人左右,聽到昨天的情況,又紛紛前來跟我要求一張字,也是以十萬元做為紅包供養。

就這樣,
星雲大師忽然收到好幾千萬,當時也記不清正確的數字了。星雲大師從小在寺院裡長大,沒有用錢的習慣,忽然有了這麼多錢,怎麼辦才好呢?

星雲大師這一生,與其說我是一個和尚,不如說我是一個辦教育的人,那時,正好在美國洛杉磯準備要籌建西來大學,星雲大師就把慈莊法師找來說:「這些錢夠你去籌備了。」

不管字好與不好,這是星雲大師第一次感覺到,能可以藉由寫字的因緣,寫出一個西來大學來,就鼓勵了星雲大師對寫字的信心。

星雲大師在 70歲那一年, 因為眼睛看不清楚,不能看書,也不能看報紙,那做什麼事好呢?想到一些讀者經常要我簽名,有些朋友、團體也會要我替他們簽署、寫字,「那就寫字吧!」因為我眼睛看不到,只能算好字與字之間的距離有多大的空間,一沾墨就要一揮而就。如果一筆寫不完,第二筆要下在哪裡,就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開始了。只有憑著心裡的衡量,不管要寫的這句話有多少個字,都要一筆完成才能達到目標,因此稱之為「一筆字」。


Attachments: